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伤心 自责 愤恨 恐惧(1/2)

加入书签

  说着话青鸾就拿出药瓶,取了一粒药,递给图泰,嘱咐道:“半个时辰之后,我会旧病复发,你们不要紧张,只扶我进去,用我的血喂给雷术,想来也用不了多少……之后便把药给我吃了,扶我回去休息。”

  图泰拿着药,惊讶的说道:“紫域夫人早说过,你的身体不能失血,上回从齐国回来,冻的跟个冰人一样,都不知道多吓人!”

  青鸾知道图泰这是担心她,所以也不恼他,只平和的说:“现在救人要紧,几滴血,无妨的。”

  巴斯在一旁看着,知道青鸾心意已决,很难再改变,所以他帮着劝巴斯:“将军已经决定了,我们照做就是,都是战场上同生死的兄弟,不用计较太多。”

  如此图泰也不在多说什么,一个人在石凳上坐下,脸色有些幽怨,毕竟在他心中,没人比青鸾金贵。

  半个时辰过的很快,太阳都还没完全出来,青鸾的头发、眼眉、睫毛都已经结了白霜。

  巴斯看着沙漏,虽然还没到时辰,但青鸾的身体已经这样,几乎僵硬的不能动,他当即与图泰一起扶着青鸾进去雷术的房间。

  虽然这些郎中见了青鸾的样子都非常惊讶,但此时此刻,人人都屏气凝神,不敢出一声。

  只见图泰和巴斯的手脚也是非常利落,不敢有半点耽搁,尽量让青鸾早点服药。

  图泰扶着青鸾,拿一把匕首割破青鸾手指,巴斯则一手捏开雷术的嘴巴,一手捏紧青鸾的手指,挤出血珠来,就赶紧嘀到雷术的嘴中。一直滴了五六滴的时候,图泰阻止道:“够了,将军骨血至寒,喝多了他得中寒毒了!”

  巴斯闻言,赶紧松了手,撕了块布条,给青鸾包扎好,而图泰则赶紧喂了药给青鸾。接着想起什么,转身拿起房中的水壶,倒了一杯水捏着雷术的嘴就灌下去。

  这个动作吓得胡大罗急忙上前:“图泰,你干什么?”

  图泰却振振有词的说:“我们将军的血金贵的很,当然要就着水全都喝下去,否则浪费!嘿嘿。”

  说完他就放下杯子,与巴斯一起扶着青鸾走了。

  气的胡大罗往外追了两步,但想想那毕竟是青鸾的人,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跺了跺脚作罢。

  老郎中在胡大罗身后,安慰道:“现在服了这几滴血,也不知是否有用,我们还是静观其变吧,快的话,今天就会有起色。”

  说完,老郎中就转身走到雷术床前,看了雷术一眼,只是一眼,老郎中先惊呼一声,接着又大笑起来。

  胡大罗不明所以,亦走过来看雷术,反应与这老郎中一样,都是先惊讶,接着便大笑起来。

  因为雷术这一会的功夫,身上的血色就退了!就连体温也降了不少。

  老郎中兴奋之余,还招呼其他郎中来看,郎中们都是啧啧称奇,本以为这人必死,想不到眨眼功夫就活了过来!

  老郎中满脸不可思议拉着胡大罗啰嗦道:“这真是奇了啊!想不到那女子的几滴血,真能抵他一身热毒!”

  但说到这里,老郎中的脸色突然沉下来,眉头深皱的担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