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你可以瞑目(1/2)

加入书签

  胡大罗领命去了以后,独孤长信继续言归正转:“大家以为如何对付胡狄此次聚拢的各方军队?”

  军中大部分将领常年与胡狄作战,对胡狄恨之入骨,因此大部分都赞同火攻,直接烧个片甲不留。

  但是鹤庆和青鸾却赞同攻心为上。

  两方争论一会,独孤长信说道:“杀戮只能给胡狄和魏国带来永世不灭的仇恨,何况上次已经有了放回俘虏一事,本宫不介意再来一回,让胡狄百姓能感受到我****的宽厚与仁德,从而能真心归附于我们,也省去不少力气。”

  有人问道:“胡狄人一旦发现我们在骗他们,再怎么办?”

  “我们只要真的打了胜仗,真的将他们俘虏,然后放了他们,又何谈的欺骗一说?难道本宫在战前的一片宽厚之心也有错?”

  独孤长信一席话,让大家也都明白过来,所以不再反对。就开始讨论具体的策略。

  鹤庆拍着脑门说道:“上次我与千秋将军配合的就不错,不如这次还让我们来吧,这胡狄王子在手中,不就是个很好的诱饵吗?”

  青鸾也同意鹤庆的提议,又详细补充道:“我们可以用生祭为由,引沙巴布派兵出来。”

  此话一出,旁边有个叫周霖的小将立即问道:“可是生祭向来是胡狄的传统,这种做法太血腥,我们魏国向来没有。”

  闻言鹤庆拍了周霖的脑袋一下,骂道:“怎么长了这么一个笨脑瓜子?那沙林贝正在受刑,哪里是真要杀他呀?笨死了!”

  青鸾见状笑道:“那日比武,我见你武功不错,不如就让你扮演沙林贝做死囚吧,到时候把来救你的胡狄将军给杀了,也算是大功一件。”

  周霖见青鸾夸她,挠挠后脑勺憨笑道:“哪里就好了,刚过五十招就被您打趴下了。”

  闻言众人皆是哈哈大笑,独孤长信也不禁勾起了唇角,在这军营里,她似乎开心不少。

  “行,就按千秋和鹤庆说的办,不过这次本宫要亲自去主持生祭,这样他才不会生疑,也许还会派他一个儿子来领兵,到时候周霖你可要快点下手。”独孤长信似笑非笑的说着,因为上次他一招打败了胡狄大王,所以这次军中再也没有反对他亲临战场的了。

  出了中军大帐,鹤庆一直笑眯眯的跟在青鸾后面,青鸾不得不停下脚步:“鹤将军,你一路跟着我,意欲何为啊?”

  鹤庆搓搓手尴尬的说道:“我只是观察啊,您真不是一个平凡的人。”

  听了这么一句不关痛痒的话,青鸾差点吐血:“鹤将军,你向来不会拐弯抹角,这么说话让我差点承受不住啊。”

  鹤庆清了清嗓子干脆直接说道:“这两次撞见你跟殿下的好事……这确实是个意外,不知殿下有没有生气?更不知道您……嘿嘿……”

  青鸾就知道他要说这个,便吓唬他说道:“是啊,殿下很生气,正与我商议对策,怎么能让你生不如死呢。”

  鹤庆一脸无助的望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