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东夏长公主(1/2)

加入书签

  王云不再说话,总觉得自从这个女人来了,自己在殿下这里做什么都是错的。

  “吩咐厨房留一份饭给她,她从来福临殿这半个月几乎就没怎么睡觉,现在虽然睡下了,估计半夜还会饿醒。”独孤长信一边走着一边吩咐王云。

  王云犹豫一下还是低声说道:“殿下对这样一个暗人关心的也太多了些。”其实他心里想的还有,自己在福临殿待了这么多年,夜夜也是守卫着不能睡觉,怎么就没见殿下如此关心?

  独孤长信在前面走着,听王云说着话不禁失笑:“你要是个姑娘家,本宫也对你关心多些。”

  王云噤声,面上虽然恭敬,可是心里却想着:贺兰家那大小姐,也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儿,为了你都出家了,怎么也不见你关心一下……

  第二天一早天蒙蒙亮的时候,独孤长信还在睡梦中,一声尖叫划破了他的耳膜,惊得他一下子弹坐起来,用力晃晃脑袋分辨出声音是从青鸾的居所传出来的,立马下床也没顾得上穿衣服就跑出去,王云也赶紧跟上。

  青鸾的屋子里果然亮了灯,独孤长信怕她出了什么事也没敲门就直接闯了进去,这一进去不要紧,只见教青鸾跳舞的舞师倒在血泊中,她脖子上生生的被人掐出两个血窟窿,而青鸾则坐在旁边看似悠闲的喝水,但她身上却是湿透的,且独孤长信能看出来她有些瑟瑟发抖。

  王云则是头顶青筋直跳,这杀人的手法未免也太残忍些,可是那日在王府还有这些日子的相处,不难看出青鸾虽然举止不甚文雅,但办事却是个仔细小心的,断不会无缘无故的在福临殿里杀人。

  看着呆若木鸡的两人,青鸾的头发上还在滴水,声音有些掩饰不住的发抖:“人是我杀的,殿下处置吧。”

  独孤长信不解:“你并不是个滥杀无辜的人。”

  青鸾抬眸,认真说道:“不,我是,她没有错,是我魔性大发。”

  两人说着话,王云已经着手将舞师的尸体处理掉,并不插嘴。独孤长信等王云出去,才开口继续说道:“说吧,究竟是什么原因?别跟说什么魔性大发一类的鬼话。”

  “杀人无非就那么两个原因,一是做了不该做的事,二是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青鸾坦然说。

  独孤长信叹口气,知道再问什么她也不会说,只是他越来越感兴趣到底是什么事能让青鸾失了分寸?

  “不过就是个舞师,你还是着手准备花仙节的事吧,本宫这几天有事就不在福临殿了,本宫会派两百禁军专门保护你安全。”

  青鸾一直垂着眸子,听独孤长信说这些话也没有什么反应,她们这些人本来就是没有自由的,不过是换了个环境罢了。

  七月十九花仙节的前一个晚上,偌大的福临殿还是只有青鸾一个人,这半个月来无论她走到哪都有禁军如影随形,就连她练习舞蹈的时候外面也是被团团围住。如此严密的防守,青鸾也就放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