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不甘为狗,人心思变(1/2)

加入书签

  沣王发怒,梅子越身负重伤带梅坚跪在台阶下,说来父子俩也算可怜,同时中了沣王的毒,纵使与自己心意相悖,仍旧要执行沣王的命令,他们与沣王身边的暗人一样,只要沣王一怒,便会吓得瑟瑟发抖。

  因为他们的命就像蝼蚁一样被捏在沣王的手里。

  “王爷息怒,俗话说的好,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东夏凭一个女人掌权,反复无常也是有的。”梅子越捂着自己受伤的肩膀劝说道。

  沣王怒火腾地一下又窜上来,将檄文摔倒梅子越的脸上,吼道:“管他女人不女人,现在重要的是她撤军了!还明文诏书说本王是叛贼!你们这群废物!外面的军心怎么样了?”

  失去自己的盟友的确很让人难以接受,但梅子越没想到沣王竟然发这么大火,完全没了往日风范,这样的主子,跟着他做什么?可惜自己的身体被药物所控,不然他也一定会弃暗投明。

  梅坚见自己的父亲不说话,生怕沣王一个恼怒便要了父亲的性命,便跪着往前爬了两步说道:“王爷息怒,王爷息怒,为了安抚军心,臣……哦,臣今天早晨已经命人多发了两倍的饷银,相信军心一定不会再慌乱了。”

  沣王闻言,怒火总算稍稍平息:“恩,总算你还有点脑子,继续去盯着城外吧,固原不能有一点差池,听明白了吗?!”

  梅家父子皆垂头答应道:“臣明白了。”

  沣王满意的点点头便转身离去了,留下梅家父子恭敬的跪在原地。但是沣王似乎忽略了一些东西,在他给梅家父子下毒之前,他们是一州之首,可谓是土皇帝,现在怎么受得了沣王这样呼来喝去,人心思变。

  待沣王走后,梅子越这才站起来,与他的儿子非常默契的沉默着走出去,等到没有沣王爪牙的地方,梅子越沉重的说道:“儿啊,为父后悔了。”

  梅坚的眼睛提溜一转便明白过父亲的意思,提醒道:“父亲,你别忘了,咱们现在可是中了他的毒啊,若一天没有解药就会暴毙而亡。”

  梅子越想到沣王给自己下毒,心中更加的痛恨,自己的一世英名难道就要以为一颗药丸而全部毁掉吗?!

  “与其苟且偷生,还不如死了痛快!你是我的儿子,从今天起,你不许贪生怕死!咱们已经做了辱没门楣的事情,不能继续下去了!”梅子越说这番话,可谓是痛下决心,把命都要豁出去了。

  梅坚母亲早亡,是梅子越一手拉扯大,所以父亲说的话他一向言听计从:“那么父亲要作何打算?”

  梅子越低声道:“想让我们父子做他胯下的狗,他还不配!”正说着话,突然见一个士兵匆匆走过来,要往正堂去,梅子越的话截然而止,他示意梅坚去把人拦下。

  梅坚过去伸手拦住士兵:“你,干什么去?”

  士兵见是梅坚,急忙跪下行礼:“见过少将军,罗耿派人来送信,我这急着去给王爷送去。”

  梅坚与梅子越对视一眼,伸手给跪在地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