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入乡随俗,腿直哆嗦(1/2)

加入书签

  顿了一下独孤长信接着说道:“本来我也不急在一时,可是五年之期谁都不能预料,我不想有遗憾。”

  “如果……我是说如果,五年时间,我们还没有找到永垂,我死了,你会怎样?”青鸾垂眸问,长长的睫羽在他皮肤上划过。

  “那我就把大殿重新再建成佛堂,再不理俗世,一生为你诵经。”

  闻言她无声的流下一滴泪来,在他胸膛上落下一个吻,轻声说:“明天我就跟紫凝走了。”

  “带上一队禁军,上次就是半路被人劫走,这次不能重蹈覆辙了。”他说这话,起身拿过衣裳自己穿上,然后转身坐到床边也给她套上耐心的给她系着繁琐的扣子。

  “好,听你的。”

  其实青鸾也不想再被人劫走了,阶下囚的滋味,总是太难受。

  “今天我陪你去郊外的将军府,看过赤练的母亲,我们去南山上住一晚,明早也好送你走。”他平日里虽然不说,但总是什么都安排的妥当。

  青鸾嫌他穿的慢,便自己起身快速穿好:“好,都听你的。我们去用膳吧,饿坏我了。”

  而此时她的头发还没梳,就那么自然的垂着,黑缎子一般,穿了鞋便拉着独孤长信往外走。

  出了寝殿,就是王云在外面守着,见了青鸾这么披头散发的,用力咳了一声,满园子的人便自觉地背过身去,青鸾看王云也低着头,便笑道:“王统领,殿下今天给你放假,你去找紫凝玩吧,明天我们就要走了,可得有十天半个月的见不着了。有什么体己话,趁机会赶紧说了。”

  王云闻言看向独孤长信,而独孤长信自然不会扫了青鸾的兴,只朝王云一摆手,示意他去吧,便跟着青鸾一路小跑着去膳厅了。

  用过饭了,青鸾开始找根带子要把头发束起来,独孤长信却带着她去了正殿。那里还在施工的匠人正在干活,突然见两位主子进来,忙都停下手头的话,跪下行礼。

  独孤长信也不理他们,只径自找了一朵开的正好的白色粉边的重瓣花朵,连着茎摘了下来,然后绕到青鸾身后,把她满头的青丝都理到脑后,用这花的花茎束好,仿佛这花就是天生长在女人发丝中一般。

  匠人们还是第一回见这么温柔的男人,一个个目瞪口呆,难怪世人都说太子独孤长信被这女子迷得魂都没了,今日一见,倒也不夸张。

  青鸾当然不知道独孤长信在自己身后把头发系成了什么样,只见匠人们目瞪口呆的样子,便含笑问道:“你给我缠成什么样儿了?”

  独孤长信系完又绕到她面前:“总比你这个不会挽头发的女人做的好,怕什么。”

  两人一边说着话出了正殿,刘傲在外面早备好了马车,禁军一路护送去玄凰大将军府。

  到马场的时候,巴斯和图泰正在摔跤,大家都围着起哄,见青鸾突然进了圈子里面,巴斯和图泰神经一跳,双双摔倒在草地上。

  巴斯先从地上地上爬起来,粗声问道:“将军要来,怎么不提前支一声儿?”

  青鸾挑眉说道:“怎么?你小子脸大,本将军来自己府上,还要跟你打招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