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大开城门,再不回来(1/2)

加入书签

  慕容珏宸终于回过神来,在亭子中的石凳上坐下,伸手碰了碰正在烧着的酒,悦耳的出声说:“酒烧好了,你坐下来陪朕喝一杯吧。”

  丁念答应着坐下,看着慕容珏宸给两人倒了酒,等他回答她的话。慕容珏宸则是不紧不慢的,独自饮了一杯,驱了驱身上的寒气,才启唇幽幽说道:

  “宸妃是第二批进宫的秀女,开始的时候一直默默无闻,非常不起眼,直到两个月前,青鸾进宫,她竟主动在朕面前晃悠,甚至在朕酒醉的时候,穿了青色的衣服扮作男儿的样子,这是青鸾行走江湖时的装束。

  勾引朕的方法有很多,为何她却偏偏用了这一种?况且让一个低调的人突然转了性,这本就不寻常。”

  丁念看着慕容珏宸淡淡的神色,仿佛根本不把宸妃和她腹中的孩子放在心上,不禁怀疑道:“你既然知道,为何还要上她的当?现在有了孩子,岂不为难?”

  慕容珏宸邪狞的弯起一边唇角,看着杯中残剩的一点酒,声音不大,但却狠毒:“一者,那时你怀着身孕。二者,孩子,一个就够了,多了,将来还要互相残杀,朕不想自己晚年的情景,重蹈父皇的覆辙。”

  对于慕容珏宸的上位之路,丁念还是比较清楚的,如今想想也确实胆寒,虽然这个方法狠毒了些,但好过将来的兄弟残杀。

  慕容珏宸看着丁念在发呆,便把自己刚斟满的酒送到她跟前:“喝了这杯酒,暖了身子,就去传朕的旨意,处理了宸妃吧。”

  丁念接过酒,稍微喝了一小口,皱眉道:“皇上这酒,煮的时间太久,都变味儿了,真难喝。”说着便把酒杯放在石桌上,起身扶着小圆往假山下面走。

  慕容珏宸看着她的身影消失,不屑的弯起唇角,自己喝着酒自言自语道:“时间久了,有什么是不会变的?”

  宝翠园中,宸妃走后,青鸾便一个人绕到一处假山后面,打开紧握在手中的字条,这是她去扶宸妃的时候,宸妃趁机塞到她手中的。

  打开字条的瞬间,她的眼睛便湿润了,上面的字迹,分明是独孤长信的,稳重中不失几分不羁,字如其人。

  看过了独孤长信这几行字,青鸾便明白了,原来宸妃跟赤练一样,都是朱狱放出来的人,因为慕容珏宸选秀女,所以趁机混进宫里待命,直到青鸾被迫重回齐国皇宫,宸妃才被派给了任务,那就是设法将营救计划通知给青鸾。

  齐,奉天二年冬天,怀孕两个半月的宸妃,突然暴毙在宫中。坊间传言,说是皇后丁念善妒,暗害了宸妃。

  在宸妃死后不到半个月的一个夜里,齐国皇宫突然走水,火光照的半个荣阳通明,皇宫内更是乱成一团,就连宝翠园都不能幸免,被烧了近乎一半。无论是宫里还是民间,暗地里都说这是宸妃的冤魂不散。

  就在皇宫上下忙着救火的时候,青鸾被几个混进来的宫人带走,她知道是独孤长信派来的人,却没有非常积极或者高兴的样子,像是顺其自然,没有拒绝也没有反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