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温柔与阴谋(1/2)

加入书签

  “她是东齐沣王手下最出色的暗人,也是第一个进入福临殿的刺客,闲来无聊,有趣的很。”独孤长信说着索性放下奏疏,起来活动活动筋骨。

  见主子这么说,王云也不好多说什么反对的话,只能提醒:“她毕竟是带着任务来的刺客,殿下还是小心为上。”

  独孤长信突然心底生出一点反感,不悦的说道:“你的伤还没有养好,暂且回府中休养吧。对外就说是你生了病,本宫暂时找了个宫女来伺候。”

  正说着话,青鸾已经穿好衣服从后殿出来,只是她的头发却是披散的,王云见了又是不顺眼,立马斥道:“福临殿里,你披头散发的像什么样子?”

  青鸾心里也憋着火,但本来就是自己失礼,不好发作,就只能小声说道:“我一直都是男子装束,不会梳女子发髻……”

  王云听了有点哭笑不得,眼前这真的是个女人吗?连个头发都不会梳,枉费自己还担心殿下着了她的道,再看独孤长信,他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只是静静地看着青鸾,王云转念又想,太子今年已经二十岁,身边从来连个侍妾都没有,若真是喜欢,身份什么的也就不重要了,皇家说她是谁,她就是谁。

  独孤长信见王云在这青鸾颇为尴尬,索性就命令道:“还不回去养伤?”

  王云不敢再多事,行了礼便退下了。

  而青鸾还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她自问杀人在行,可是摆弄这些女子的胭脂水粉还有复杂的发髻,真是不行。

  “不然我就像以前一样束起来,您看可以吗?”青鸾说着已经麻利的上手将头发绑起来。

  独孤长信无奈的摇摇头,拉着她重新回到后殿的镜子前面,解开她绑头的绳子,拿起梳子替她将头发梳顺了,简单的挽了个发髻在脑后。

  “本宫小时候每天看母亲梳头,也不曾给别人梳过,却比你做的好许多。听闻沣王手下所有的暗人,除了杀人,琴棋书画也是样样皆通的,想不到你竟是个例外。”

  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为自己梳头,就算是青鸾再冷血无情,说到底她也是个女孩子,脸上不自觉的就有几分红晕。

  “多谢殿下,我以后可以自己来。”青鸾说着话就站起来了,总觉得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很不适应,尤其是镜子里还有一个男人的影子。

  “别着急出去,这头上总要有个装饰,你等我一会。”独孤长信说着就快步走出去,再回来的时候手上就多了个小盒子,上面已经蒙了许多灰尘,可见长久没人动了。

  青鸾见他兴致很高的样子,也不敢打扰他,眼看着他从盒子里拿出一只攒珠的金钗,很新的样子,给她插到发髻旁边。

  “想不到太子殿下这里还有这样的东西。”北魏太子体弱多病不近女色,独居福临殿二十年,这里有女人的发饰青鸾确实觉得很稀奇。

  独孤长信的脸色暗淡了许多:“早年收着的一些东西罢了,今日才排上用场。晚上的贵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