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淫家庭-淫妻阿思-残夫亲自接送,淫妻众人骑篇(1/2)

加入书签

  -----魔淫家庭-淫妻阿思残夫亲自接送,淫妻众人骑篇作者:魔龙无心kcddf01

  老公,晚上我约了阿全他们,你要来载我过去他那儿呦!,阿思在办公室打了通电话给她老公,阿文是阿思的老公,他一接到电话心中一阵酸痛,但又不得不回答的说:妳又要去玩了呀!身体要保重啊!好我会準时去接妳的!,阿文说完挂了电话,他知道晚上妻子又要去找阿全那夥人玩乐了,要找阿全那夥人来凌虐轮姦了,阿文心痛的等着晚上的到来。

  阿思,一个35岁的人妻,也是一家中等规模的贸易公司的董事长,在她32岁的生日前,她只是一个单纯的家庭主妇,但自从那次老公在大陆包二奶被她发现,而老公又因要跟那二奶分手,而被那二奶剪断了命根子不能人道之后,阿思就变了,阿思整个人都变了。

  她把原来是他老公当董事长的公司,接手过来自己当董事长,这公司本来就是阿思的父亲送给她的嫁妆,他老公又是自己外遇不贞而又负伤疗养中,所以不得不把公司让给阿思去管理,而阿思又在她父亲派了几个帮手来帮她之后,也慢慢的学会了公司的经营方式,公司也逐渐的步入轨道,规模也越做越大了。

  但是就在公司一切上轨道之后,阿思忽然觉得寂寞孤单,回头一想上次和老公做那件事已经是两年多前的事了,而三十如狼的她前些时日因为要学习管理公司的事,而忙到没时间想这事,但等公司都一切正常之后,她心灵和的渴望,就慢慢的侵蚀着阿思的理智,那阿思有种老公不行了那就外面找男人的衝动,而这衝动就在阿思35岁生日派对上赴之行动了。

  当生日派对结束后,只剩阿思和她的秘书林秘书一起整理善后,今天来的都是阿思的朋友或是客户,所以阿文一直都没有下楼来参加,林秘书边整理边看到阿思有点闷闷不乐,她就问阿思说:董事长,妳好像有心事呦?。

  阿思回说:那有,妳不要乱猜!。

  林秘书:董事长,我们都是女人,我又跟妳这么久了,妳的心事我大概知道,是不是有点空虚寂寞啊?。

  这时阿文刚好下楼来到客厅,林秘书一看到阿文那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又看到董事长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她不禁为董事长抱不平,为什么是阿文犯的错,却要董事长一辈子守活寡受活罪,她忿忿不平的对董事长说:董事长,妳老公自做孽无法行房,妳这么年轻又没有小孩,妳幹嘛帮他守活寡啊!。

  阿思一听连忙回说:林秘书,妳喝醉了,我先送妳回去吧!。

  林秘书:董事长,我没醉,今天我说的话如果妳不高兴,妳可以叫我明天不用来上班我都没关係,但我一定要说,妳每天辛苦的工作,但女人最后总是需要男人的安慰,需要男人的安慰是吧!。

  林秘书越说越气,他转身对着阿文说:你已经是个残废了,董事长没跟你离婚已经是仁至义尽,你不会还有脸反对董事长偶尔去找找男人,排遣一下寂寞吧!。

  阿文听了更是垂头丧气的坐在沙发上默默无言,阿思连忙说:林秘书,妳别再说了,妳为我好我知道,但这是我的家务事,妳不要管了!。

  林秘书听到董事长如此回话,真是心灰意冷,转头就要回家,就在这时阿文开口说:林秘书,妳先不要走,妳说的对,阿思她有她的需要,不能因为我让她痛苦,但是我是爱她的,我不想跟她离婚,不过她有需要男人的时候,偶尔出去玩玩我不会在意的,今天是她生日,就当是我送的生日礼物,妳带她出去玩玩吧!。

  阿思听到看着阿文说:阿文!你……。

  阿文:别顾虑我了,今天好好出去玩吧,我累了先去睡了!。

  阿文说完低头默默的上楼回房去了,林秘书看到阿文回房,马上拉着阿思出门,当阿思还在犹豫不决的时候,已经被林秘书带到一家牛郎店了。

  林秘书拉着阿思进入店内跟随领台到了包厢后,林秘书对阿思说:董事长,这家店我来过几次,它这边的牛郎都蛮英俊的,最重要的是幹劲十足啊!。

  阿思:妳常来?。

  林秘书:我那有钱常来,不过只要我存了一点钱我一定来,不然我又没结婚,交男友又怕碰到坏男人,来这里最没负担最快乐了!。

  阿思:妳的想法蛮新潮的,不过也不能说妳错,但是如果在这里玩怀孕了,那怎么办?。

  林秘书:董事长妳放心,别家我不知,但是它们这家的牛郎都有打长效的避孕针,不会让客人怀孕的!。

  阿思:嗯,真是体贴的店,那我们要如何玩?。

  林秘书:董事长,今天蛮晚了,开派对又搞得蛮累的,明早妳又要接见外国客户,那么今晚我们不要浪费时间,直接点个牛郎来幹砲吧!。

  阿思:这么直接啊!也好明天还有事,那我们是把牛郎带出场找饭店做事吗?。

  林秘书:那多发时间,这店有砲房包厢的,董事长妳是要单独一人的吗?。

  阿思:什么单独一人的?难道还有多人的吗?。

  林秘书:当然有,我如跟朋友两人一起来,都会用多人的,并且会多叫一个牛郎来玩5p大混战,那真是过癮啊!。

  阿思:想不到妳私底下玩这么疯!。

  林秘书:董事长,妳别笑我了,我是对妳忠心耿耿才会连这么私密的事都跟妳讲!。

  阿思:我知道,现在是下班时间,妳不要当我是董事长,我们好好玩吧!。

  林秘书:我还是叫妳董事长较习惯,妳要跟我一同玩多p的遊戏吗?。

  阿思心里一想,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人生地不熟的,有点怕怕,然后又从来没有玩过多p,只有在a片中看过好像蛮刺激的,于是她对林秘书说:就跟妳玩多p的,一切都由妳来安排,钱不用担心,好玩最重要!。

  林秘书一听点了下头,然后她按了下桌上的服务铃,不一会儿就来了一个英俊高壮的男人来,林秘书一见那人马上介绍说:董事长,这位是阿威,这里的红牌,阿威这位是我们公司的董事长!。

  阿威连忙掏出名片递给阿思后说:董事长?女的董事长?稀客!稀客!我叫阿威请多多指教!。

  林秘书接着说:我今天特别带我们董事长来捧你的场,你要好好招待呦!。

  阿威:当然!当然!不知两位要玩些什么花样?。

  林秘书:我们今天比较没时间,直接幹砲好了,嗯你安排刺激一点的玩法,我们要用多人的砲房!。

  阿威:没问题!我安排妳们到双情趣椅的砲房可以吗?那里有两张最新型的情趣椅,包妳们会非常舒服的享受幹砲的滋味!。

  林秘书:好就那间,那就点你再加三个来服务我们吧!。

  阿威:我!妳知我的价码的呦!。

  阿思接口说:钱不是问题,要你来你就不用怕我们会付不起钱!。

  阿威连忙说:误会!妳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来我先带妳们到砲房去!。

  阿威带阿思两人到了店对面的一栋大楼的八楼,她们进了一间标着823房的房间,阿思见那房间整个以粉红色系装潢,内有一张大圆床,一角还摆设两张情趣椅,浴室是直接在房内无隔间,有一座大型的按摩浴缸,最特殊的是一旁还有一台自动贩卖机。

  阿威指着那自动贩卖机说:妳们可以先买些道具玩玩,我去準备一下,约半个小时后过来!。

  阿思和林秘书好奇的到那自动贩卖机旁一看,那机器原本是卖一些情趣用品的,一旁还有张说明写着:本机器直接跟柜台连线,您需要任何道具,只需按下该项按钮即可,该笔金额买单时会一并计算,本机所出售之道具,为个人用品,为了公共卫生概不退换,使用完后您可带回或弃置房内,本店会代为销毁丢弃,谢谢!。

  阿思:好贴心的服务,不过我没用过这玩意,不知感觉怎样,林秘书妳用过吗?。

  林秘书:我上次跟朋友来玩,她有带一支来玩过,但她那是一般情趣商店的便宜货,用起来感觉不是很好,我只试了一下下而已!。

  阿思:那我先买一支来给妳试试,感觉不错我再来试可以吗?。

  林秘书:董事长,妳说怎样就怎样吧!。

  于是阿思跟林秘书一同挑了一支紫色电动双转轮的假,然后林秘书就自己先脱光了衣服,爬上了圆床上,阿思拿着假也要上床,林秘书连忙阻挡她后说:董事长,妳先脱衣服再上床吧!。

  阿思:脱衣服,嗯,有点害羞啊!。

  林秘书:我们都是女人,等一下又要一起跟牛郎幹砲,妳有什么好害羞的,来我帮妳脱好了!。

  林秘书下床来帮阿思脱衣服,当她脱下阿思身上的香奈儿紫色小礼服后,她看到阿思里面穿的是法国名牌的黑色蕾丝内衣裤,她不禁边脱边称讚的说:董事长,好漂亮的内衣裤啊!。

  阿思:没什么!我都穿这厂牌的内衣,还好一套只要2、3万而已呀!。

  林秘书心想:2、3万?都快我一个月的薪水了!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林秘书帮阿思脱光衣服后,她牵着阿思一起上了圆床,她拿了个枕头垫在自己的臀部,然后双腿开开的对阿思说:董事长,妳可以拿那假来玩我了,不过请轻一点呦!。

  阿思看到平常在公司一派正经的林秘书,现在却是全身双腿开开的在她面前,她还一时真的有点不敢相信,她看到林秘书那黑色浓密的阴毛中,那女人最私秘的正微微张开的呈献在她眼前,而林秘书的双手这时也伸过来抚挖着,啊!这是阿思第一次亲眼目睹女人在自慰,让她看得目瞪口呆了。

  林秘书一看到阿思一脸疑惑的样子,她挖穴自慰的手就越挖越快,她边挖还边把穴撑开,故意让阿思看得清楚穴内的模样,然后她娇喘的说:啊!啊!董事长,我在等妳啊!等妳来插我的小啊!唉!唉!快!快来插我吧!快啊!。

  阿思听到林秘书那淫荡的呼唤,她伸出手抚摸了林秘书的一下,那种湿热柔软的触感,让她是又熟悉又陌生,虽然她常在夜深人静的夜晚,自己抚摸着自己的,但摸别人的这却是第一次,让她不由得停下手了。

  林秘书看到阿思停手就一把抓住阿司的手,猛往自己的摸去,她用力挺起了臀部,用磨擦着阿思的手,让阿思的手上沾染了她的,阿思回过神来,拿起了假就轻轻的插入林秘书的内,啊!轻点!轻点!啊!阿!林秘书呻吟的叫着。

  阿思的手慢慢的加快插弄的速度,林秘书的臀配合着阿思的插弄也慢慢的越摇越激烈,阿思把假的开关开到最大,插穴的力量也越来越用力,只见林秘书的被假插得是一翻一掀的,那穴内涌出的,更是弄湿的一大片床单,只见林秘书双手紧握着阿思插穴的手,拼命的帮忙着假,她的臀部拼命的上下扭送着,啊!啊!好爽!好爽!用力!用力!唉!唉!快用力!我!我快出来了!啊!快用力阿!就在林秘书的一阵淫叫后,见她身子一挺,双手握住阿思的手不动,颤抖了一下后,一阵热热的阴精就喷洒在阿思的手上了。

  阿思看到林秘书双颊通红的摊在床上喘息着,她连忙拔出了假,波一声林秘书的又随着假的拔出,冒出了一滩的来,她臀部下的床单整片湿透了。

  阿思看着林秘书问:妳现在就出来了,那等一下牛郎来了妳怎么办?。

  林秘书疑惑的看着阿思说:董事长,妳难道不知道我们女人一下出来个两、三次是蛮正常的吗?。

  阿思摇摇头说:我不知道,我也只有在新婚那几天好像有过,再来都是我刚有点感觉他就泄了,我真不知连续是什么滋味啊!。

  林秘书一听阿思哀怨的说着,马上起身拉着阿思到自动贩卖机处又挑了一支黑色粗大的假,她又另选了一条有九个钢珠的鍊子,她把阿思推坐在情趣椅上,拉开阿思的双脚绑在腿架上,然后她绑好阿思的身体和手,调高阿思臀部下的椅垫,让阿思的整个暴露出来。

  她轻轻的抚摸着阿思的,发现阿思全身僵硬的起鸡皮疙瘩,她知道阿思太紧张了,于是她头一伸舌一吐的吸吻进阿思的,阿思全身一颤的抖了一下,她感到林秘书灵活温湿的舌头在她的穴内翻搅着,那软软的双唇轻轻的吸咬着那柔嫩的阴核,阿思不禁也叫出声来了。

  啊!啊!不要!不要!啊!那里不能吸啊!啊!轻!轻点!啊!啊!阿思迷幻的呻吟着。

  林秘书在吸吻了一段时间后,见阿思的已经的了,就起身拿起那假就噗一声的插入阿思的中,阿思啊了一声的挺高了臀部,那假就在林秘书的插入和阿思的挺臀中,齐根的没入阿思的内,阿思被这突如其来的刺激,弄得满脸泛红整个身体都挺起来了。

  林秘书顺势用力着假,阿思被插的是全身乱颤直流,就在插弄了一段时间后,林秘书拿出了九颗钢珠的鍊子,她放开了阿思的双手让她自己拿假插穴,而她把那钢珠一颗一颗的网阿思的屁眼赛了进去,阿思扭了一下屁股喊声痛就随林秘书把钢珠赛进自己的屁眼内了。

  林秘书把九颗钢珠都赛到阿思的屁眼后,她慢慢的一颗一颗的拉出来,她每拉出一颗钢珠阿思就唉叫一声,当九颗钢珠都拉出后她又重新的把钢珠赛进阿思的屁眼内,阿思就在林秘书的反覆赛拉钢珠下唉叫连连,而阿思自己插穴的动作也越插越激烈了。

  这时房门忽然打开了,阿威带了三个健壮的牛郎进来,他们看到房内的两个女人,全身已脱个精光,一个还被绑在情趣椅上用假插着穴,于是阿威等人迅速脱光了衣服,阿威伸手把阿思穴内的假和屁眼内的钢珠鍊子拔出,他和另一名牛郎伸出舌头舔弄着阿思的身体,他吸吻着阿思的,而另一名牛郎就吸吮着阿思丰满的,阿思被吸得是浑身乱颤淫笑连连。

  另两名牛郎也一样的把林秘书绑在情趣椅上,一样的吸吻着她的全身,牛郎们边吸边自己用手把弄硬,阿威一硬后就马上插进阿思的中,他整个身体就趴压在阿思身上,腰部拼命的上下摆动着插着阿思的穴,另一名牛郎就在旁边帮忙推送着阿威的腰,让阿威插穴的动作更重更猛了。

  林秘书这边也是一样的插穴方式,林秘书边被插边喘着说:阿威,换手,你过来幹我吧!。

  而被阿威幹得淫喘连连的阿思也说:去吧,我秘书很想被你幹!。

  这时阿威却说:对不起,我们店里规定,为了客人的卫生健康,禁止混插客人的穴,请见谅!。

  两个女人一听,原本高炙的淫火当场熄了一半,就在牛郎们拼命轮流的幹完穴后,两人草草的买单出了店,林秘书伸手叫了一辆计程车两人坐了上去,告知司机要到那后阿思对林秘书说:真扫兴!那些牛郎那么多规矩,后面花钱请他们来幹砲,都还不如前面我们自己玩的刺激,这家店以后不来了!。

  林秘书:唉!真的是蛮扫兴的,下次我再找找有什么刺激的店吧!。

  这时开车的司机忽然开口说:两位客人刚刚到牛郎店玩得不过癮是吧!难怪嘛!那些小白脸只会耍嘴皮骗骗女生,要想真枪实弹的刺激,他们那成啊!只是白花钱的囉!。

  林秘书:喂!你怎么可以偷听客人谈话啊!。

  阿思兴致勃勃的被浇熄正觉得扫兴时,一听到司机和林秘书的谈话连忙接口说:没关係,是我们自己讲太大声了,那司机大哥,你知道那里有刺激吗?。

  司机:哈哈,客人妳今晚还没尽兴啊,要刺激幹嘛花大钱找那些中看不中用的牛郎,找我们司机们幹得妳过癮,妳再赏些小费即可,如不过癮车钱不收送妳们回家!。

  林秘书:什么?给你们幹!那多不安全啊!。

  司机:不安全?妳是人我们也是人啊!大家的命都一样值钱,更何况我们只找自己喜欢的女人幹砲,那像那些牛郎给钱就幹,到底是谁比较危险啊!。

  阿思:司机大哥你别生气,对了如何称呼啊?有什么刺激?。

  司机:这位客人,妳这样就对了,不要乱看不起人,我叫阿全啦!要玩旁边这位小姐肯吗?。

  阿思看了一下林秘书,见她摇了摇头,可是阿尘封已久的慾火才刚被燃起,她不想今夜这样就算了,于是她对着林秘书说:那我先送妳回去,我再跟阿全去玩吧!。

  林秘书忙说:董事长,这样不好吧,如果妳出事了怎么办?。

  阿全:说什么出事怎么办,我从不做犯法的事,妳可以记下我的车号跟登记证的号码不就得了!。

  阿思:好了!别再多说了,我就这样决定了!。

  林秘书看到自己劝阻无效,也只好在被送到家门口后,目送着阿思被陌生的计程车司机阿全载走,她不知道阿思会被如何的玩弄,但她是真的担心阿思的安全,她对唤醒阿思心中的慾火感到有点后悔了。

  阿全问:这位客人如何称呼啊?妳今晚要怎样玩?

  阿思:你叫我阿思就可以了,怎样玩?听听你的安排看看囉!。

  阿全:嗯!妳刚刚才玩过牛郎,那今天先让妳吃一点点甜点好了!。

  阿思:什么甜点?

  阿全:看妳穿的这么高贵,一定不曾在杂乱的地方幹过砲,我带妳到一处刺激的地方幹砲吧!。

  阿思:什么刺激的地方?你一个人能满足我吗?。

  阿全:哈!客人妳吃重咸呦!平常我一个人可能无法满足妳,但今晚妳已先玩过了,我一人应该没问题,地方到了就知道囉!。

  阿全静静的开着车子,阿思默默想着,等一下要跟这才认识的计程车司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幹砲,她从后面看着阿全,发现他的体格十分强壮,隐约的看到他胯下那拢起的粗大,阿思感到自己的又慢慢的湿了。

  阿全在一个漆黑的公园前停车,他牵着阿思进入了公园,阿思发现那公园的路灯几乎都坏了,整个公园漆黑一片,但是她发现公园内有不少的遊民,那些遊民用着不友善的眼神看着阿思,让阿思心中冒起一阵寒意,她赶紧紧抓着阿全的手臂慢慢的跟着阿全走进公园深处。

  阿全带阿思来到公园深处的一个凉亭,里面本来有几个遊民一看到阿全都纷纷的走了开去,阿全看着阿思说:嗯!妳叫阿思?别怕,在这公园我最大,跟我一起他们不敢对妳怎样的,妳真的要玩,不会后悔?。

  阿思本来看到那些遊民有点害怕有点后悔,但听阿全一说她反而感到一种莫名的刺激,她于是对阿全说:不后悔!要怎么玩?。

  阿全:就在这凉亭玩,妳有在户外玩过吗?有在这么多人的窥视下玩过吗?更何况又是一群骯脏潦倒的遊民窥视下玩过吗?妳说刺不刺激?。

  阿思听了全身亢奋的说:刺激!刺激!好刺激!快来吧!。

  阿全一听指着凉亭内的石桌说:那妳站上去,慢慢的把自己的衣服脱光,并扒开给我瞧瞧!。

  阿思依言站上石桌,然后慢慢的脱下了她那紫色的香奈儿的小礼服,再慢慢的把那套黑色的法国名牌蕾丝内衣脱下,她用双手拉开自己的,让自己的暴露在阿全和躲在一旁黑暗中的遊民面前。

  阿全走了过去,手指一伸就插进阿思的中,他毫不怜香惜玉的用力的挖弄着,阿思被他挖得双腿发软,跪蹲在石桌上了,阿全拉着阿思到凉亭柱边,要阿思双手撑着亭柱屁股抬高,他一掏就幹进了阿思的内了,阿思被阿全突如其来的猛烈幹穴幹得整个人都趴在亭柱上,阿全把阿思拉好让她双手撑柱的猛烈幹着她,啊!啊!轻点!轻点!啊!啊!用力!用力!啊!啊!啊……!阿思被幹得淫叫到最后,只剩微弱的喘息声了。

  阿全用力拉退阿思,阿思一时双手扶不到亭柱只好双手撑地的勉强站着,阿全这时边幹边推边走的把阿思幹推到凉亭外,阿思两腿一软的蹲了下去,阿全配合着阿思蹲下的动作,没让离开的蹲下身体,他变用狗爬式的幹法幹着阿思。

  阿全一样边幹着阿思边要阿思往前爬,阿思身上驼着阿全身体,插着阿全猛烈插弄的,她就这样一边淫喘一边爬行的绕着那凉亭,没多久阿思撑不下去了,一头趴倒在地上,阿全就整个人压在阿思身上,一样的猛烈幹着阿思,阿思身体趴在冰冷的地上,她那白晢丰满的,在阿全背后的幹穴下在地上磨来磨去,那对白皙的被地上的污垢磨的是又红又黑了,这时阿思身体一阵颤抖,一阵紧缩的射出了一股热热的阴精来。

  阿全见状一把抽出,只听波一声阿思内的何阴精喷流了出来,染湿了公园脏乱的地上,阿全拉起了阿思要她躺回石桌上,阿全跟着上了石桌,双手拉起阿思的双腿架在肩上,他猛力一压的又在石桌上幹起了阿思,阿思被阿全压的双脚都快到头上的弯曲着身体,而阿全的是越幹越深的插弄着,到最后阿全的几乎每插一次都刺中阿思中的花心,让阿思全身一直扭抖的又连续出来了两次。

  阿全看到阿思渐渐的没有反应了,他停下了幹穴的动作,摇了摇阿思,阿思无神的动了一下身体,阿全把阿思抱在怀里,拍拍阿思的背,阿思终于回过魂来看着阿全,阿全对阿思说:什么嘛!说什么要玩刺激的,一下就被幹昏了,这不是在妳刺激,而是我怕把妳幹死了的刺激吧!。

  阿思微弱的回答:自从我老公被阉了之后,三年多了我都不曾幹过砲,今晚先被牛郎幹过,又被你如此的操弄,难怪我会撑不住的,下次!下次我一定跟你幹到底的!。

  阿全:什么?妳有老公?那没有下次了!我不是说过我不做犯法的事吗?一个女人有老公还到外面乱玩,当心被老公抓姦啊!。

  阿思一听连忙回说:不会的,我老公因为被二奶阉了无法人道,今天我出来玩都是他同意的!。

  阿全:我不相信有做老公的肯让自己的老婆出来给人玩?我不相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