第267章 弃车保帅!(1/2)

加入书签

  一头濒死的羚羊,引来的自然就是饥饿的秃鹰!

  如果有许家站在柴家的身后,即使他们不提供任何的支援,苏杭省的各大家族势力也不敢对柴家趁火打劫,再怎么说柴、许两家也是世交,他们也必须得顾及到许家的面子,可如今许老爷子已经当着众人的面和柴家划清了界限,这样无异于是号召各大家族一起去分割柴家这块大蛋糕,说不定他许家还会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柴老爷子的神情有些凝重,扫视着厅内众人,黯然说道:“咱们柴家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你们在座的也享受了几十年柴家所带来的荣耀和财富,现在也是到了你们付出的时候了,咱们柴家上下一心,同心同德,争取翻过这个坎儿!”

  形势如此,柴老爷子的鼓舞并没有什么效果,整个柴家皆是一片死气沉沉,如果柴家面对的仅仅是金融风暴所带来的冲击,或许还有扭转乾坤的可能,可是如今的柴家本来就风雨飘摇,还有苏杭省各大家族的虎视眈眈,可谓是四面楚歌,九死一生。

  蒲秀兰一想到柴家衰败以后,她的下半辈子就不能像以前那样过少奶奶的生活,就不能买奢侈的包包的裙子,还不能提着上百万的现金打麻将,心中就是一阵害怕,最后竟然轻声抽泣了起来。

  “都怪你,都怪你!”蒲秀兰扯着聂小步的领口使劲儿地摇着:“要不是你突然冒出来,柴璐就不会拒绝和许延嵩的亲事,许家也就不会撤销对我们柴家的所有的支助,你就是祸害柴家的扫帚星,如果咱们柴家就这样衰败下去了,你就是罪魁祸首!”

  “二姑,你在说什么呢!”柴璐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把像粘粘草死死黏在聂小步身上的蒲秀兰一把给扯了下来,义正言辞道:“就算没有聂小步的出现,我也不会答应和许延嵩的亲事的,你不要把两者混为一谈,你这种想法,真的让我感觉到……恶心,另外,离开了许家,难道咱们柴家就真的只能衰败下去了吗!”

  徐洪涛也因为蒲秀兰如此失态的举措而感到有些丢脸,一直把脑袋偏向一旁,可是当他听到柴璐这番言论的时候,立马就忍不住把脑袋转了回来:“柴璐,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即便你二姑说话有些不好听,但她至少也是站在咱们柴家的立场上在考虑问题,你凭什么感觉到恶心?而且咱们柴家沦落到现在这种地步,难道你当真就没有一点儿责任?”

  “够了!”柴老爷子震怒地拍了拍桌子,立身而起道:“柴家还没有完蛋,我也还活着呢,你们这样吵着,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老爷子,如今柴家沦落到现在这个样子,你们不想着应对的方法,在窝里吵下去有什么用!”

  柴老爷子发怒,蒲秀兰和柴璐也不得不停止了争吵,整个厅内又安静了下来,偶尔传来一两声轻叹。

  聂小步环视了全场一圈,理了理被蒲秀兰扯得有些褶皱的衣领,站出身来说道:“柴爷爷,我就感觉到奇怪了,你们每个人都在说柴家已经沦落到了什么什么地步,究竟柴家现在沦落到什么地步了呢?我看并不见得,柴家现在只是缺少运转资金,但各个公司都仍然还在柴家的名下,你们在场的各位身上的行头少说也得万儿八千的吧,如此优越的生活,已经胜过常人千倍万倍,你们到底有什么可焦虑的呢?”

  此话一出,立即引来一阵嘘声。

  徐洪涛讪笑着摇了摇脑袋说道:“你可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柴家不是你的,你自然不知道焦虑和心疼了,柴家受金融风暴的冲击而导致资金链断裂,虽说旗下各大公司的控股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