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殿下像饿狼(1/2)

加入书签

  他刚感叹完,身后便有人又搭了他的肩膀,他警惕的转身一看竟然是鹤庆:“鹤庆你小子做什么?吓死我了!”

  鹤庆刚回营下马,气喘吁吁的扶着他的肩膀问道:“你没做亏心事怕什么?行啊,我一回来便听说了,你老小子已经是一品大员了,现在又立新功,那不得封侯了?”

  刘天磊速来与人亲近,因此鹤庆虽然比他年轻许多,但同为军人也是相熟了。

  “你别整日里嘴上没把门的,殿下不怪我擅离职守就是恩德。你那边怎么样?”

  说起追杀沙林贝一事,鹤庆又垂头丧气起来:“谁想到他那死鬼爹,身边的亲卫都是死士,妈的,老子把他的死士全杀光了,他自个却逃了,方向还是咱魏国的方向,你说气人不?”

  刘天磊笑一声说道:“自己没本事别怪别人有个好爹。”

  鹤庆笑着打了他一下便说道:“不跟你说了,一会咱们喝酒,我先去汇报给殿下,看如何处置。”

  这鹤庆刚走出几步,刘天磊才想起什么一把给他揪了回来:“千秋将军在里面,我看两人似乎闹矛盾了,你等会进去。”

  鹤庆赶紧拱手谢道:“也不知撞了什么邪,每次亲热都让俺看见,再看几回,殿下都能吃了俺了。”

  于是两人搭着肩膀有说有笑的就走了。

  而营帐内完全是冰火两重天,青鸾自进来,独孤长信就一直看书不理她,弄得青鸾也很尴尬。

  最后她干脆一跺脚说道:“既然不理我,就永远不用理了!”说完就作势转身往外走。

  独孤长信见状怕她真的走了,急忙起身几步迈出去便将她拉住,却又不说话。

  青鸾回过头来怒视他:“不理人还不让人走,还讲不讲理了?!”

  看她恼怒的样子,他垂下眸子,唇角微动:“我不想让你走,他照顾你,我不放心。”

  见他终于开口说话,她这才恢复脸色:“可是我需要继续吃济世的药来调养,昨天晚上其实只是划破一点点便出了过量的血,看来他给我换的血并不能与我身体完全融合。”

  “要调养多久?”

  “我也不知道,等我稳定下来,便来找你,如何?”她以为她之前瞒的很好,所以心中到底有愧,此时只想哄他宽心。

  “就没有一种药能让你彻底根除吗?”

  他身体刚恢复,青鸾还是扶着他回去坐下:“大哥说有一种叫永垂的草,不死不枯,可解冰髓之毒。”

  独孤长信虽然早觉得青鸾身体异常,但听她亲口说出“冰髓”二字,还是吃惊不小:“冰髓女主,天下归心?”

  青鸾认真的看向独孤长信:“你也相信这箴言?我并没有夺取天下之心。”

  独孤长信眸色微动,点头道:“这句话表面看起来好像是冰髓之人会夺取天下,但细究起来也并不完全是这个意思。”

  “你会忌惮我吗?”青鸾问。

  独孤长信笑道:“你身为女子,却有勇有谋,加上龙霆府准确的预言,是该让人忌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