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初具规模(1/2)

加入书签

  “李医师说,”艾萧一个停顿,在重耳怀里换了个姿势,躺得更舒服一些“说我这病情有些怪异,是因近亲通/奸而诞下的疾病,是先天不足。”

  重耳双手环紧些“可有医治法子?”

  “有。”艾萧转身一手抚着重耳的侧脸,“李医师五十多年前曾见过一样的病情,那人便是我姑姑,亦是齐桓公的姐姐。从此他便用一生精力专研至此,如今有所小成配出了药方,只可惜我姑姑早已逝世,并未试过,也不知道这药效如何。”

  “真的!”重耳面露喜色,眼底有着难以自控地激动“那药方可在何处?我让人抓了药煎服给你。”

  艾萧稍稍从重耳怀里缩了出来,对上重耳略微上扬的眉眼,“呵呵,那个,我把药方留在府里了。”

  重耳眼睛微微眯起,一伸手又把躲开的艾萧拉了进来“这么不听话,该打。”

  “诶诶~别打屁股!”

  第二天上路的时候,大家都发现艾萧骑马坐姿有点奇怪,如坐针毡,时常不经意地挪两下,速度更没有昨日那么嚣张,只是不快不慢地骑在一旁。

  艾萧听到背后大汉捂嘴偷笑的声音,不由气恼地瞥了重耳一眼。

  重耳只当没看见,清风拂起他两旁青丝,御马的动作有着说不出的轻盈潇洒。

  艾萧知道重耳是得知有药方医治而心情愉悦,但是在别人眼里就成了吃饱餍足的幸福感,看艾萧的眼神更有说不出地促狭窃喜。

  艾萧无语,也只好当看不见。

  三十公里对于艾萧几位骑马健将来说,一整天的时间绰绰有余。

  而且他们出发的早,卯时天虽亮了,天上却还有着月亮的轮廓,一路马不停蹄,刚过午时,艾萧一行人便顶着烈日到了东营。

  重耳等人飞快下了马,马蹄还未站停,几人就已经随着重耳快步地走进营地。

  “公子!”

  介子推跟着赵衰从屋里走了出来,人未到大嗓门直接从赵衰背后传了出来,随着一起出来的还有几个陌生的男子,再离重耳还有五步远的时候皆停了下来行礼。

  “公子。”

  “令尹大人。”

  赵衰等人还是叫重耳为公子,另外几个人却称重耳为令尹。

  重耳脚步没有停,对着几人点了下头,直接问赵衰“现在情况怎么样?”

  “情况很不好。”赵衰愁眉苦脸,眼角皱纹又多了几分“今早有几个人在埋在了坑里,影响很不好,很多人认为他们得到的粮食太少,活太重,占着难民太多,我们没有办法更好的压制他们,只能承诺粮食更多。今早不是让赵毅带几个挑出来的难民回去么,有人看见那些难民聚在一起不知道在商量什么,便立即驱散了他们,只是到现在还没探到任何消息。”

  “粮食可以长,但是必须以矿物产量来收取,第三批粮食的事情我会尽快让人送来。”重耳一说完这话,赵衰明显松了一口气,“至于那些难民不足为惧,我们昨夜得到消息,那些人都在死路上了。”重耳面无表情语速极快地吩咐着,好像早就预料到那些人会出事“有一群黑衣人埋伏在他们必经之路,赵毅等其他护卫只受了些伤,那些难民全死。”

  “怎么会!”介子推以及那几个陌生男子都是一脸震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