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回应(1/2)

加入书签

  李成俊微微坐起身来,轻轻笑道:“在杭都市,如果我连你的行踪都掌握不到,那么我又怎么有资格成为你成长起来以后的对手?”

  聂小步身子微微一怔,陪着笑道:“这倒是实话,凭借李少在杭都市的实力,别说是查到我的行踪,恐怕就算是摸清楚我一天上多少次厕所也不是什么难事,如果你感兴趣的话。”

  “我对这个可不感兴趣。”李成俊说着,从衣兜里面掏出了一个类似于红包的红色纸包,随和地笑道,“我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这是明天晚上一场晚宴的请柬,还希望小步兄弟给我个脸面,明天晚上抽空去看看。”

  晚宴?

  聂小步狐疑地接过了李成俊递过来的请柬,只见这类似于红包的红色纸包上写着六个粉红色的字体:“名媛会所,请柬。”

  “名媛会所?”聂小步晃了晃手中的请柬,笑着说道:“这名媛会所一听就是你们有钱公子哥消遣的地方,我去凑什么热闹,况且你们那个圈子我也不熟悉,难道我就是去蹭点心吃,蹭红酒喝?”

  李成俊还是那一副和颜悦色的面孔,宛然就是一个温文尔雅的翩翩公子,仿似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能够把他激怒一般,即使当初聂小步做掉了他的发小徐宇鹏,也不见他有过大的情绪波动,可就是他脸上这副人畜无害的笑容,总是让聂小步觉得危险。

  “小步兄弟说笑了。”李成俊翘起了二郎腿,轻轻拍了拍裤腿上的褶皱,说道:“小步兄弟可不要妄自菲薄,你现在在杭都市可也算上有名的公子哥了,从宁江市猛龙过江之后便挑起了振兴柴家的大梁,这份勇气和魄力可不是随便哪个公子哥都具有的,在许家老爷子寿宴上,你的表现可也相当抢眼,完全具备了一个公子哥的纨绔嚣张,现在我们这个圈子里对你可是津津乐道呢!”

  聂小步羞涩地笑笑:“是么,我这只是小打小闹,上不得台面,哪儿像李少你们的大手笔?”

  李成俊也不在这种没有任何营养的话题上和聂小步争执,温煦地说道:“反正请柬我已经亲自送到了你的手上,明天晚上的晚宴你究竟参不参加,就看你自己决定了,不过我觉得你已经到了在杭都市露脸的时候了,这对柴家的再度崛起没有坏处。”

  聂小步翻开请柬看了看,上面已经写好了晚宴开始的时间,打开车门道:“明天晚上我会准时到。”

  目送着聂小步的离去,李成俊在关上车门之前,对着聂小步的身影喊道:“如果你觉得没有参加这场晚宴的底气,那么就在晚宴开始之前做出点增强你底气的事情,现在你还有一个晚上,一个白天的时间。”

  聂小步头也不回地答道:“不会让你失望的。”

  有人说过,生活中最美好的事情不过于你晚上回家的时候,有那么一盏灯是为你而亮的,聂小步在楼下的时候就看见a栋三楼东户的灯还亮着,看来沐菲琳和贺梦瑶那俩妮子还没有睡。

  聂小步没有敲门,用自己的钥匙打开了房门,沐菲琳和贺梦瑶正坐在饭厅的饭桌边上,贺梦瑶用手撑着脑袋眯着眼睡觉,沐菲琳双目无神地在手机上无聊地一遍一遍刷着微博,饭桌上还是干干净净的,没有残羹、鱼骨头,甚至连一个滴落的油点也没有,盆子里还是满满一盆麻辣水煮鱼,鱼汤表面已经结上了薄薄一层膜,看来饭菜压根儿就没有动过。

  沐菲琳首先察觉到客厅里面的响动,转过头来,瞬间绽开一个灿烂的笑脸:“你回来了?”

  “恩,刚刚忙完。”聂小步歉疚地笑了笑,赶紧换了鞋,去卫生间洗了个手就坐到了饭桌边上来,让两个小美女大半夜地等自己吃晚饭,这事情要是让上帝知道了,可是会折寿的,另外,忙活到这会儿,聂小步也是真的饿了。

  贺梦瑶听到了沐菲琳和聂小步的对话,这才迷迷糊糊地撑了个懒腰,嘟着小嘴说道:“你终于回来了,我都快饿虚脱了,菲琳这妮子就是个重色轻友的家伙,如果你今晚上不会来的话,难道我们还不吃饭了?”

  沐菲琳被贺梦瑶说得一阵脸红,蹑手蹑脚地端起桌上的麻辣水煮鱼就向厨房走去:“我去把鱼热热。”

  聂小步本来是想自己动手去热菜的,没想到竟让沐菲琳抢了先,只能尴尬地和贺梦瑶坐在桌上,歉疚道:“其实你们不用等我的,我回来自己热热或者煮包泡面就对付过去了。”

  “这话你对我说有什么用,去对她说!”贺梦瑶指了指厨房,打了个哈欠说道。

  原本应该热热络络的一顿晚饭,因为时间的关系而吃的有些冷清,一来是因为三人都没有了刚开始的兴致和精力,二来此时已是深夜,以防扰民,说话都故意压低了声音,聂小步便是造成这种结局的罪魁祸首,所以在吃完之后,便主动站起身来说道:“你们俩都先去睡觉吧,我来洗碗。”

  沐菲琳应激性地跟着站了起来,挽起袖子道:“我来帮你!”

  聂小步哪儿还有脸麻烦沐菲琳的大驾,收拾好桌子上的碗筷就往厨房走去,沐菲琳本来还要跟上来的,贺梦瑶却将其一把拽住,伸了伸懒腰,劝阻道:“菲琳,我看你

  在学校的时候挺高傲的嘛,怎么到了这小子这儿就成了个倒贴货呢?”

  聂小步收拾完毕,给柴璐和诺斯克打了通电话,这才睡下。

  ……

  翌日一早,聂小步直接赶往了柴氏地产南河滩项目部,他到的时候已经是人山人海,各大电视台、报刊、杂志的记者都扛着长枪短炮围堵在了柴氏地产办公大楼的会客大厅,柴洪生、柴璐等管理高层也悉数到场,大厅正面墙壁上的led大屏幕上显示着:南河滩项目新闻发布会。

  这是昨晚聂小步授意召开的,周东海已经到了发挥他作用的时候,而这也是聂小步增强今天晚上晚宴底气的筹码,许家在杭都市可是有头有脸的大家族,如果自己泼他们一身的脏水,这算不算很有底气,很有面子的一件事情?

  见到了聂小步已经到了现场,媒体界的朋友也到得差不多了,柴璐和聂小步目光一对,大步走向发言台,对着并排几个麦克风说道:“各位媒体界的朋友大家好,我是柴氏地产南河滩项目的总经理,今天我们将对外界污蔑栽赃南河滩项目是豆腐渣工程首次做出官方回应,还我们南河滩项目一个清白,也告知公众一个真相,现在大家有什么疑问和问题,请举手向我提问。”

  “啪啪啪!”

  台下闪光灯齐齐闪烁,一众记者争先恐后地举起了手来,一个戴眼镜的女记者被柴璐点中,站起身来问道:“柴总经理,外界疯传柴氏地产前段时间受金融风暴冲击,而导致资金链断裂,迫于无奈之下对南河滩项目进行大灌水,大量采用不合格建材,请问对此你们柴氏地产将作如何回应?”

  柴璐微微一顿,冷声说道:“前段时间我们南河滩项目的确被查出大量采用了不合格建材,这是事实,我们也不予以否认,但是此次事件完全是有人恶意抹黑陷害,属于恶性商业攻击,我们经过多方查探,已经查处了幕后黑手,今天将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李成俊微微坐起身来,轻轻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