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美女(1/2)

加入书签

  大唐贞观元年,李世民在寇仲、徐子陵、拓锋寒、侯希白等人的帮助下,于玄武门发动突袭,消灭了阴谋反叛的李建成和李元吉。同时也将江湖上最大的威胁阴葵派瓦解。起义成功后徐子陵等人功成身退,带着自己心爱的伴侣过起了悠哉的隐居生活。李世民也登基作了皇帝,天下似乎平定了。然而

  深夜,在长安城外一处僻静的树林中,两个女子正在激烈的交战着。二女都是身穿一套白衣,其中看上去大约20岁左右的女子赤着双足并没有穿鞋,手中一对短剑上下翻飞,以自身为轴旋转,发出汪汪蓝芒,带着”兹兹”声化破虚空,挑向对面看上去只有十一、二岁大的女孩,同时说道:“太师伯,你还是放弃吧。我们已经不可能在胜过慈航静斋了,您还是放弃吧。婠儿也发了毒誓,退隐山林,不可能帮您了。”

  女孩笑道:“那是你和你师傅无能。只要我赤月出手,决不可能失败。”只听“秫”地一声响,赤月手中的长剑荡漾着激扬的剑气似缓似快地向婠婠刺去。这一剑剑式平凡。身在局中的婠婠却是另一种感受。长剑一寸寸地接近,气势越来越强。

  婠婠感觉到只要自己一退让,后面需要迎接的必然是排山倒海的攻势,于是欺身向前,两条天魔飘带突然射出,拂向剑尖。接着借一拂之力向后飘退,避过了强劲的剑势。赤月的剑被若有若无的天魔劲荡了开去。不等婠婠定住,携着一剑之威的赤月又剑前人后地向这阴癸派最超卓的当代传人攻去。这一剑尤胜第一剑,剑未至,剑气已将婠婠笼罩其中。仅就劲力而言,这一剑已经超越了宋缺或宁道奇。

  而婠婠也展现了她超凡的实力。只见她玉足轻点,整个人飘然退后,然后借着与树木相撞的反弹之力,箭矢般地迎向婠婠。乌黑的头髮有如毒蛇般,四向飘扬,犹如魔女下凡,无比诡异。四周一点风也没有,令人窒息。天魔飘带射出,点中长剑。两种劲气想撞,给人一种奇异的感觉。赤月俏脸微红,长剑疾挥,发出道道剑气,乘着婠婠劲力被阻的当儿,罗袖挥出,一道黑影向着婠婠急速射去。婠婠以为赤月扔出的只是一件暗器,不以为意,腾身而起,半空之中,手腕微抖,天魔双刃幻化出千百道幻光,刺向赤月。

  不料那黑影似有灵性一般,空中变幻,急转掉头,仍闪电般向婠婠扑去。婠婠促不及防,被黑影钻入裙下。只听“滋”的一声,婠婠感到一根棒状物穿破自  己的裘裤,深深的插入自己的当中,更夺走了自己的处女之身。

  “啊痛啊不要”破身的疼痛让婠婠尖叫了一声,顿时气力全消,从空中跌落下来。

  就只这一眨眼的工夫婠婠就疼得全身脱力,些许的动作都使得她浑身轻颤,整个人鬆软无力的趴在地上,此刻她只是希望这是一场噩梦,期望这梦能早点结束,这时赤月走到她的身边,先制住她全身的功力,然后撩起她的裙子,脱掉她的裘裤,紧紧盯着婠婠的说道:“哇你的真是紧的很,把我的宝贝好紧啊”

  婠婠又羞又愧又气又恼,恨不得有个地洞钻下去,想开口又疼得连话也说不出来。也就在此时,那根留在婠婠体内神奇的棒状物发作了它开始运动,似乎它也知道婠婠是绝代美女,它幹得非常出色。伸缩探底,左右摆动,甚至带起了振动。这样的刺激,是女人又怎么忍得住随着一阵令全身酥软的快感从渗透至全身,婠婠既感到兴奋又感到恐惧。这是怎么了,我,我的身体已经不听使唤了,该死”

  赤月这时说道:“原来传说中的禦女神具如意探穴棒这么厉害的呵呵,婠婠,你好好享受吧,这东西是我们圣门的宝物叫做如意探穴棒,被它盯上的女子是无论如何躲不过它的追插。一定会被它插到你的,一旦插进你的裏,它就可以判断你那裏面的深浅,而自动伸缩将填充满满,而且在你挣扎的时候,会上下左右的摆动刺激你,非常神奇。这可是我是花了极大的代价找回来,专门对付你和慈航静斋那些贱人的宝贝你身体条件那么好,应该可以对付的。呵呵”

  听到这些话,婠婠感到一股失望油然而生,加上那强烈振动的探穴棒刺激她生出的兴奋也令她丧失了鬥志,她眼睁睁地看着赤月聊起自己的裙子,一动也不敢动她知道双腿不夹住的话,蜜壶就会倾出蜜液来了。这会令她更窘迫更无地自容。这种念头令她忘记反抗,紧紧地夹着双腿。

  赤月伸出手轻佻地在婠婠嫩薄的脸上抚摸,婠婠又羞又怒道:“拿开你的脏手。”

  赤月笑道:“婠婠的粉嫩脸蛋真是吹弹得破,难得一摸啊。”玉手顺着脸庞滑到颈部,又按到挺耸的胸脯上,婠婠羞怒交加,一双脏手在自己从未被人碰过的乳峰上肆虐,想要反抗,却连一根手指都无法移动,赤月的手在婠婠柔软的上揉捏一阵,从衣襟中探入,触手摸到温暖滑润的,紧紧握住,婠婠羞愤欲绝,痛苦地闭上双眼。

  婠婠双手一分,“”一声将婠婠衣襟撕开,露出雪白的胸乳,说道:“婠婠美豔绝伦,让太师伯把你脱的光溜溜好好欣赏一下。”

  说完,将婠婠胸前衣襟彻底分开,露出坚挺的乳峰。随着赤月的动作,婠婠的衣衫被一点点脱下,呈现出无可挑剔的动人。脱掉婠婠的衣服后,赤月又从身后拿出一个包裹,先从裏面取出一卷漆黑的绳子,轻笑道:“看到了吗这可不是普通的绳子,这是圣门至宝之一的缚凤索,世上没有人能凭自身的力量挣开。”

  赤月将婠婠的双臂背到身后,让她挺起酥胸,眉目含笑道:“人家现在要把婠儿捆起来啦。”

  婠婠奋力挣扎,怎奈被探穴棒插的全身无力,无法相抗,两条匀称如玉般的手臂被拧到背后,手背相迭,牢牢捆在一起,缚凤索沿着两条手臂週边一道道密密缠绕,直到将婠婠两隻手肘绑到到一起,缚凤索在赤月的挥动下继续前行,伸到婠婠胸前,紧贴着高耸的胸脯绕了三圈,在背后将手臂与身体紧紧地固定住,再次转到胸前,在上方并排绑了三道,由于婠婠的胸是属于那种饱满而浑圆的成熟型,赤月用缚凤索在她根部各绑成一个圆圈状,只是稍微有些紧便已令美丽的胸尽现风采。

  那本来就粉嫩得好像水蜜桃的美乳,在细绳的捆缚下显得分外妖嬈淫糜。玉山上的两颗熟透的葡萄,尖耸屹立,点缀在两驮棉花肉一般的乳峰之上,更令人喉咙干涸。赤月接着取过一根缚凤索在婠婠胸部上面横过,拉到身后缠到捆绑手肘的绳索上。这样婠婠的上臂将无法移动。然后她又拿出一卷银灰绳索,在婠婠胸部之下横过,绳子两端牢固的缠绕胸部几圈后,在身后也打个死结。

  这个步骤是制止婠婠小臂的移动。银灰色绳索的收缩性很强,赤月用力又大,绳索捆在婠婠身上,已经深陷入肉可是赤月是不会可怜她的,她用另一段绳子绑在婠婠手腕上,然后向左右围着腰部捆绑,把手腕也固定在臀部这个位置上,然后将绳子两头在肚脐处打个死结。赤月又那出一段细绳在婠婠上横着压过,使得那种刺激更甚。细绳横着压在上,敏感的婠婠不由得抽动起来,嘴裏也发出哦呀的叫声。赤月不理会,把横着的细绳小心打结后,又拿起另一根,这回是竖着从上压过,绳子两端绑在捆绑胸部上下的绳索上。

  这样,婠婠的上半身就捆好了,仔细看,还真是美瞧,两肩到腋下的绳子是白色的,配合婠婠下身透明略呈白色的长裙,马上让人联想到,美女的双手如何屈辱的缚在身后;捆绑胸部上边的绳子是黑色,成十字将分割的细绳是白色,八团白嘟嘟的粉蒸肉在月下愈发凸显美乳的魅力;而捆缚胸部下边的绳索曾银灰色,让过度的淫秽增添了一点神秘;紧缚手腕于腰臀之上的白绳,则恩赐给赤月最强的信心──这美女逃不掉了,再也不会防碍我统一圣门,只能任我随意蹂躪捆绑完成后。赤月分开婠婠粉嫩的大腿,伸手抓住“如意探穴棒”,往外一拉。

  赤月感到探穴棒似乎极不情愿离开婠婠的身体,生出一股紧紧缠绕的力量牢牢地吸住婠婠的。赤月轻笑,抓住探穴棒边转边抽。这下婠婠更让难过,一双夹也不是,不夹也不是,纤细的小腰肢一阵轻扭,浑身难过地轻颤。在婠婠颤悠的娇吟声中,赤月终于将变得湿润的探穴棒抽了出来,棒上沾满婠婠的落红和,形成十分怪异的图案。随着探穴棒的抽出,一股潮热的湿气升起向上漫出来,像是刚打开的蒸笼,十分的奇特。接着,婠婠的流出大量的淫液,顺着白晰嫩滑的大腿往下流。

  “你的水好多啊”赤月调笑道。

  婠婠无力反驳,只是羞得玉脸通红。赤月拿起剩餘的绳子在婠婠的细腰上缠绕两圈。然后汇成一股向下压过丛黑色的阴毛。紧紧的勒进婠婠的肉逢裏,几乎看不见了。绳索从后股沟裏出来,在后腰处打了个结,然后分到身前把身前的绳子拉成菱形后,又回到身后交缠,再到身前,如此反复,然后拉到了颈后穿过套在颈上的绳圈拉下把双手捆紧,打结。这样双手就被高高地吊绑在身后。赤月又从包裹裏拿出了一个项圈,这项圈做得很精緻,,就像是一件饰品,唯一能区别的是,它有着一个用作系链子的铁环。婠婠将它戴在婠婠的颈上,然后又拿出一对乳夹,环状的,上面还挂个小铃鐺,赤月把铃鐺夹在妃暄的上,将环套在上然后栓紧,它就会紧密地箍住,使像是要暴出的样子,此时无论怎么拉扯,除非将拉下,否则几乎不可能将它从上分开。

  两个乳夹中间有一根细链子连着,细链子正中是一个稍大的园环,好像也是用来系链子的。接下来赤月为婠婠戴上柱形的塞口物。塞入口裏的部分像是男性的,并不长,但足可塞满婠婠的口腔,被剥夺她说话的权力。婠婠又拿出一副脚镣,脚镣是皮革的,用它系住脚腕,不会对脚腕造成伤害,但它也是用锁来锁住皮扣的,一旦锁上,除了用钥匙外,就只能用毁坏性的工具使它从腿上分离下来,比如锯子,刀具等等,只要是能割开皮革的都行。

  两腿之间被一根三十公分长的链子连着,也就是说只能用这三十公分的距离来行走,接着赤月抽出一根三尺来长的细链子,在婠婠眼前晃了晃,然后将它扣到乳夹链中间的那个圆环上。看着婠婠眼神透出的一丝丝疲惫,最后,她又像变戏法一样,从身后掏出件又长又宽的白袍,和一幅雪白面纱。将白袍披在婠婠身上,再将白袍在胸前扣上,戴上面纱,就好像和普通女子没两样。又有谁知道在白袍之下,纵横交错的像毒蛇般的绳索是那样可怕,那样紧密地束缚住婠婠的身体在白纱之下,是被口塞塞住的小嘴,想说说不出,想吐吐不出,那么残忍那么变态

  赤月看着捆成一团的婠婠,微笑着说道:“婠婠,你走前面去。不要乱动啊,不然出了意外,后果可是自负。”

  婠婠受制于人,无可奈何只好颤抖着双腿想站起来,她用膝盖直起了身子,正想用力站起来,下面突然一阵剧痛,啊,不由自主地坐了下来。婠婠骇然了:“原来这样子会那么痛啊,真该死。”原来婠婠每走一步,那深陷在阴部的绳索就会刺激她的阴部,婠婠已经有反应了,穿过她下体的绳子已经湿了。

  赤月嘻嘻一笑,“原来你不想走路呀,好吧,我就勉为其难抱你一段好了。”

  赤月把婠婠抱在怀中,

  禁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