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有炸弹(1/2)

加入书签

  “我可怜?死亡才是最可怜的!”柴云龙举着枪对着仓库后面挥了挥,张狂地叫道:“把那女人带出来,我今天就告诉你什么才叫做真正的可怜,你现在被我用枪指着脑袋,很可怜;你救不了你的女人,很可怜;你恨不得杀了我却不敢往前一步,很可怜,你说,我们俩到底谁更可怜?”

  柴云龙的喝声落下,几个马仔押着柴璐从仓库里面走了出来,一起走出来的还有柴云龙的父亲,柴洪涛。

  柴璐还穿着她上班时候穿的ol黑色职业装,看来是刚刚下班还没有来得及换衣服就被掳走的,只是此时的一身ol职业装已经没有了平时的干练和精神,黑色的小西装外套显得有些褶皱,里面的白色衬衣更是皱得像一张被揉捏过之后的报纸,上面还沾染着丝丝污渍,领口处还有点点血迹,那血迹来自柴璐的嘴角,她的发丝凌乱,白皙的粉面之上斑斑驳驳,沾有仓库里面的泥土,左边脸颊还有着几根触目惊心的指印,看来没少受柴云龙的殴打折磨。

  望着柴璐那一副憔悴虚弱的模样,聂小步只感觉心中一阵绞痛,冲着柴云龙怒声吼道:“柴云龙,你这个畜牲,你究竟对她做什么了,她是你的妹妹啊,她从来没有对你们做过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这么折磨她?”

  柴璐的身体已是极度虚弱,她努力地抬起脑袋,望见聂小步那一脸的疼惜,嘴角竟然还牵起了淡淡的微笑,在这个时候,她没有害怕,有的只是满心的欣慰,当一个男人愿意为你单刀赴会,以身犯险,或许这对于一个女人就是幸福的。

  柴云龙被柴璐此时的微笑狠狠地刺痛了一下,他不能理解这个女人为什么在这种时候还笑得出来,难道她天真地以为聂小步来了就可以带走她吗?难道她以为聂小步就是无所不能的吗?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一个男人能带给一个女人的安全感吗?柴云龙怒了,因为他从来没有得到过这份信任,在这个时候,他仿似理解到聂小步为什么说他可怜了。

  他可怜吗?

  不,死亡才是最可怜的!

  柴云龙还是这么固执地认为,他面目狰狞地一把抓起柴璐的头发,望着聂小步恶狠狠地说道:“你刚刚问我对她做了什么?你觉得我对她做了什么?我觉得我已经相当仁慈了,虽然柴璐是我的妹妹,但是她也是一个女人,而且是个极其漂亮的女人,一个极其漂亮的女人对男人总是会有很强大的吸引力的,柴璐对男人的吸引力相信你比我更了解,所以……哈哈哈!”

  聂小步被柴云龙尖锐的笑声刺得头皮一阵发麻,望着柴璐那略显凌乱的衣衫,心中突然浮生起一股深深的担忧和浓烈的杀意,瞪着浑圆的双目问道:“柴云龙,你……你把她……”

  “你怕了?你真的怕了?”柴云龙伸手摸了摸柴璐的脸颊,疯狂地笑道:“我本来也想把她给办了的,可是……咱爹说了,女人被坏了贞洁就不值钱了,我还得用她来换你手中的五百万现金呢,要是我把她搞成了残花败柳,你还会不会用五百万来跟我换?如果我是你,我就断然不会换了,所以,我准备把她的贞洁多留一个晚上,等我待会儿做掉了你,再和她……不不不,我还不能让你死得这么痛快,我要让你亲眼看着我把她上了,让你目睹全过程,然后再送你们一起上路,只是不知道那时候你会不会嫌弃她?”

  “柴云龙,你该死!”聂小步死死地拽着自己的拳头,咬牙切齿道:“她是你的妹妹啊,你们身上流淌着的都是同一脉的鲜血啊!”

  “就算她是我妹妹又怎么样?”柴云龙毫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