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放权,养身,养心(1/2)

加入书签

  姜冬云略一想,问道:“王爷的意思,是那永垂草还存在在炎帝的墓中?这不可能呀!”

  姜煜城眉色一凛,冷冷说道:“有什么不可能的?传说那永垂不死不枯,可谓不朽,先祖当面吃了它而死,但这并不代表先祖能将它消化得了!”

  姜冬云脸色大惊:“这如何使得?如果他们真的要拿永垂,岂不是要刨棺验尸?炎帝在天之灵一定会震怒!”

  姜煜城的脸色倒是没什么,只淡然说道:“怕什么?此女应运而生,我期待的很……”

  姜冬云不解自己主子是什么意思,只慌张的劝道:“王爷,您在府中沉闷,大可以拿这天下解闷,但祖宗的事万万不可呀!会有报应的!”

  姜煜城嘴角抽动两下,眼睛中浮现的是从未有过的光彩,那种光彩渐渐的把他原本的温润的颜色盖住,那是一种原始的气息——野蛮、嗜血、疯狂。

  只见他红润的唇角弯起一抹诡异的弧度,声音低沉的像是从肺底发出来:“报应?报应是什么滋味?我还从没尝过,希望他们有本事让我有这个机会去体验一番!”

  姜冬云从小看着姜煜城长大的,他这副样子虽然罕见,但姜冬云还是见过,记得上一次是在龙霆府苍生棋局之前。

  那时候姜煜城故意安排“十殿阎罗”追打一女子,到那家住了独孤长信、慕容珏宸和青鸾的客栈,五人自此相识结义。

  但却没人知道,其实十殿阎罗和那被追打的女子都是龙霆府的人,就连慕容珏宸也是被龙霆府暗中引到那家客栈。

  也许是因为长久的生活在龙霆府那样死板的地方,姜煜城自出生就是龙霆府的府君,被世人视若神灵,动辄就是跪地磕头,所以让他渴望与人接近,但又抵触着。喜欢看那些为人珍惜的感情被摧毁,喜欢看人痛不欲生,喜欢尝试从未有的感觉,因为只有这样,他才有知觉,觉得自己还活着。

  姜冬云自打出生就是龙霆府的仆人,所以他对龙霆府是绝对忠诚的。尽管姜煜城的心早已不复其先祖那般,他还是恭敬的问道:“那王爷下一步有什么安排?”

  姜煜城狰狞的五官渐渐平复下来,但其声音还是那样阴沉:“安排?你忘了,咱们这还有一个人,是青鸾的一桩未了心事。”

  姜冬云笑笑说“王爷说的是妍绯姑娘吧?她现在还在那小院子里不肯走呢,许是对您存了什么妄想。”

  姜煜城面露嫌弃:“她是痴心妄想!不过接下来她又有用处了。”

  “王爷打算怎么办?请示下。”

  姜煜城不紧不慢的轻声说道:“不要急,慢慢来,别显得咱们太突兀,要让她一步一步出人头地。也好腾出时间,把咱们藏在龙霆府的宝贝搬过来。”

  姜冬云顿了一下说道:“王爷是要用神武大炮来对付逼青鸾姑娘就范?”

  姜煜城欣赏的看了姜冬云一眼:“这世上若有人能懂我一两分的心思,就是你了。”

  这话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