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拯救与背叛(1/2)

加入书签

  说到绵延子嗣,惠安帝也是颇为赞同的点头,在座无一人不对太子的孝心称赞,只是端贵妃的脸色却是煞白,藏在袖子里的手也是有点发抖,青鸾能清楚的感受到,她在害怕,甚至是恐惧。

  “太子美意,本宫,收下了。”端贵妃强迫自己还保持着镇定,同时心里也越来越怀疑今晚的行动是否要进行下去。

  可时间是不等人的,在她还没有决定好的时候,表演的伶人已经上场,所有的伶人穿着一样的舞衣,一样的面具,一样的身段,随着乐声列阵起舞,端贵妃的额头开始有细小的汗珠冒出来……

  乐声正是和美的时候,这舞排的极好,就连惠安帝都看的有些痴了,众人饮酒饮酒正酣,“铮”的一声,上好的玄铁兵器出鞘声声惊四座,发现时,戴着面具的伶人已经持短剑直逼惠安帝面门,端贵妃惊呼一声,刺客速度太快惊得惠安帝一时间忘了动弹。

  青鸾早有准备,所以几乎同时在刺客剑出鞘的时候,她快速起身,单脚借力在独孤长信面前的桌子上飞身出去,随着木头的断裂声,一应的吃食饮品溅了独孤长信一身,独孤长信第一次脸上浮现厌恶的表情,抬头去看青鸾的时候,她已经赶在惠安帝的前面,用自己的手挡下那致命一剑。

  在众人还没有来得及松口气的时候,青鸾右手起,寒光闪过,直接挑了刺客的手筋,鲜血溅在刺客白色面具上伴着惨叫声,整个大殿内立马充斥了一种狰狞之感。

  惠安帝像是终于反应过来,直呼:“护驾!护驾!”,玉华宫外的侍卫闻声这才蜂拥进殿,而此时青鸾已经将刺客的一双手筋都挑断,刺客正蜷缩在地上哀嚎不已。

  独孤长信带着一身汤汤水水冷着脸赶上前去的时候,看到本该被轻易杀死的刺客还活的好好的,脸色难免有点阴暗起来。

  惠安帝满脸震怒的样子,转身拔出剑来,一剑劈开刺客的白色面具,怒问:“说,你是受何人指使?!”

  天子一怒,除了独孤长信,所有人都吓得跪下山呼:“皇上息怒!”

  刺客的长相再平凡不过,此刻他只是狰狞的看向青鸾,一言不发。

  端贵妃跪在地上,眼珠转动,大着胆子说道:“大胆凶徒竟敢刺杀天子,罪不容诛,陛下还不将之处死?”

  独孤长信看惠安帝所有所思,甚至气的有些发抖,轻微的叹了口气说道:“今日是贵妃生辰,出了人命多不好,倒不如押入天牢严加拷问,总会问出东西来的,父皇意下如何?”

  惠安帝沉默一会,若有所指的说:“朕知道太子一向不喜欢杀生,便依了太子吧。”

  侍卫得令便将刺客抬着带下去了,一路上留下许多斑斑血迹。惠安帝重新坐在龙椅上,天子的威严仿佛因一场刺杀重了许多,众人依旧跪在原地不敢动弹,生怕一个不小心的动作让皇帝生了疑心。

  惠安帝垂眸看向跪在边上的青鸾,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