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暗涌与善心(1/2)

加入书签

  惠安帝听闻也是惊讶,往常多次提议给独孤长信选妃,他都不愿意,而且身边也不曾有过侍女,连他这个父亲都一度怀疑他是否身体有什么隐疾,难道是才碰上合意的吗?

  “朕近日不曾去看过信儿,竟不知道此事,底细可都知道吗?”惠安帝脸色看不出阴晴的问。

  端贵妃看似有些尴尬的娇嗔道:“太子的事臣妾可不敢过问,哪里知道什么底细?好像是王云给带进宫的,待会见了自然就知道了。”

  如今北魏朝堂是王氏与端贵妃母家贺兰氏互相制约平衡,近年王氏借着太子的东风膨胀的厉害,若再出一位太子妃……惠安帝辛苦经营这么多年,自然不愿意看到一家独大场面,所以端贵妃这简单几句话已经让他对青鸾没了好印象。

  随着一声高唱“太子到——!”在座所有嫔妃、命妇及其他使臣宾客都起身,青鸾跟着独孤长信不紧不慢的步子踏进玉华宫接受众人行礼,独孤长信看众人一眼脚步并没有停下,直到玉阶前才住步,礼仪半分不差的向惠安帝单膝跪下行礼:“儿臣拜见父皇。”

  青鸾既然是以宫女身份出来的,自然也就跟在独孤长信身后行礼,她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奈何这大殿内上百双眼睛还是紧紧盯着她。

  惠安帝见到独孤长信后,略显浑浊的眼睛一下子有了亮光,甚至激动的站起身:“平身。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见父皇不用这么拘礼,快入座吧,朕特意准备了你喜欢的吃食。”

  独孤长信这才起身,身后众人也随之落座。而今天的寿星端贵妃似乎瞬间就被人遗忘,只是她脸上依旧挂着明艳的笑容,她从来没指望独孤长信能对她尊敬,今天能将他请出福临殿已非易事,旁人也就只有羡慕的份儿。

  这样想着,端贵妃也就不觉得尴尬,反而主动说起话来:“也不知道身后这位是哪家千金呐,瞧这水灵的……就像是御花园今晨刚开的睡莲一般,真是好颜色,太子殿下难道就不准备介绍介绍吗?大家伙这眼睛可都望直了。”

  惠安帝也是看着独孤长信等回答,这第一个、第一次总是让人好奇的。

  独孤长信今日穿着整齐,就连平日里披散的墨发也都束起,没了佛堂里那股温和儒雅,只觉得一举一动都英气逼人,甚至多了那么一点锐气。

  “贵妃惯会说笑,再没有比这丫头更粗糙的了。近日王云身体不适,所以暂且找了个会点武功的可靠的人代他。”独孤长信含笑解释。

  王家女子皆从诗书礼仪,断不会舞刀弄枪,惠安帝悬着的一颗心也算放下了,脸上渐渐浮上笑容:“王云武功在年轻一辈里算是拔尖了,这个小小的女子竟然比他好吗?”

  闻言端贵妃似乎也来了兴趣,附和道:“是啊,本宫还真想见识见识呢。”

  独孤长信看了端贵妃一眼,又是那副似笑非笑的样子:“她进宫是保护本宫安全的,不是来表演的。贵妃还是适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