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攻掠家(1/2)

加入书签

  第一章初嚐禁果

  清晨的风果然很舒服,给人微微的安抚,然而,独自背着背包向着学校走去的我,心里还是不免有些难过。师父给我一份特别的爱,是他让我有了勇气,有了信心,让我有了朋友,让我有了催眠的神奇能力。面对着眼前温柔的阳光,??也只好祈祷未来好运。

  文杰等会儿。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闯入了我的耳朵。回头一望,原来是我最好的朋友其中一个--吴旭。见到他的身材的人就会知道这个人不简单,180㎝多的身高,强壮的肌肉,古铜色的皮肤,原因是年纪与我们相仿的他,已是青少年60公斤级的散打冠军了。性格开朗刚强型的那种,平时爱吹吹牛,出风头,可经常又被我揭穿。每当这时,他都会糗我一句:催眠师真卑鄙。

  我见他慢跑式的急走过来,脸上还挂着点笑容,猜想他一定又有什么好事,便问道:小子,又有什么好事啊

  他果然又用那句糗了我一遍由于除了他和另一个好朋友知道我会催眠术之外,没有其他的人知道了,所以只有在没有人的时候他才会大声糗我。看了看他神神秘秘的样子,我又追问了一句,他才说:你知不知道,我们班来的语文代课老师是个大美女啊

  我看他表情激动的样子,装做不以为然的说:那又怎么样啊

  怎么样他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回答道:她可是刚刚从师範学院毕业的。身材和长相就不用说了,而且听说,她温柔的很哦更重要的是,她大概只比我们大两三岁。

  不是吧我横了他一眼说:你不是想打她注意吧

  这次他没有糗我,反而笑了笑,拍拍我说:真是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文杰也。

  看着他那副色相,我也只好默认了。

  由于路上耽搁了些时间,到学校时已经迟到了。我们两人踩着铃声衝到教师门口。的确,那个代课老师是个大美女啊这时她正在那里做自我介绍。看到我们急忙的进来,用她那温柔的声音让我们进去,这下让我们更是兴奋,要是原来那隻老狐狸,早就被骂得不成人型了。

  坐回到座位的我开始打量起这个美女老师来。由刚才她的自我介绍,知道她叫王萍。虽说是个十分普通的名字,但看到她那火辣的身材,和那天使的面孔,真的是蠢蠢欲动的。

  今天她穿的是一件白色的连衣裙,虽然有些飘,但还是掩盖不住她那完美的曲线。

  出神的看了她一会后,我想看看班上会有什么举动。男生就不用说了,各个都显得比我们还兴奋,而女生也在那里切切私语,好像又在和谁比什么来着,女人都是这么八卦的。

  可却有个人若无其事般趴在檯子上,他就是我的另一个好友--王城隆。他算的上是个大帅哥,整个人都有股书卷气,和我们年纪相仿的他,已是个音乐高手,居然会十多种乐器,这也使她成了女生的众矢之的,要是我们三个兄弟一起出去的话,恐怕回头率最少有百分之九十多啊

  看他那懒洋洋的样子,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待到下课的铃声响了,大家似乎还没有看够的样子目送着美女老师出去,接着便是一片嘈杂的议论声。我也没管这么多,来到阿隆王城隆在我们之间的称呼那里。

  小子,谁在这里幹什么啊大美女都不看了啊我调侃道。

  只见他慢慢的抬起头,似乎有些睏倦的眼睛望了是我,才用他那特别的声音对我说:哪里,有点累了啊

  这时吴旭也走了过来,一脸笑容的对我们说:怎么样说的没错吧果然是个大美女吧

  是没错,但现在阿隆的问题更严重。我笑骂道。

  他看了看又趴在檯子上的王城隆,不解的问道:喂阿隆怎么了啊

  我怎么知道,你问他啊

  只听王城隆开口说道:没什么啊

  我和吴旭交换了一下眼色,这时吴旭才一脸抱歉的悄悄对我说道:哦对了,好像是他家小舅妈老是嫌他练琴吵,他老爹又出差了,而他和他妈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大概明白了,于是接着问王城隆:不是吧。没什么事,你这个大才子会死猪一样躺在这里

  说完了没有啊

  哎算了,知道你不会讲了。后天,星期六下午我和阿旭去你家可以吧

  我们都知道了,看我们的好戏吧

  于是他抬起头,望瞭望我们,露出神秘的微笑,好像正等着我这句话。

  那天由于美女老师的到来,而使大家十分兴奋。吴旭还拉着王城隆去借问问题的机会,跟王萍来了个近距离接触要知道吴旭这臭小子从来没有主动去问过问题,之后还在我面前夸她的体香,身材之类的。

  或许是因为被大家带着兴奋了,回到家里不觉的有些睏,又见母亲还没有回来,便懒的去幹什么事情了,一头栽到沙发上就睡着了。

  刚睡了一会,就听到门铃响了几下,本以为是母亲回来了,也就只穿了条内裤跑去开门,没想到按门铃的居然是住在我家对门的一个叫姐姐的美女。她叫陈丽,我平时都叫她丽姐。由于是来我们这里读大学的,所以租了这间我们这里较小的一个人住。或许是由于从小没太注意皮肤的保养,皮肤稍带些古铜色外,其他方面都没的说,对于她的美丽我早有青睞。

  由于睡的迷糊,所以就没注意太多,看见是她,于是问道:丽姐,有什么事情啊

  她看见我穿的只有一条内裤,所以脸上有些红的回答道:没什么,只是我那里的水龙头坏了,想请你。

  哦我点头答道:你在这等等,我去拿工具。

  醒来还有些迷糊,我拿了工具,也没再穿上衣服,便到她家去了,瞭解了一下情况,便开始动手了。她一直站在我边上看着,而我却边想着边琢磨着她看着我穿成这样的时的表情。

  两三下工夫解决了问题之后,身上身上冒出了汗。

  酒神(阴阳冕)

  4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