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吃药与丧子(1/2)

加入书签

  独孤长信也不急着沐浴,颇为认真的看着青鸾,试探意味颇重的说道:“你现在得父皇重视,大可以摆脱沣王的控制。”

  青鸾抬眼看他,终究也看不明白他在想些什么,她只能如实回答:“沣王不对我用药,又这么放心我一个人出来办事,以殿下的聪明,难道猜不出原因吗?”

  说到这里,青鸾心里一股莫名的烦躁,眉头轻皱,淡淡说道:“殿下沐浴吧,我出去了。”

  可是她还没转身,独孤长信就再次出声:“如果你刚才接受父皇的赏赐做了本宫的妃子,量沣王也没胆问本宫要人。”

  青鸾瞪大眼睛看他,像是看一个怪物,独孤长信似乎也觉得这样说话有不妥,急忙又补充道:“过几年本宫再放你出宫,如此你就自由了。”

  听他这么说,青鸾嘴角几不可见的抽搐一下,冷声回答:“一入宫门深似海,到时候恐怕青鸾想走就走了。况且殿下刚刚说过,再没有比我粗糙的丫头了,所以我不敢玷污殿下的清白。”

  独孤长信似乎也觉得尴尬,听她这样的解释,没来由的就问了一句:“所以为了报复本宫这一句戏言,你就故意踩塌了本宫面前的桌子?”

  青鸾不知道独孤长信为什么这么想,只觉得他思维跳跃的极大,而自己当时不过无意为之,竟惹得他想出这许多旁枝末节。青鸾无语的看着独孤长信,正经说道:“殿下沐浴完就吃药吧,我去给殿下热药。”说完转身就走了。

  她不愿再陪装傻病的太子爷胡扯下去了。

  独孤长信沐浴完出来,正好青鸾煎好药端过来,看见他青丝披散的,无比温和安静的样子,仿佛今夜的种种都是一场梦。

  “药好了,太子喝吧。”青鸾将药和托盘一起放在他旁边的桌上。

  独孤长信将药端起来用力嗅了一下,颇为满意的说:“今晚的药竟然无毒。”

  青鸾身子一颤,难怪前几****都不肯喝药……

  独孤长信说着就将药放下,从袖子里拿出一方帕子,走到青鸾跟前,抬手就擦拭了她的耳朵,而青鸾只是一动不动,看着他苍白的面容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生怕他谈笑间就突然要了自己的命。

  “今晚的药这么好,还是送给贵妃喝了吧,她颇受惊吓,有劳你去一趟。”独孤长信说完就转身去了内殿,而门外已经有禁军进来:“今夜宫里不安宁,卑职奉太子命护送千秋大人。”

  青鸾低头看那药,淡笑一下便拿起托盘,看来福临殿与贺兰氏的这场较量一定要分个输赢了。

  因为青鸾是今晚刚封的官位,内务府还没有给她送来官服,所以寂静通明的宫道上,一个粉衣宫女,前后共跟了四百禁军,比太子出行的阵仗还大,引得路上的人无不侧目。

  快到玉华宫的时候,正好碰上匆匆出宫的湘夫人,青鸾点头示意,湘夫人也不得不停下脚步行礼:“千秋大人,这么晚了还要去哪里?”

  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