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卸磨杀驴(1/2)

加入书签

  永南仓库,位于杭都市南郊,由于杭都市的往北发展,如今已是变得越来越荒僻,以前是用来储备什么东西的,现在基本上已经没有人记得,只是不知道是谁在那里存放了几辆报废车辆,现在也已经被风雨锈透,偶有一些流浪汉去撬下几块废铁卖几个酒钱,也没人管束。

  柴云龙和一众负责看守的手下围聚在一起,屁股下面垫张报纸席地而坐,荒郊野外的,也没有什么娱乐活动,一群人只能靠着一副扑克炸金花消磨时间,其间还坐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浑圆的秃顶上就靠着左边鬓角的几根杂草遮盖,模样看起来颇有些滑稽,这便是宏达建材的老板周东海。

  一个马仔刚刚发完牌,柴云龙抓起自己的牌神神秘秘地瞥了一眼,伴随着一句粗口,便将手中的扑克狠狠地砸在了地上,愤然站起身来,拍了拍在地上已经坐得有些冰凉的屁股,骂道:“操,不打了,不打了!真他妈是人倒霉了,喝凉水也塞牙!”

  派牌的马仔暗骂了句“真他妈没牌品”,然后偷偷地瞥了眼柴云龙扔在地上的扑克,差点儿窃笑出声:二三五,的确是够背的!

  周东海此时显然也没有玩牌的兴趣,也跟着站起身来,走到柴云龙的身边,轻声问道:“柴少,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出去呢?”

  “什么时候能出去?我还想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出去呢?”柴云龙没好气地瞪了周东海一眼,脸上尽是不耐烦的神色,周东海此时也不敢再往枪口上撞,轻轻地叹息了一声,默默地走开了。

  南河滩项目事件发生之后,为了暂时躲避风头,柴云龙便被许延嵩派来看管周东海和南河滩原建材验收负责人李庆伟,不得不暂时告别了城市的灯红酒绿,他的心里自然很不爽,如果不是摊上了这么件苦差事,现在他还不知道趴在哪个女人的肚皮上沉醉于温柔乡呢。

  柴云龙心里不痛快,周东海也觉得憋屈得慌,他本本分分地做生意,虽说不至于大富大贵,但每天陪客户喝喝酒,和女秘书调**,日子过得好歹也算是逍遥快活,可是许延嵩找上了他,让他给南河滩项目供应不合格的建材,而许诺给他的优越条件,也使得他无法拒绝,于是,迫于许家的压力和诱惑,他终于妥协了下来,干了这么件缺德事儿。

  明明说好暂避风头几天就可以了,没想到一躲就是这么长一段时间,一个标准的胖子都快瘦脱相了。

  相比于周东海,更觉得憋屈的应该就是南河滩项目原建材验收负责人李庆伟了,原本许延嵩答应他在事成之后就给他一大笔钱,然后送他回家乡小县城自己做生意当老板的,没想到却是上了鬼子的当,钱现在是一分没见着,还被困在这么个鸟不拉屎,鸡不生蛋的地方,如果像是周东海那样困着也倒是为所谓,至少可以炸炸金花,抽抽烟,有个消遣。

  李庆伟现在也有自己的消遣,他的消遣就是被人消遣!

  自从那日他问了柴云龙什么时候给他钱,快要憋疯了的柴云龙就狠狠地把他揍了顿,从此以后,柴云龙和那帮小马仔每天的消遣就是炸金花和揍他两个项目,地位决定待遇,谁让他以前的地位没有周东海那么高呢,现在他也是苟延残喘地吊着条小命,谁也不知道柴云龙会不会哪天发疯就把他给做了,现在他的命根本就没有掌握在自己的手上。

  进行完炸金花项目的柴云龙站在边上郁闷地抽了支烟,随即愤愤地扔掉烟头,转身向身后的几个马仔说道:“走,咱们去看看李庆伟那小子死了没有!”

  李庆伟被反绑着手脚扔在了仓库的一个角落里面,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