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时代尾声,俯首称臣(1/2)

加入书签

  独孤长信说的句句在理,字字落在贺兰海的心坎上,他丝毫没意识到这是一个陷阱。

  “承蒙殿下抬爱,臣惶恐。”贺兰海没有把话说明,但不难看出,他是从心底认为,独孤长信终于想通了,不枉他这几个月来的辛苦。

  独孤长信看着贺兰海,唇角微微扯了扯,启唇说道:“安国公之女贺兰氏,祖上世代为国效忠,毓秀名门,年已及笄,适龄婚配。秉皇上与贵妃旨意,封其为三品越然郡主,敕造郡主府。”

  这是多大的荣誉啊,贺兰海嘴角不自觉的上扬,在场群臣获罪,唯独他贺兰家受封,孰轻孰重,立见分晓。

  可是贺兰海忘了一件事,如果独孤长信真的要娶贺兰玲珑,何必再给这样的封赏了呢?太子妃一衔已经足够贵重。

  见贺兰海终于离开那张椅子,跪在玉阶下谢恩。

  可是独孤长信的话还没说完,他垂眸看着玉阶下头发有些花白的贺兰海:“越然郡主的夫婿,本宫也已经帮其择好了,必然要诚恳朴实,待郡主如珠如宝之人方可托付。”

  说到这的时候,贺兰海已经察觉不对,他抬起头来独孤长信,听他把话继续说完。

  “郦京城内,城东门处有一乞儿,年刚弱冠,从小孤苦,养育其成为一个诚恳朴实之人,一生不敢奢望有妻子,如果娶了越然郡主,一定会视若珍宝,众卿说,是不是?”

  他最后的问句问的格外重,今天已经流了太多血,敢说话的人都已经死了,所以现在所有人都聪明的保持沉默,除了吏部尚书,他认为祸是自己惹出来的,必须要救贺兰玲珑出水火。

  “殿下……”

  只是他刚一出声,人头便已经送进了箩筐里。

  吏部尚书原本就跪在贺兰海身后,他脑袋搬家,一注血就喷在贺兰海的后颈上。

  贺兰海一颤,浑身都僵硬,转头看看那满满一箩筐的脑袋,人的本性都是怕死的,此时王云已经看着他拔出佩剑。

  贺兰海脑中一片苍白,他明白,若再继续反抗,王大统领将亲自出手,斩杀他这个一品安国公。

  伏在玉阶下,僵硬了片刻,他也不敢考虑太久,因为没人知道王云手中的剑还能等多久。

  “臣……贺兰氏……遵旨。”

  随着贺兰海的头在玉阶上重重的这一磕,标志着这场斗争中,世家门阀落败,在魏国“癸巳新政”可以彻底得到执行。

  贺兰海领旨后,独孤长信终于在龙椅下面,太子听政的椅子上坐下,神色依旧冷清,淡淡说道:“传本宫旨意,所有今天在殿上获罪的大臣,灭三族,由禁军统领王云带禁军立即去各府执行。”

  旨意下,王云离开,还活着的大臣惶恐,默默的跪下,不做一言,今天谁说话谁就是找死。

  “今天,朝中大臣获罪近半,然朝庭大事不可废,由原兵部尚书陈楚兼任吏部尚书,组织官员,去各地官员选拔新官,不论出身,只问贤才,朝廷皆委以重用。在内,安国公最近身体不好,就暂时休养吧,撤去左丞相一职。由裕泰国公暂时接任,直到找到合适的人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