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软禁与折磨(1/2)

加入书签

  端贵妃说的平和,可是已经有血从她的裙子下氲了出来。

  青鸾依旧安静的跪在地上纹丝不动:“娘娘说这些可是有话要我带给太子?”

  “今日本宫的孩子没了,本宫就想做一件善事罢了,那个人他虽然从不亲自动手杀人,但是在他手底下活命、当真比死还要痛苦。”端贵妃说着话脸色已经惨白,眼泪决堤一样静静的流下来,血也开始一滴一滴落在地上。

  青鸾听在耳里看在眼里,不想再耽搁时间,没等端贵妃说免礼,就起身说道:“贵妃还是及早就医,下官也要回去复命了,告退。”

  青鸾走了没几步就听见端贵妃摔倒在地上的声音,整个玉华宫顿时乱成一团。

  青鸾虽然年纪还不过二十,手上的人命不计其数,但这样杀子留母的事情还是第一次,这就是皇家的斗争,看似轻描淡写相安无事,其实早已诛心。

  不知不觉就走到福临殿,此时已经将近子时,福临殿青花的宫灯还是通明。

  青鸾站住脚就这样远远的望着,隐隐能听见殿里那人的诵经声。跟在身后的禁军见青鸾许久不动,上前说道:“千秋大人怎么不走了?殿下还等着您伺候呢。”

  青鸾淡笑一下便大步走向福临殿,这魏国偌大的皇宫看似是皇帝做主,可是福临殿有这八千禁军,便是控制整个魏国的咽喉。

  听到青鸾进殿,独孤长信放下经书,清冷的眸子看向青鸾,淡淡问道:“贵妃怎么样了。”

  “如太子殿下想的一样。”

  独孤长信微微勾起唇角:“我想怎么样了?她跟你说了什么?”

  “太子殿下耳目众多,还需要问我吗?”

  她语气不善,独孤长信依旧没有任何恼怒:“本宫打探到的毕竟跟你听到的不一样。”

  同样一番话,不同的人去听,听到的重点自然不一样。

  青鸾不是很情愿的回答他:“端贵妃给我讲了她侄女的故事,还说在你手底下活着才是最痛苦的事。”

  独孤长信颇为认同的点点头,接着问青鸾:“那你觉得呢?你也在我手底下活着。”

  青鸾却不愿意再讨论这个话题:“殿下该去休息了,我在这守着。”

  听她这么说,独孤长信不再说话,起身说道:“下个月是魏国一年一度的花仙节,到时候会邀请各国使节,齐国也会派人来,本宫给你安排了重要的节目,你明天就着手准备吧。”

  其中的玄机青鸾自然明白,只是沉默着没有答他的话,自己走到门口站好。

  第二天一早王云就进了宫,并且带来了从宫外请的舞师,今年花仙节开幕大典的首舞就由青鸾来跳。

  青鸾看着那繁复的舞衣,皱眉说道:“皇上刚封我为带刀侍卫,再去跳舞于理不合。”

  独孤长信只淡淡说一句:“本宫说合适,拿着衣服去偏殿练习吧。”

  青鸾出自沣王府,虽然不精通歌舞但也有些基础,只是这样精致华丽的衣服她还是头一次穿,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