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空手套白狼(1/2)

加入书签

  聂小步此番来杭都市不仅搅黄了许延嵩和柴璐之间的婚事,还为自己进军杭都市找到了一块跳板,可谓是功德圆满,自然是需要及时地功成身退,要是继续在杭都市,他可不敢保证许延嵩与柴云龙一行会不会给他找麻烦,于是第二天一大早便带着柴璐离开了杭都市。

  柴老爷子被柴洪涛在这种紧要关头提出分家而气得不轻,柴洪生自然负担起了整个柴家业务的运转,将属于柴洪涛的电子科技等业务分离了出去,大刀阔斧地对柴家名下的产业进行改进。

  ……

  沿海路,这条连接着宁江市和杭都市的纽带。

  聂小步的车速并不是很快,自从在不及格教练黄两斤那里学成归来之后,聂小步那份飙车的心气儿倒是越来越淡薄了,他不是专业的赛车手,更不是纨绔的飙车党,也仅仅只是在心情不好的时候撒撒野而已,心里不禁有些后悔当初花费了整整一百万改装这两雪弗兰爱唯欧了,平时根本就没啥用嘛,而且一个地产公司的董事长开着一辆十多万的车,老是遭人的白眼。

  现在这个病态的社会,有钱人装逼那叫潮流,而没钱人装逼就只能被视为拙劣的无上装表演,聂小步琢磨着什么时候是不是也去买辆拉风的跑车,给自己穿上一件华丽的上衣,毕竟老是摆出一副穷酸样儿也不是万全之策,对待不同的人,就需要采取不同的应对策略和排场,正如当着人说人话,当着鬼就要说鬼话一样。

  柴璐安静地望着车窗外面,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有心事?”聂小步偏头问道。

  柴璐没有回答聂小步的问题,而是应声转过了脑袋,怔怔地望着聂小步反问道:“聂小步,你觉得我是不是应该特感激你?你不仅帮我摆脱了许延嵩的婚姻,还给我们即将倾倒的柴家提出了一揽子的发展计划,你是不是觉得你就是我们柴家的救世主了?”

  聂小步能够清楚地听出柴璐这番连续质问中所夹带的情绪,当一个人对你破口大骂的时候,或许还比较好应对,最怕的就是别人话里有话,心里有气儿也不撒出来,就比如柴璐现在的样子。

  “干嘛突然和我这么见外了?”聂小步有意缓解气氛,吊儿郎当地笑道:“凭咱们俩的关系,说这些客套话可就伤感情了!”

  “咱们俩的关系?咱们俩有什么关系啊?”柴璐将手臂撑在车窗边缘上,将那三千烦恼丝由额头分鬓处往后捋了捋,一阵苦笑道:“这次你跟我一起回去,我家里人误会了我们的关系,我也是为了解决许延嵩的问题,所以才没有解释,你可千万不要假戏真做了,我跟你可没有任何关系!”

  对于柴璐这番典型过河拆桥、卸磨杀驴的话语,聂小步倒是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满,只是在心里暗骂了句“没良心的娘们儿”,脸上却还是堆满着笑容回应道:“咱们俩怎么可能没有任何关系呢,就算不是那啥啥啥的关系,至少我也是你的顶头上司好不好?”

  情绪这玩意儿就是你越发泄,它来得就越猛烈。

  柴璐刚才还能够压抑住,此刻已是无法平复心中的情绪,哽咽道:“对,我们之间是有关系的,不仅仅雇佣与被雇佣的关系,还有着利用与被利用的关系……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还不至于笨到被人利用还不知道的地步!”

  “利用?”聂小步猛地踩了一脚刹车,不过并没有停车,任由雪弗兰爱唯欧缓缓向前滑动:“你认为我这次到杭都市来是在利用你?”

  “难道不是吗?”柴璐紧紧逼问道:“难道你不是想借助我们柴家成为你进军杭都市的一块跳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