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神捕之柔风(1/2)

加入书签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六月的苏州府绿荫垂柳,烟花飞舞,江南的女子柔情似水,俏丽多姿,吴儂软语伴着轻声浅笑,一路流泻出苏州府的水泽。

  风景如画的太湖边,遊人如织。从碧波澄清的湖泊上,那大小画舫传来悠扬的丝竹慢调,使人恍若步入仙境。可惜突如其来的一声暴喝却破坏了这绝美的情景。

  “贼子,哪里逃”

  “抓住他”从纷乱的人群中窜出一个相貌粗笨的汉子,后面跟着一大班的人正暴喝大叫。那逃窜的汉子一连撞倒了好几个人,其中包括柔弱的女人,于是便有更多的人加入了追捕的行列。

  这时汉子快要逃到湖边了,他又伸手去推在他的前面正背对着他站立的一个女人。那知他的手尚未沾到那女人的身子,便觉从那女人身上一股大力传来,将他推了个四脚朝天,躺在地上半天也起不来。后面的人一拥而上,围着眼冒金星的汉子正待给他一通狠揍,那个女人转身拦住了他们,“这事要交由官府处理,你们不可滥用私刑。”她那悦耳的声音中有种让人俯首的威严,一时将f人镇住了。

  这时出来几个捕快,首的捕头见这个女人虽然相貌普通,但凤眼中神采奕奕,浑身透出摄人的气势,不禁拱手道:“敢问姑娘是”

  那女人将玉手一扬,然后道:“你不必动问,将他送至衙门便是了”

  虽然是一闪而过,眼尖的捕头早已看清女人手中的玉佩,他不禁神色大变,马上极其恭敬地应道:“小人遵命”

  在押汉子去衙门的路上,一个捕快忍不住问道:“罗捕头,那个女人到底是什大人物”

  罗捕头低声道:“告诉你们,准把你们吓一跳。三大神捕知道吗”

  “那当然,直接受命于相爷,拥有三品官位,屡破大案的神秘人物,武功超凡,机智过人的三大神捕,天下无人不知啊难道那个女人会是”

  “不错她便是三神捕中的老大柔风。能让三神捕出动,一定是惊天大案。啊,我想起就害怕,不知道这次轮到谁倒楣了”罗捕头在那裏大发感慨。

  二天后,那汉子被一脚踢出牢门,一个捕快指着他的鼻子说道:“叶子强,以后不要再犯了,不然的话,可不是四十大板了事了”

  叶子强揉着自己的屁股,不住地点头哈腰道:“是,是。官爷的话,小的一定牢记在心,从此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一离开捕快的视线,叶子强便破口大,“他娘的,真倒楣啊,我呸”

  一连串的大骂后,他又开始今天的食宿动脑筋了。身孤儿的他从小就成了一个小贼,幹些偷鸡摸狗的勾当,叫他好好做人,那真是比登天还难。

  小贼,他却是最苯的一个,本来是和别人合夥幹的,可他老是出错,什爬墙时从墙上掉下来,挖洞时却把墙挖塌,掏包时却忍不住去摸姑娘的,反正十有会被人追捕,结果再也没有人愿意和他一起幹,他只好作个快乐的独行贼。

  不过说他笨,他还很有做贼的豪气,挑了一户大户人家下手。可现在是大白天,看看左右无人,他居然去翻人家的围墙,还真是贼胆包天。

  千辛万苦,他总算顺利进入这户人家的后园。

  可惜他找东西的水平实在太次,翻箱倒柜的声响过于巨大。

  又是经过了一番没命的逃窜后,叶子强终于摆脱了后面的人。他摸摸身上的包裹,心中暗乐,“今天的收穫真不少,够老子吃好多天了。”

  到店裏打来了酒食,叶子强快活地往城外行去,眼看快要到那个被自己据;己有的那个破庙,他却忽然停下了脚步。

  在庙前的大树上栓了几匹高头骏马,精致的马鞍脚鐙,显出马主人的身份和财富。

  叶子强从庙后面轻手轻脚地溜进去,悄悄的靠近破败的大殿,一看之下,他不禁大吃一惊。

  整个破败的大殿似乎是被龙捲风袭击过一般,连一块好的地方都找不到了,简直是一塌糊涂。在地上倒着七八个人,似乎没有一个是完好无损的,有几个更是连头都没有了。阴森幽暗的大殿裏悄然无声,看来是没有一个活人了。

  叶子强壮胆慢慢走了进去,细看之下,果然全部是死人,连地上的血也已经幹了,说明这些人死了有一段时间。

  他心中一喜,开始搜索起来,将每个尸体身上的东西一一掏出来。发死人财也是叶子强最乐意做的事,因2这是最轻鬆的活。

  把所有的尸体都搜刮干净后,叶子强站起身来,刚想离开,突然发现在墙角有块破布縵轻微动了一下,他不禁吓得面无人色,看了半天也不见动静,他又战战兢兢地过去,慢慢揭开布幔。

  “啊”叶子强大叫了一声,原来是那天的那个女人,正靠坐在墙上,闭目盘腿,脸上的气色灰败。

  似乎被他的声音惊醒,这个女人睁开眼睛,凤目中射出一道冷电,看得叶子强魂飞魄散,几乎要拔腿就跑,可双脚好像不听使唤一般,只是呆呆站立。

  其实此时神捕柔风的心中也是万分惊骇,她刚刚运气打通了足少阳经脉,结果脚轻微地跳动了一下,却偏偏将遮掩自己的布也碰到了。拥有过目不忘之能的她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男人是那天被自己抓住的小贼,换作平时,她是根本不放在眼裏的,可现在她是身负重伤,根本动弹不得。她只有期望这个男人不知道详情,能被自己的气势吓退。

  冷冷地注视着面前呆立的叶子强,神捕柔风在心中不断告诫自己:“罗青鸞,你什;风浪没见过,千万不要在这时泄气”此时正是她疗伤的要紧关头,连开口说话都很困难。

  眼看叶子强站着不动,罗青鸞不禁心中发急,她心知肚明自己是坚持不了多久的,如果再不运气压住伤势,她便会气机大乱,甚至有生命之忧。

  原来三大神捕中的柔风罗青鸞是来苏州府查一宗连环奸杀案的。半个月前京城在十天之内连续有十八位官宦少女被人奸杀,此事甚至惊动了皇上,而此时三神捕中的其他两个又刚好都外出办案去了。

  身三大神捕的老大,罗青鸞自然是责无旁贷,请命出马。就这样,她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新婚两个月的丈夫护国将军项毅,循着线索隻身追踪到了苏州府。

  也许是新婚让她失去了警惕性,也许\是以前过于顺利的缘故,罗青鸞在追查兇手的同时,也被兇手发现了她的行踪。

  经过几天的追踪和反追踪,在西山废弃的土地庙裏,罗青鸞被兇手和他纠集的一班高手围了起来。他们原本欺负罗青鸞是一个女流之辈,还想将她生擒了供大家享受一番。哪里知道柔风罗青鸞技艺超尘,在人的围攻之下依然掌毙了那个兇手。于是他们便放开手脚,各使出浑身解数,要将罗青鸞击毙。

  一场惨烈的搏杀后,罗青鸞固然将来犯之敌一一击毙,她自己也受了极重的内伤,特别是最后一个傢夥临死反噬,几乎将她的全身功力震散。罗青鸞拼尽最后一点功\力,将他击毙后,勉强走到墙角,将自己藏起来,服下了丹药,开始静心运气疗伤。她本想只要恢复个二三成,便可离开这裏,谁料三个时辰下来,她只能将自己的伤势稳住,她只好艰难地运气去慢慢调理顺紊乱的经脉。

  当叶子强发现她的时候,罗青鸞只剩下两处经脉没有打通,只要这两处经脉一通,她便可恢复一两成的功力。但被叶子强这一打岔,她又要前功\尽弃了,故此罗青鸞是心急如焚,恨不得一掌毙了眼前讨厌的男人。

  看叶子强还不走,罗青鸞将心一横,银牙紧咬,强提起刚刚聚集起来的一点内力,站立起来。

  哪知吓呆了的叶子强反而扑通跪在地上,连声道:“大人饶命啊”原来他想起罗捕头的话,天下三大神捕可是威名赫赫,虽说看起来柔风是受伤了,但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大,何况之自己和神捕的差距只能用大象和蚂蚁来形容。凭自己那几下三脚猫的功夫,想来连一步都逃不出。

  见还不能吓跑叶子强,罗青鸞这下子可气坏了,张口喝道:“你”忽感自己体内的真气乱窜,头脑一阵昏眩,一个娇躯不禁晃了两晃,她心知不妙,刚想闭口运气将真气压下,突然眼前一黑,扑通一声,整个人栽倒在地上。

  叶子强被眼前的变故吓了一大跳,目瞪口呆地望着昏倒在地上的罗青鸞。

  半天后,他的脸上露出了怪异的笑容,从地上慢慢爬了起来,走到了气息微弱的罗青鸞身边。

  罗青鸞做了个可怕的恶梦,梦见自己居然被人扒光了衣服,那个人还粗鲁地检查自己冰清玉洁的完美娇躯,眼看着自己的那双修长优美纤细嫩滑的被粗暴地拉开,露出了从来没有被人看过的女人最宝贵神秘的私处,她不禁大叫起来,然后就猛然醒来。

  映入眼帘的首先是一张醜恶的脸,略带混浊的眼睛正射出淫邪的目光,裂开的大嘴裏露出两排黄乎乎的牙齿。

  “啊”罗青鸞不禁大叫一声:“你是谁”

  从大嘴裏喷出一股臭气,接着是一阵呵呵的淫笑,男人沙哑的声音响起,“你说我是谁”

  罗青鸞猛然间想起来眼前的脸是属于谁的,她茫然地四顾,原来是自己身处在一个用光滑的青石板砌起来的密室内。

  刚想坐起来,却感到双臂一疼,一股拉力从自己的头道:“只要你识相,让老子爽一次,我保证不会伤你一根汗毛,嘿嘿,老子检查过了,你又不是处女了,被人多幹几次有什关係呢再说,只要你不说,我不说,谁也看不出来的。说不定啊,尝到了那甜头后,你还会茶饭不思的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