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黑牢的刑罚(1/2)

加入书签

  王云见青鸾似乎是愣神了,也不去打扰她,只默默的站在一边,等青鸾自己转身要上车时,他才低声说道:“其实殿下还是很舍不得姑娘的。”

  “是吗?”青鸾却只淡淡的说了这两个字,便顾自上了马车。

  而王云见她神色淡淡的,自然不好再多说什么,只一路护送她出了城。

  随着琴声越来越小,青鸾轻轻吐出一口气,其实男女之事她又何尝不懂呢?他们地宫里的暗人自小学的出了杀人就是服侍男人了,只是有些时候懂比不懂好。

  皇城外的树林边,停了一辆普通马车,青鸾知道这是沣王亲自来了,沣王除了在齐国都城,去别的地方一向都很低调。

  青鸾下车后走到那辆普通的马车前单膝跪下:“属下参见王爷!”

  马车内却迟迟没有动静,直到王云也走过来,略带恭敬的说道:“人已经送到,还望王爷莫忘了我家主子说过的话,告辞。”王云说完只看跪在地上的青鸾一眼,便头也不回的上马走了。

  而青鸾还跪在地上,等沣王发话,只是过了许久却见有一红衣女子从树林深处骑马走出来,她的身后还牵了另一匹马。青鸾当然认识她,永远一副冰冷的面孔,她就是沣王府地宫的总管,赤练。

  赤练见青鸾还跪在那,冷冷的声音像是一个死人:“在那杵着干什么?还不快上马,已经是死罪,难道还要耽误行程吗!”

  青鸾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马儿,又看向面前的马车,这才明白过来,这车内根本就没有人。

  “王爷还有别的事,我们先走。”赤练说着已经扬鞭拍马,好似对青鸾一点耐心都没有。既然已经回到沣王手里,青鸾也懒得再去多想,随即上马跟着赤练飞奔而去,别了,独孤长信。

  王云一个人赶回福临殿的时候,独孤长信的琴声还未止,王云毕竟跟随他这么多年,主子的心思多少也能猜测到几分,不由得叹口气敲了两下门,禀报:“回殿下,人已经安全的交给沣王了。”

  门内的琴声戛然而止,顿了一下才淡淡出声:“知道了。本宫的药还没喝,你去热一热吧。”

  王云这才想起今天还没给殿下热药,这两个月来都是青鸾干的活,这乍一走还有些不习惯,透过窗户纸看见自家主子那一抹清瘦的影子,王云不禁低声感叹:“哎,殿下这回是要真病了。”

  半个月后的齐国都城沣王地宫中。

  沣王不在的这半个月,青鸾一直被关在黑牢里,不见一丝光线,充斥着潮臭味,蟑螂鼠虫猖狂的从青鸾的身上爬过,她只一个人缩在墙角,渐渐地身上就开始散发寒气,而没有解药的青鸾只能僵硬着身子忍受这一切。

  等到沣王拿着一个精致灯笼进这黑牢来看她的时候,她的头发眉毛上已经结了细小的冰凌,甚至她的手上都结了一层薄冰,薄冰沿着她的指甲长出两寸长,晶莹而剔透,原本玄色的夜行衣也依然被白霜覆盖,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