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酒壮怂人胆(1/2)

加入书签

  聂小步心中一怔,这才注意到对面抚琴的女子的确和唐睿捷有几分相似,只是由于那女子此时是古装扮相,表现得不是怎么明显,又特别是那眉心处的坚定与倔强,简直和唐睿捷所谓的立场和原则如出一辙。

  形似,神更似!

  蒋松森的愿望,吃着唐睿捷最爱吃的菜,听着唐睿捷抚的琴,与唐睿捷共进一次浪漫的晚餐,这个愿意他或许对唐睿捷难以启齿,所以他钟琴于这个神似唐睿捷的女子,自己编织出一个想象出来的景象,聊以自慰?

  聂小步的内心突然浮升起一抹羞愧,猛然想起,在他拼命往上攀爬的时候,或许太过忽略身边的人了,他自问自己这个唐睿捷的现男友,远远不如蒋松森这个前男友爱得热烈,爱得深沉。

  蒋松森这次终于察觉到了聂小步神色的变化,用着开玩笑的口气,说着认真的话:“聂小步,我很负责任地告诉你,如果因为你的疏忽而失去了睿捷的话,我可不会给你挽回的机会,我可是一直期盼着你们分手呢!”

  聂小步坚定地一笑道:“恐怕你的希望要落空了,你不会有这个机会的!”

  ……

  一曲落下,蒋松森很是绅士地走到对面那女子身旁,轻轻地欠了欠身,说道:“姑娘,谢谢你的演奏!”

  女子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向蒋松森演奏,能够轻松地会意蒋松森的意思,轻手轻脚地收拾好古琴,就如同来的时候一样,像个飘渺的仙子缓缓飘走。

  “好了,说说你的事情吧!”蒋松森猛然转过身来,长长地舒了口气以缓解刚才所带动起来的情绪,不想在聂小步的面前表现得太过伤怀与感性。

  “算了,今天就不说了吧!”聂小步却是突然打起了退堂鼓,复杂的心境使得他这时候真的没有心情谈这些事情。

  “可是七天之后,我就得回军区了!”蒋松森提醒道。

  “回去也就回去了呗!”聂小步显得并不是很在意,随手端起了桌上的酒杯,说道:“蒋公子,今天咱们就不谈其他的事情,纯粹拼酒得了,都说部队里面出来的汉子都能喝,我还真想看看你有几分酒量?”

  蒋松森被聂小步弄得有些发愣,但既然聂小步都已经这样说了,他也不好追问不舍,于是也端起了杯子,满腔豪情道:“大丈夫岂无酒量?”

  女人之间很可能因为一个漂亮的发饰或者一个时尚的手提包,彼此之间就能够成为闺蜜,同样的道理,男人也很容易在烟酒上结成朋友。

  两个素未谋面的男人,因为一个叫做唐睿捷的女人的牵扯,彼此坐在了同一张酒桌上,两人相谈甚欢,桌上的菜基本上没有动,都和杯子里面的酒较上了劲儿,不能说这顿酒就让聂小步和蒋松森成为了朋友,但至少两人之间已经消除了隔膜,越是亲近。

  酒逢知己千杯少。

  聂小步和蒋松森两人越喝越欢,直至凌晨两点,要不是看在蒋松森是西子酒店的常客,李姐与其关系也还不错,酒店的工作人员早就下驱逐令了,如此周到的服务,相对应的是一笔不菲的账单,聂小步喝得伶仃大醉,毫不心疼地买了单!

  两人来的时候就只开了聂小步的那辆雪佛兰爱唯欧,回去的时候,聂小步拒绝了酒店的代驾,醉醺醺地开车把蒋松森送回了下榻的酒店,然后再醉醺醺地把车开回了柴家大院。

  至始至终,聂小步都没有在蒋松森的面前提起康典新的事情。

  聂小步回到柴家大院的时候已是临近凌晨三点,四周一片漆黑寂静,只有大院正门口的那盏昏黄的路灯在孤寂地守候,雪佛兰爱唯欧的车头光扫过柴家大院的几栋楼,楼顶的天台显露出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