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术台上娇俏的少妇(1/2)

加入书签

  -----妳到底哪儿不舒服?这是廖医生第二次问她了。

  面前坐着的是一位二、三十岁的娇俏少妇,病历上填的名字叫耿丽蓉,27岁。

  她的神态显得极不自然,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披肩的长髮遮住半边低垂的脸蛋,合体的深灰色套裙,衬得她曲线毕露:两团乳肉胀仆仆地耸在胸前,纤腰盈盈一握,肥硕的臀部,将裙子撑得密密实实。

  凭多年的经验,他知道这类女人的性慾,一定极为旺盛。

  她的坐姿也很奇怪,只将半个屁股沾着一点椅子边,穿着肉色长筒丝袜的两条,不像一般女人那样紧并着,而是略向外张开,且不时难耐地轻轻扭动髖部。

  我~~我不小心,把一件东西弄到里面去了,请你一定要帮我弄出来。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满脸红晕的少妇,终于细声细气地开口了。

  好吧!请脱掉衣服,躺到手术台上,我先得检查、检查。医生的口气很和蔼。说完,他戴上了口罩和手套,走进后面的手术室。

  少妇扭腰摆臀地随他进去后,忸怩着半天不愿脱衣服。廖医生很理解她的心情;毕竟要一位年轻的女人,在一个陌生的男人面前露出羞处,是很难为情的啊,虽然他是个大夫。

  妳不脱衣服,我怎么给妳检查呢?他耐心地劝导她。

  也许是病痛战胜了羞怯,少妇抬头看了看大夫和气的脸庞开始脱了。她慢慢拉下臀后的裙链,弯腰褪下短裙,然后轻抬,拉出裙子放到一边。

  太美了!见惯了女人脱衣解带的廖医生,也不禁有些气促的想着。

  只见她两条丰腴的大腿,被肉色丝袜紧紧地套到腿根,袜口的鬆紧带直陷进肉里。紫色暗花的丁字形三角裤,竟然是半透明的!依稀可见黝黑浓密的阴毛,东倒西歪地贴在白皙的小肚子上。大异常肥厚,赤条条地鼓出褻裤外边,上面还长满了的绒毛。窄窄的三角裤,只能勉强盖住湿漉漉的逼缝,一滩刺眼的水痕,赫然映在逼孔的四周,在逼孔的部位处,隆起一团圆形的物事。

  可能那里就是病源了。廖医生暗暗吞了一口口水。

  少妇可能也意识到,自己的私处不够雅观,羞不可抑地伸手摀住阴门。经验丰富的廖医生,并不急着催她脱掉内裤,只是用很职业的眼光,善意地望着她。少妇似乎得到了鼓励,她缓缓转过身去,撅起肥白的屁股,剥下那条羞人答答的内裤。

  啊,好紧啦!他飞快地瞄了一眼妇人的臀缝。

  少妇的屁眼,被两瓣厚厚的臀肉,夹得几乎看不见,白花花的大肥屁股和腿根的交会处,出现了两道深深的肉摺。只见她用那条湿濡的内裤,好像是很不经意地抹了抹逼缝,然后揉成一团,塞到裙子里面。

  请躺到手术台上去。廖医生的嗓音有点嘶哑了,他也急于想搞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在少妇的下身捣乱。

  妇人脱下黑色的高跟鞋,捂着私处,小心翼翼地躺到手术台上。

  妇科的手术台,其实就是一个躺椅下面,加了两个搁脚的架子,旁边竖着一盏明亮的聚光灯。少妇躺在椅子上,死死地捂着下身,怎么也不肯去打开大腿。

  廖医生在她腹部的位置,拉过一幕白布帘,打开聚光灯,对準她的神秘三角洲。

  妳放鬆一点!张开双腿,搁到架子上。他轻轻地对羞涩的少妇说道。

  少妇的两条,慢慢扬起来,搁到架子上,手也缩进帘后去了。红黑相间的阴门,纤毫毕现地暴露在明晃晃的聚光灯下……

  行医20多年了,他还是头一回碰到这么古怪的病例。女人喜欢往和肛门里,插入异物以求刺激,本不值得大惊小怪。技艺不凡的廖医生,也曾从形形色色的女人体内,取出过诸如电池、口红、钢笔帽之类的物件。最困难的一次,还从一位40来岁的妇人的逼洞里,拔出过半截断裂的萝蔔……

  但这位女患者的症状显然要严重得多:一枝硕大的电动按摩棒,深深地插进逼洞里,腔口的嫩肉紧裹棒根,四周不漏半点缝隙,只剩下寸许的棒尾在洞外;大发育得异常肥厚,暗红色的唇瓣已充血肿胀,略向两侧翻出;肉沟里充满乳白色分泌物,阴蒂海绵体肥大,有明显的勃起迹象;阴毛乌黑浓密略有点捲曲,呈倒三角形分佈于上;腹部光滑细腻稍有隆起,无妊娠纹。

  每隔一段时间,女体会不由自主地夹住按摩棒抽搐,同时,逼孔分泌出更多的浆状物,肥厚的臀部轻轻款摆,漾起一的肉浪。虽然隔了一层薄薄的肉色长筒丝袜,也能看见她腿部的肌肉绷得紧紧的,两隻小脚也在尼龙丝袜里难耐地扭动……

  这些症状正是妇人发情的前兆!廖医生顿觉一股热流直衝丹田,阳物顶得裤子撑起了帐篷,他不自觉地偷偷拉开裤链,拔出怒耸的套弄起来。

  请妳把下身放鬆些!他按捺着激动的心情,尽量平静地对少妇说。

  廖医生将手伸向她的蜜壶,翻开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