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对弈!(1/2)

加入书签

  楚河汉界两旁,红黑落定。

  聂小步知道和长辈下棋讲究个技术,而这里的技术并不是指赢棋的技术,反而是输棋的技术,输要输得不着痕迹,不能让夏老爷子看出放水的迹象来,同时也不要输得太难看,过分使得自己落了下乘,这其间方寸,极难拿捏。

  红子执先,聂小步也不再谦让,手起棋落,给夏老爷子架起了一门当头炮。

  聂小步不知道夏老爷子所谓的抢占先机究竟是怎么个占法,反正他从接触象棋的那一天开始,见到所有人的第一步都是给对手架起当头炮,而对方紧接着便是接上一步马先跳,这已经形成了一种不变的规律,甚至已经被编成了口诀:“当头炮,马先跳!”

  跟聂小步预料的一模一样,夏老爷子也没有下出什么惊世骇俗的招式来,根据口诀将自己的马儿提了上来,毕竟聂小步现在的当头炮正对着他的中兵,牺牲一个小兵倒是没有什么,但要是被聂小步抢占了中线,情况就对他不利了。

  象棋的一开局都是那么几步,聂小步和夏老爷子也并没有下出什么新花样来,但是在几手之后,棋局上的状况便是有了变化,夏老爷子把马、??、炮运用得得心应手,虽然还没有对聂小步大开杀戒,但是基本上已经掌握了棋盘上的几条重要线路,而聂小步就感觉束手束脚了,一个??还被堵在老巢里面一动未动,实在是憋屈得慌。

  将几条线路牢牢控制住之后,夏老爷子终于对聂小步展开了动作,几手之后便是直逼聂小步的九宫之旁,凭借势如破竹的雷霆之势,完全占据了主导地位,杀得聂小步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完全沦为被动防守的局面,不断地舍弃兵马炮??来保全他九宫之中的那颗帅。

  聂小步知道胜负已定,但是认输也不是他的风格,在明知道没有翻盘可能的情况下,聂小步开始不计代价地大肆砍杀夏老爷子的棋子,哪怕用自己的马、??、炮换取夏老爷子的一个小兵也在所不惜,完全奉行杀敌一千,自损一千二的作战方案。

  棋过几手,聂小步的手边已经堆了不少夏老爷子的棋子,但是棋盘上的形式已经是惨不忍睹,聂小步除了还剩两个不能过河的“士”之外,已经再无棋子可以调动,而夏老爷子的兵马炮已经跨过了楚河汉界,对聂小步的“帅”形成了合围之势。

  四面楚歌这个词语恰如其分地形容了聂小步当下的处境。

  一局落下,聂小步以全军覆没的情势而落败,心中再也不敢小觑夏老爷子的棋艺,不过聂小步仍然对自己的棋艺充满了信心,因为他这第一局下得实在是太过束手束脚,小心翼翼,没有露出他的锋芒来。

  第二局伊始,聂小步完全放下了防守的姿态,一路高歌鼓进,杀得夏老爷子是一阵人仰马翻,不过太过激进的方式就容易留下破绽,夏老爷子总是能够恰如其分地把握好聂小步所留下来的空当,不惜牺牲自己的大量人马,只是让一匹小马驹突过重重阻碍,给聂小步来了一手卧巢将军。

  聂小步早已经是杀红了眼,目标直取夏老爷子的“将”,完全没有顾忌到自己的“帅”已经被夏老爷子的一匹小马驹给取了首级,虽然棋盘上聂小步的人马还占多数,但是胜败已成定局。

  两局下完,吴妈已经做好了午饭,已经饥肠辘辘的聂小步狠狠地吞了一口唾沫,但是他已经连败了两局,脸面上实在是有些挂不住,为了在夏老爷子的面前挽回些颜面,聂小步忍住饥饿,不甘地吼道:“再来一局!”

  夏老爷子没有说话,微笑着摆好了棋盘上的棋子。

  经过了连续两局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