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6章醉后一夜(1/2)

加入书签

  “苏杭两宋一赵?”

  聂小步知之不甚,不过也略有耳闻,“两宋”之中的其一指的是苏杭宋家,“一赵”指的便是能够和宋家所抗衡的赵家了,至于另一宋,聂小步曾听李成俊说过一嘴,倒是也不敢肯定。

  “只是听说过,知道得不是很详细。”聂小步很老实地回答道,反正看样子宋艾媛是准备给他说了,他也没有必要给出一个自己都不敢肯定的答案,从小老师就教育我们,不要不懂装懂,聂小步深得其精髓。

  “你不知道?”宋艾媛醉意阑珊地望着聂小步,狐媚一笑:“不知道算了,反正今天晚上我叫你来是陪我喝酒的,又不是陪我聊天的。”

  聂小步很想把宋艾媛拉出去抽耳光抽足五分钟,不带这样吊人胃口的,可是聂小步也只能这样想想,他可没有胆子去抽宋艾媛的耳光,只是试探着问道:“那另一宋指的就是你父亲?”

  “你明明知道,又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呢?”宋艾媛没好气地白了聂小步一眼,然后端着那只盛着半杯红酒的杯子,举在眼前,对着灯光,眯着眼睛观赏,“你有没有觉得我们宋家很牛逼?苏杭财富榜上的前三甲,我们一家就独占了两个名额!”

  “如果可以,我猜你更想苏杭只有一个宋家,而不是分裂成两个吧?”聂小步笑着问道。

  “你只说对了一半。”宋艾媛把她刚才举在眼前观赏的那杯酒喝掉,然后将空杯死死地拽在手中说道,“六年前,当一个宋家分裂成两个宋家的时候,我很希望苏杭只有一个宋家,不要分裂成两个,维持一个完整的家族,而现在我也希望苏杭只有一个宋家,因为我要灭掉分裂出去的那个宋家!”

  “啪!”

  一声脆响,宋艾媛紧紧捏在手中的那只空杯终归还是没有承受住她越来越大的握力,赫然碎裂开来,玻璃渣子洒落了一地,她的指缝间也渗出了丝丝血迹,也不知道她是浑然不觉还是已经痛得麻木,那只手还是保持着握杯的姿势,不仅没有因为疼痛而松开,反而越握越紧,残留在手掌中的玻璃渣子在她的娇嫩的手掌中也越扎越深。

  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情,让她仇恨如斯?

  “你在干什么?”聂小步见状,赶紧将宋艾媛那只受伤的手拉了过来,掰开她紧握的五指,将深深扎在她手掌上的几粒玻璃渣子拔了出来,用纸巾擦掉血迹之后,还握着那只娇嫩的手掌不肯松开,像个老学究般地仔细地在上面检查着还有没有玻璃渣。

  宋艾媛也不反抗,任由聂小步把她的一只柔荑紧紧地握在手中,她吐气如兰道:“嗯,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从这个角度看上去,很帅?”

  聂小步没有回答宋艾媛这个无聊的问题,他用纸巾将宋艾媛受伤的手草草包扎了一下之后,仰起头来说道:“我不是专业的医生,只是给你做了简单的止血和伤口清洁工作,我建议你还是赶紧去医院,把伤口消毒,然后再好好包扎一下,免得回头又感染了。”

  “你这不是包扎得挺好的吗,干嘛还去医院?”宋艾媛抬起手看了看被聂小步包扎过的手,淡淡一笑道,“至于消毒,这儿不是有现成的吗?酒不是就可以消毒吗?”

  说罢,宋艾媛扯开聂小步的包扎,将桌上那瓶价值好几万元的红酒顺着手掌就倒了下去,腥红的液体顺流而下,看起来着实有些妖艳,将伤口用红酒冲洗之后,她便在桌上又扯了几张纸巾,将伤口随意包裹了起来,然后就像个没事儿人一眼,冲着聂小步说道:“好了,我们又可以继续喝酒了,希望你不要被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