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人谷记(1/2)

加入书签

  话说江小鱼在恶人穀渐渐长大,不知不觉过了十几年。小鱼儿已出落得丰神俊逸,一表人材。虽然只有十六岁,走在街上却似玉树临风,时常引得淑女艳姬暗中喝采,大抛媚眼不止,就连迷死人不赔命的萧咪咪,也常常向他频送秋波。

  一天夜晚,小鱼儿练完功,正想就寝,萧咪咪兴冲冲跑进他的卧室,笑嘻嘻欲言又止,弄得小鱼儿莫名其妙。

  萧姑姑,幹什么那么高兴

  萧咪咪瞇着水汪汪的媚眼,神秘地问道:小鱼儿,你要不要看戏来,到我的房里去她不容分说,拉着小鱼儿的手就向外走。

  萧咪咪的卧室是在东院的一个小房间,靠后墙摆放着一张单人床和一个小衣橱,窗边有个梳妆台,房内非常洁净雅緻,隔壁是不男不女屠娇娇的房间,中间用木板隔开。那屠娇娇虽已三十几岁,但长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飘一转的能够勾人魂魄,樱唇再生着一粒美人痣,一身细皮白肉走路时乱抖,看到男人眼花撩乱。虽说这两年胖了点,可那肉乳臀浪却更加地肥美诱人。

  萧咪咪躡手躡\脚走到门口,回头向小鱼儿使个眼色,叫他不要作声。她悄悄拉小鱼儿进了房间,轻轻爬上床铺,面贴木壁向后间里张望,原来壁上挖了两个小洞,可以从洞内看到屠娇娇卧室的一切。

  小鱼儿,你站着从上面的小洞向里看。萧咪咪在小鱼儿耳边轻声说,然后,她跪爬在床上,用下面的小洞看,而小鱼儿正好站在她的身后。

  两人头抵着小洞一看,哟屠娇娇此时晚妆初解,穿着一袭轻薄的罗衣,把一身肥嫩的白肉裹得凹凸分明,将成熟女人的玉体显露出来。在她床上却躺着一个小鱼儿早已熟悉得不得了的中年胖男子,正是笑里藏刀哈哈儿,他赤条条地躺在床上,胯下一根四寸多长的正硬得高翘着,虽然比起小鱼儿的七寸长大稍微小了点,可是乍看之下还差强人意。只见他两眼色迷迷地正盯着屠娇娇惹火的,直看得屠娇娇心满意足,似找到一个懂得欣赏她的男人般,淫荡地娇笑着。

  死鬼,还不快帮我脱掉内衣屠娇娇走近床边,转身脱去罗衫,只剩下一条束胸,将两隻肥大的肉乳压得呼之欲出,她背对哈哈儿,款扭纤腰,撒娇地说道。

  哈哈儿忙笑嘻嘻地伸手,找到束胸下端的繫带,向后一拉,那要命的束胸就被拉了下来。然后,屠娇娇又转身面对着床上的哈哈儿,两隻又肥又大饱满的正左右乱晃,一对圆翘翘色泽微黑的大奶头耸立起来,看得哈哈儿忙伸手,满满的大手一握,居然还握不住。

  哇你这对肉乳,真肥美得惊人哈哈儿不禁叫喊出声。

  屠娇娇忙小手一伸掩住他的嘴,白了他一眼:死鬼你小声点,别让隔壁的萧咪咪听见了。

  哈哈儿一听后,便点点头,色淫淫地上下其手,在屠娇娇的房上一阵揉搓。屠娇娇倒是非常沈着,她慢慢褪去下裤,露出迷人的下体。

  小鱼儿从没想到屠姑姑还有一身迷人的本钱,只见她雪白肥嫩的肌肤,像柔软得出水,纤细的蛇腰下,却是圆鼓鼓白胖胖的大屁股,两条白皙稍胖的大腿根上,有一大束乌黑的阴毛,高高地隆起,阴毛就在凸起的肉丘上,长得又黑又多,长遍了小腹和大腿两侧,难怪屠娇娇的性慾奇大,喜欢偷汉子。

  来宝贝,快上床来,哥的已忍不住了。哈哈儿似乎耐不住屠娇娇那肉感的诱惑,已在大呼小叫了。

  屠娇娇淫笑地白他一眼,轻叫一声死鬼,然后,自己却也春心荡漾地像发了情的母狗,急忙爬上床。

  一上床,屠娇娇面对着那根硬涨的,脸上春情洋溢,似有说不出的喜爱和兴奋。她玉手伸出,盈盈握住那根大,便来个狠劲的套动,弄得哈哈儿神经一紧,似舒服又痛苦地叫声:宝贝快别套了,时间不多,你就快些让大爷舒服。

  屠娇娇又套动了一会儿,才放开那根,起身娇笑道:我就喜欢男人的,越粗越大越好。说完之后,屠娇娇就扭动像水蛇般的纤腰,爬到哈哈儿的身上。她将两条大腿分开,跨坐在他的小腹上,大屁股往后高高翘起,右手扶着,将对準穴口,用力往下一坐,只见滋一声就被吞了进去。接着,屠娇娇嘴里便出声,媚眼如丝,骚媚浪荡地臀部猛摇,一下接一下,套得又快又猛,那根便被幹得进进出出。

  啊死鬼你也道:小鱼儿,别揉了人家好痒,好难过

  这给了小鱼儿莫大的鼓励,本来就的又跳了跳,暴涨得更粗、更壮。小鱼儿伏在她迷人的背部,她用小手抓住小鱼儿的,移到自己的桃源洞口,小鱼儿屁股一耸,大滋的一声插入了她的。萧咪咪轻轻啊

  一声,玉臂紧紧搂住小鱼儿的脖颈,纤腰猛扭狂摆,雪白嫩软  的屁股,极力地向上挺动,抛臀送地迎合着小鱼儿大的衝击,啪啪的肉击声连连迴响。

  小鱼儿得无比,沈醉在萧咪咪幽香的少妇上,他屁股前后左右地抽送,两手在她光滑晶莹的肌肤上抚摸,揉着她的,摸着她的大腿,抓着她的屁股,恣意的享受令他魂飘魄散,无比的舒爽。

  唔哼唔喔一阵缓抽急插,小鱼儿打了一个寒噤,一股热烫的阳精喷射到她的子宫深处。而萧咪咪的阴精,在无声的交合中,不知已泄过多少次,她紧紧搂住小鱼儿,看小鱼儿在她怀里一抖一抖的,精液还在不停地射着。

  她从枕头下拿出丝巾,轻轻擦拭小鱼儿已经软垂的,然后擦拭她自己红红的阴缝,嘴边带着满足的娇笑。

  两人闭上眼睛,不再看隔壁的春宫,相拥着甜甜入睡。

  第二回薄嗔未止投怀送抱娇嗲不已颠鸞倒凤话说小鱼儿和萧咪咪不知酣睡了多长时间,屠娇娇突然出现在萧咪咪的香闺里,站在他们床边。看见两人的交颈,她不知是妒忌还是羡慕,两眼充满了慾火,呆呆站在那里。

  萧咪咪快起来突然她轻呼一声,小鱼儿和萧咪咪都被惊醒过来,看到是屠娇娇正望着他们。

  她披一件粉红色略带透明的薄纱,里面别无他物,由于没有肚兜拘束,所以两颗向上微翘、略带粉红的,结结实实地把薄纱5200

  的剧烈地收缩起来。小鱼儿的火热被夹得又酥又爽,它一抖一抖地,兴奋得不住跳动,充血得厉害,像要爆开似的。

  屠娇娇双手握住小鱼儿曲跪的大腿,屁股:傻瓜,还愣着幹什么

  他像接到了命令,猛一紮头,一隻手托着,嘴巴一下叼着这只红嫩的,拚命地吸吮着,另一隻手在另一隻肥满的上揉弄起来。

  萧咪咪本能地挣紮了几下,好像撒娇的孩儿偎在母亲怀里,紧紧地贴着他,两隻玉手在他的头髮上,胡乱地抓弄着。

  一阵强烈的刺激,震撼着她整个身心,春潮氾滥了,拍打着她的神经,撩拨着她成熟而极富性感的部位,使她下身一片潮湿。

  她挥动着藕臂,两隻小手颤颤巍巍地不知在摸索什么,从他的颈部向下滑,扫过他的胸部、腹部,接着又向他的双腿之间伸去,但是,太遗憾了,她的玉臂不够长,伸不到他神秘的禁区。

  一阵焦躁的情绪、佔有的慾望和淫荡的渴求,刺激着她把纤掌迅速伸向自己的腹部,去解那深紫色的丝绸腰带。她终于解开了自己的腰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