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绝对的死路(1/2)

加入书签

  慌乱中,青鸾来不及多想,听话的咬破自己的手指,往姜煜城的脸上滴一滴血。

  冰凉的感觉瞬间在姜煜城的皮肤上蔓延开来,灼伤的红色渐渐消退,但那下巴上的伤口只止住了血,却是不能愈合的。

  看姜煜城渐渐平复下来,躺在地上虚脱的大口喘着气,青鸾吊着的一颗心也终于落地,幽幽出声道:“你的武功……刚刚我见你虚空中发力,还带着我,就算是独孤长信,都做不到。”

  姜煜城直挺挺的躺在地上,喘息着,转头看青鸾,平静的说道:“武功,龙霆府不知收藏了多少武功秘籍,很小的时候,我太无聊,便学了。可是后来我发现,绝世武功会让人失去许多乐趣,所以渐渐的就隐藏起来。这是十年来,我第一次用。”

  青鸾沉默的点点头,这也并不奇怪,龙霆府本就是卧虎藏龙的地方,只是之前一直以为,他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儒生。

  记得曾经还有许多次,让青鸾以为姜煜城虽然儒雅,但凭一身正气,毫不输任何一个丈夫,如今想来,却是她天真了。

  看着青鸾失落的样子,姜煜城顿了一下就坐起身来,拍拍身上的火灰,纵使衣衫已经被大火烧的残缺不整,脸上也有了伤口,但他温润如玉的气质依旧。

  “好了,我们继续往前吧。”

  青鸾迟疑的看着他,问道:“你当真没事了?”

  姜煜城含着笑容点点头,然后便扶着她继续往前走。随着他们的脚步,挂在墙壁上的烛台一个个自己亮起来,照亮墙壁之上精美的壁画。

  “想不到炎帝的时候,就有这样技艺精湛的画师。”青鸾感叹道。

  姜煜城搭话说:“所谓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就是这个道理罢了。”

  他们现在走的是一个上坡的长廊,走了许久仍不见尽头,青鸾心中越发的感觉不好起来,犹豫的问道:“这个走廊怎么这么长?”

  姜煜城淡淡的回答道:“我记得《墓葬志》中画的便是如此,说这条长廊有一千米之长,大概一会就到到了下个石门了,只是这里安静,你便觉得时间慢。”

  青鸾听了姜煜城的解释,一颗心刚放下来,突然脚下就一空,她和姜煜城就一起落入机关中。

  机关下面像是一个水岸,黑咕隆咚的,非常潮湿,而他们两人掉下来却正好掉在一堆烂草里,幸而没有摔出什么伤来。

  从烂草堆里爬出来,突然袭来潮湿的空气里带着恶臭的气味,熏得青鸾趴在地面上直咳嗽。而姜煜城则用袖子掩着口鼻,不紧不慢的从草堆里走出来,到青鸾背后,体贴的给她拍着后背。

  青鸾却恼怒的躲开他的手,质问道:“你明知这里有个机关,却故意要掉下来,是什么用意?”

  姜煜城的手僵在半空中一会,便又伸手从怀中拿出火折子点亮,让他们彼此之间可以看清脸,只见他诡谲一笑,淡淡说道:“先祖造这陵寝之时,思虑周全,不仅防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