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此间何处(1/2)

加入书签

  第三十九章此夜何处

  夜。清凉如水。

  叶青静静地躺在澡盆里,热水已换了多次。

  同伴们此刻生死未明,他自己却深陷温柔乡,享受着梦一般的艳福。他若是个淡漠自私之人,倒也罢了,只顾自己享乐便是,哪里顾得上旁人?怎奈何他是堂堂男子汉,生就一颗心软绵绵的,平素虽然未有以侠义自居,也常以义气自诩,最是钦慕古之侠者朱家、郭解之辈为人,绝非那种见利忘义的市侩之徒可比。

  是以他脸上虽不露半点声色,心上却实在焦急万分。

  也不知道是室内热气太过腾腾,还是怎么,叶青整个身子已自被水汽缠绕多时,早已热得他全身发烫,他身子虽在浴盆中泡着,上半身其实并未沾水,此刻额间发际却已大片,那笼罩在他额头上的迷雾究竟是水汽多些儿,还是他身子蒸发的汗水多些儿?他自己却也不甚分明。

  他在出汗,这是一定的。

  然而这汗水究竟是热是冷,那可真就说不上来了!

  叶青无奈,只得黯黯苦笑。

  只听身旁一婢轻声道:“公子,该起身了!”

  叶青不作回应,只身站起,嘴角努力挤出浅笑一抹。

  另一个婢女已从旁取出一套全新的衣服。观其质地,纵非上乘织锦,也应颇为华贵。

  须臾,在婢女的侍奉下,叶青已自穿戴齐整。踱上几步,便踅到镜前,瞟着镜中的自己,依然是夙昔的儒巾青衫装扮,此刻却与常时大为不同。纵非临风玉树,却也自有一表人才的气度。

  他嘴角不由一笑,道:“想不到此间主人不仅盛情如斯,竟还是个修容饰貌的妙人,叶青这等浑人此番装扮起来,如今竟也活脱脱是个秀才公子了!”

  只听一个女声忽然应道:“哈哈,那也是叶公子圭璋特达,才气横溢,才有这般效果,不然纵有潘安卫玠的貌,也不过是个空壳子,济得什么事儿?只是徒歩东施后尘罢了。”

  接着门吱呀一声开了,叶青回转头来,望向门口,原来不知何时水柔蓝已经站在门外。

  叶青奇道:“怎么,你竟好像不曾离去一般,我甫一开口,你便顺嘴接住,再没有这般快的,可是一直在门外等我么?”

  水柔蓝一怔,旋即开颜道:“哈哈,蓝儿这点微末手段,倒让叶公子见笑了。”

  默然一会儿,她又道:“叶公子,宴席已开,还请移驾听香小苑!”

  笑语声止处,纤手一指,便做出请的姿势。

  一阵狐疑,叶青终究还是随了她去。

  夜,无月无星。花园小径。

  天与地浑如一色,虽有几个侍女手执宫灯在前引路,无边的黑暗却也几教人分不清南北。业已行了多时,虽不甚累,倒也有几分烦躁。只是行途崎岖,左右蜿蜒回旋,心内越急,这小路越是仿佛永远也走不到头似的。

  叶青再走得一时,不由忖道:“想不到这小小园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