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是水非酒,我的手段(1/2)

加入书签

  稚帝摇摇头皱眉眼泪就要掉下来,紧紧抱着清平公主的腿说道:“朕不要皇姐走!朕一个人会害怕!御金台太大了!夜好黑,呜呜呜……”

  清平空洞的看着眼前还这么小的男孩,他是东夏的皇帝,却伏在她的腿上哭泣,抬起手来抚着他的小脑袋,出声安慰道:“代儿既然不想让皇姐走,皇姐成亲后便还住在宫里,你还怕吗?”

  夏代亦这才止住了哭,抬头看着清平平静的脸庞,伸出小手指说道:“那皇姐与朕拉钩。”

  “好……”

  转眼间,魏国的如意公主已经出生一个月了,满月自然办的轰动,梅妃自然也在这天正式加了册封礼,成为本朝第二位贵妃。表面上看去尊贵无比,惠安帝对她的恩宠,比之当年的端贵妃,有过之而无不及,但唯独有一样不同:

  端贵妃当年是有实权的,她统御六宫十多年,令她的母家也随之尊荣无比。而梅贵妃,有的只是尊贵,却没有实权,六宫大权都攥在紫域夫人的手里。

  这一点,有心的人自然看得清楚,梅贵妃的确出身小门小户,但这不代表她没有一颗积极向上的心,即使只有一点点。

  所以在公主的满月酒上,各府诰命上前来问公主安的时候,贺兰玲珑就抓住了这个机会。

  贺兰玲珑带来的礼物都是别致新颖,送给梅贵妃时梅贵妃自然欢喜,只是末了的时候,贺兰玲珑似是无意的说了一句:“公主满了月,娘娘又晋了贵妃,下一步,皇上该把六宫的大权赐给娘娘了吧?”

  青鸾此时就坐在梅贵妃的下首,听得清楚,但碍于身份,便清了清嗓子提醒紫凝,也是提醒贺兰玲珑。

  紫凝那边正跟一些诰命说话,听见青鸾的轻咳,再看贺兰玲珑在梅贵妃跟前,立即就明白了什么意思。

  只见紫凝含着三分笑过来,给梅贵妃行了个礼,张口说道:“越然郡主这是家里的事都料理好了吗?不然怎么有功夫在娘娘面前嚼舌根。”

  贺兰玲珑这还是第一次与紫凝正面说话,上次大街上挨了二十个嘴巴,她还记得清楚,是以对紫凝也没什么好态度:“本郡主不得宠,紫域夫人管得,可是梅贵妃娘娘跟谁说话,难道还要夫人管吗?”

  紫凝没想到这个贺兰玲珑屡找麻烦,但毕竟今天是个好日子,又碍着梅贵妃娘娘的面子,紫凝也不好明着太过分,眼珠子一转便想到一个主意,眼下便不十分在意了,只是微笑道:

  “贵妃娘娘是父皇心尖上的人,不让娘娘管宫里的琐事,那是担心娘娘累着。你现在倒在背后议论,是在挑拨父皇和贵妃的感情呢?还是想让贵妃因为你几句话,就拂了父皇的美意,因此失宠,你就高兴了?”

  梅贵妃一听紫凝的话,两个说法都对她无益,所以便默默的坐回自己的软榻上去,不再与贺兰玲珑搭话。

  而贺兰玲珑见梅贵妃无意再交谈,冷哼一声便转身去了自己位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