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学成文武艺 序章 离乡(1/2)

加入书签

  -----九月,在这个北方小城里,炎热的天气已经过去,用秋高气爽来形容正是恰如其分的时候。空气里弥漫着股股清新的味道,这种从城市边缘的庄稼地里飘过来的麦香和周边绿化带的树叶混合起来的味道,让小城道旁随处可见的垃圾看起来也不那么惹眼了。

  可惜我现在沉重的心情并不想体味这清新的空气,连续两个月都坐在电脑前没怎么活动的我,现在全身的肌肉已经明显负荷不了背上那个分量不轻的大背包,走到这里已经腰酸背痛起来,眼看到车站还有不短的一段路,真是痛苦死了。

  ‘要不然打个车?’这个想法刚浮出脑海,马上就被外号是铁公鸡的我掐灭了,还是歇一下好了,反正时间还富余很多。我四周打量了下,正好路边有个书摊,就那里吧。

  把背包放下来,长长的呼了口气,清新的空气流进没有负担的肺,感觉真好,又贪婪的深呼吸了几下,我这才两手提着背包,努力的移到了书摊旁。

  “小伙子要出门?”书摊的老板向我搭讪道。

  “是啊,去北京,准备在火车上看看书消遣时间。”我随口回答。

  说罢,我就蹲下来翻看起书来,呵,这个小书摊的货还挺齐全嘛,纯文学、诗歌集、散文集、言情、武侠、网络小说,各个都有十几本的样子。

  “咦?”忽然我发现一本很旧的神雕侠侣被压在几本书的下面,便顺手把它抽出来翻了几下,繁体竖排本,已经起来毛边,字迹很小,说厚也不太厚,我快速的翻到了尾页。

  “其时明月在天,清风吹叶,树巅乌鸦呀啊而鸣,郭襄再也忍耐不住,泪珠夺眶而出。”我记得这里就是大结局了,可即使这本书的字再小,也不太可能在这样的厚度下把内容全放上吧,可能是中间有些删节?

  我正要抬头问,书摊老板已经先开口说道:“这本书一块钱就卖,要吗?”,这个价钱马上让我把所有的问题都吞回了肚子,当下就掏出钱来将书买下,然后也不再看别的书,将背包一下放上了肩头,快步离开了书摊。

  一块钱的书,嘿嘿,不错不错,我一边暗爽,一边把书放进了怀里。这是我从初中时养成的一个毛病,在租书店租来闲书,都是放怀里躲过家长和老师的检查。久而久之,到后来只要手里有本书就喜欢往怀里放,到现在也没能改掉。

  省下钱来的感觉就是好,好象背上的背包也轻了几分,就这样一直到车站也没有觉得很累。接下来剪票进月台,上火车,找座位之类的琐事不必细说,因为座位是靠窗的,看书也方便了许多。掏出书看了几页,竟然发现有些情节和我记忆中的不太相同,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修改前版本?

  这个发现让我的阅读欲进一步的上升了,就着车窗外的光线,我贪婪的看起书来。“这里不一样”、“这里原来是这样啊!”、“嘿嘿,果然有没看过的地方”,我边看边小声的赞叹着,直到窗外的光线消失,再到车内的灯光暗下来,我才恋恋不舍的将书收回了怀里。

  等趴在小桌上的我正在做第二个有关于神雕的梦时,火车一阵剧烈的摇晃猛然间将我弄醒了。睁开睡眼朦胧的双眼,哦,原来是到站了。迷迷糊糊的跟着人流下了车,到了站台被清晨的冷风一激,这才清醒了一些。检查下身上的东西,背包在,怀里的书在,发现没有少掉什么,我这才迈开步子跟着人流去了出站口。

  出得站来,我又开始为从哪条路走发起愁来,第一条是老老实实等公车,只要倒四路就可以到学校。另一条是从车站向右走二百米,从一条小巷子穿过去,七绕八绕就能到一个站台,只要一路车就能到学校,可惜听说那边的制安不太好,有抢劫团伙出没。上次是一个学长另着我们十几个,大中午的从那条路绕到了火车站来,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