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爱调教园第五章(1/2)

加入书签

  第五章

  从早上起床後,就对三个女人展开调做,然後回房睡觉。我每天不断重覆着这种生活,我没什麽特别的不满,因为三个女人都称呼我为主人,向我誓言忠诚了。

  这样还可以得到十亿元遗产,怎麽能够不满呢但我对一件事相当在意,那就是真梨乃。

  从第一次见面开始,不知为何我就对真梨乃有好感。不过我也不是单纯喜欢上真梨乃可爱的容貌,而是我觉得真梨乃那清澈的眼底,隐藏着些什麽似的。

  我总是觉得真梨乃并非单纯来接受调教的。因为在她澄净如湖水的眼底,似乎能让人感受到,有着一些交错着恐惧、却又无比坚强的意志;加上她和沙贵之间的暗斗,也令人觉得奇怪,总之,不像是平常的关系。

  不过,会不会是我想得太多了呢┅┅我躺在床上翻了个身。

  主人早安。沙贵进到我的房间里。

  啊啊,已经这麽晚了┅┅

  我抬起头望着墙壁上的时钟,指针指着八点五十分。

  马上就去,等我一下。我说完後,沙贵浅浅一笑。

  不,没关系。

  没关系

  是的,因为今天是星期天,调教暂停一天。

  原来如此。我从床上爬起,点起一根烟。

  我要上街去买东西,到傍晚才会回来。请主人好好地休息。

  啊啊,那我就睡觉了。

  沙贵微笑着,准备走出房间。

  啊,有件事忘了向您说。沙贵门开到一半时,忽然转过头来。

  什麽

  请您略为巡视一下使者们的状况,简单的看看就可以了。

  知道了,我会去。

  那麽,就麻烦您看家了。

  沙贵轻轻地点了点头,静静的走出房间。

  什麽巡视嘛┅┅休假还得像监狱一样看守犯人,真令人不爽。不过算了,只是嘛┅┅。我这麽想着,於是捻熄香烟,走向地下室。

  在楼梯中间有个窗户,由窗外射进了耀眼的阳光,窗帘不断迎风摇动。但是,一下到地下室後,那里简直就如另一个世界般地阴暗,让人浑身发冷。

  小遥躺在如私人房间般的地下室地板上。

  又来做什麽

  小遥的态度依旧那麽强硬。不过,我会让她变得老实点。

  只是来看看你。

  今天不调教我吗

  今天是礼拜天,所以不调教,不错吧

  我一说完,小遥的脸上出现了些许安心的表情。若是以前的小遥,在我面前是绝不会这麽镇静的。这大概是调教的成果吧。

  接着我走向桃美所在的地下室。啪哒啪哒的脚步声,响彻了静得让人不舒服的地下室走廊。

  主人桃美听到了卡嚓的开锁声音,高兴得向我大叫。

  很有精神嘛

  当然啦桃美不管何时都精神奕奕。

  看到天真又兴奋的桃美,她彷佛完全不晓得自己被虐待。

  今天要做些什麽呢

  什麽也不做。

  这时桃美的脸色显得有些落寞。

  我还在想能够得到主人的爱了┅┅

  喂,我是不会爱你的。懂吗我是你的主人,而你是我的侍妾耶

  我晓得啦可是桃美想和主人嘛┅┅

  有一天会激烈地调教你,让你倒在地上呻吟哦我一边把靠近过来的桃美赶了回去,一边苦笑着说。

  真的吗桃美的脸顿时明亮了起来。

  嗯、真的。

  那麽,下次要和桃美。

  有机会的话再说吧。我说完後,走出地下室。

  接下来是真梨乃┅┅。我慢慢走到真梨乃所在的地下室,安静地打开门锁。

  啊真梨乃像是被突然来到这儿的我所惊吓,抱着脚向後退了一下。

  怎麽了

  不,没什麽,只是┅┅真梨乃的表情相当害怕。

  今天不是来调教你的,而且沙贵也不在。

  沙贵小姐不在吗

  是啊,她去买东西了,要到傍晚才会回来。

  那时我看到真梨乃脸上紧张的神色豁然消失,看来她相当惧怕沙贵。沙贵让她吃了那麽多的苦头,所以不难理解哪┅┅。我一边想着,然後打开铁门,蹲在真梨乃的身边。

  真梨乃盯着我的眼睛,那眼光像是在恳求着些什麽似的。我竟有点觉得不好意思,连忙移开视线。

  真梨乃仍如往常,身上穿着红色的调教服。调教服完全露出了胸部,让人看了直喷鼻血。她好像觉得被我看到身体非常不好意思,就抱腿坐着,身上披上毛毯。

  会冷吗

  不、不是的┅┅

  我认为真梨乃只是在逞强。现在是六月,季节上来说应该是不会冷的,但在这地下室却异常冰凉。

  帮你再拿条毛毯来妤吗

  不用了,我不要紧的┅┅真梨乃见到我的态度这麽温柔,似乎安心许多。

  是吗,调教很辛苦吧看着蹲坐在地下室一角的真梨乃,我控制不住自己想要疼爱她、对她说出温柔的话。

  不要紧┅┅

  再忍耐十天吧加油点哦

  我慢慢站了起来。虽然想再和真梨乃聊聊天,但好像没什麽特别的话题了。

  那个┅┅我准备关上地下室的门时,真梨乃开了口。

  什麽事

  真梨乃舌头打了结,但是,她的眼睛像是有话对我说。

  有什麽事就说出来,我能做到的事就会尽量帮你。

  即使对她这麽说,真梨乃还是低着头踌躇了一下。但不久,她像是下了决心似地把头抬了起来。

  有件事想拜托主人┅┅

  我会仔细的听,你说吧。

  想请主人允许,今天,今天一天,让我外出。

  我再次走近真梨乃。

  要外出吗┅┅

  可以吗

  不过,不是约定好在这里待一个月吗

  我知道。可是,只有今天┅┅真梨乃表情悲痛地向我请求。

  有什麽理由吗我思考了一下,询问真梨乃。心里想到底什麽理由,说不定可以答应她。

  二年前姊姊过世,今天是她的忌日。我想去为她扫墓祭拜┅┅

  我并不觉得真梨乃是在骗我。

  我深思了一阵子。虽然很想让她外出,但如果沙贵知道就完蛋了。想到沙贵,我就犹豫不决,不知该不该让她出门。

  唔,好吧迷惘了一会儿,我答应了真梨乃。

  非常谢谢您。可是┅┅

  可是什麽

  真的可以吗真梨乃的眼中交会着喜悦及不安。大概在想,会被要求付出什麽代价吧

  嗯,是真的。不过,在傍晚沙贵回家之前,你一定要回来哦如果被她发现的话,那就惨了。

  ┅┅主人,您不认为我会逃走吗真梨乃的表情从头到尾都非常认真。

  你不是这种人吧

  反正你只要在黄昏前回来,不要让沙贵发觉你不在,就可以了。

  我慢慢把绑着真梨乃的铁炼解开,到二楼拿了一件外出用的衣服给她。

  那麽,我要出发了。

  傍晚前一定要回来哦我一边说着,一边目送真梨乃离去。真梨乃看来非常高兴。不知为何,我的心情有些复杂。看到这麽快乐的真梨乃┅┅,这好像是第一次。

  直到看不见真梨乃,我才回到自己的房间。点了一根烟,就躺在床上睡着了。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我被狗的狂叫声吵醒。

  现在到底几点了赶快抬头看墙上的时钟,已经是下午五点。沙贵还没回来吗不,问题不在沙贵,而在真梨乃回来了没有。

  不好了┅┅我慢慢地在床边坐了起来。这时响起了敲门的声音。门被敲了二声。从次数可以猜到,八成是沙贵。

  我回来了。果然被我料中,真是沙贵。

  你回来了啊┅┅

  我装着平静的声音。如果早一点起来,确认一下真梨乃回来没有就好了┅┅不过已经太迟了,现在只能祈祷真梨及早回来了。

  主人┅┅

  嗯、什麽事我像不懂状况似的,点燃了香烟。

  回来时我发现了一件蛮有趣的事。

  我直盯住沙贵的脸,沙贵的表情极为高兴。不过,在她的眼中,却见到了乌黑的苛虐火焰。

  就在庭院之中。请主人务必过。沙贵的语调虽然平稳,但却带着某种奇妙威吓的感觉。

  知道了,我。我把香烟在烟灰缸中熄灭,由床边站起。

  走出房间,下楼梯的这一段时间中,沙贵什麽也没说。我感觉非常不自在,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走出门外时,被眩目的夕阳照得眼睛都睁不开。夕照刺眼到什麽也看不见,但是可以听得见激烈的狗吠声。刚才在房间好像就听到了,我眯着睁开我的眼睛。

  映入我眼中的光景真是令人惊异。真梨乃被绑在玄关前的树上,许多条杜宾狗围在旁边,眼看着就要扑向真梨乃了。

  主人,很有趣的节目吧

  啊啊,是啊┅┅

  我装着平静的语调。完蛋了┅┅。不晓得怎麽处置这种状况比较好,如果处理不好,很有可能一切都会化为乌有。

  为什麽会穿着这种衣服,在房屋周围闲逛呢

  沙贵的手紧握着皮鞭,缓慢地走向真梨乃。双手被铐在大树上的真梨乃,惊吓得全身僵直。

  给我回答沙贵把皮鞭抽在地面上,这时凶猛的杜宾狗开始不安份地骚动。

  对不、对不起┅┅

  道歉是没用的。好好给我说明理由。

  沙贵刚刚柔和的表情,一百八十度的转变成疯狂的愤怒。杜宾狗们似乎也了解沙贵的态度,低吼着包围住真梨乃。

  这些狗啊,不管我下什麽命令都会听,是比你还要忠实的奴隶唷

  呜噜噜噜,汪汪汪汪汪许多条杜宾狗,正在等待沙贵下达出击的命令。

  我去┅┅我去姊姊的墓前扫墓┅┅

  扫墓是主人允许的吗

  真梨乃没说话,用那胆怯的眼睛,向我望过来。

  主人,是您许可她的吗

  我突然成为了箭靶子,感觉上接下来箭头可能都会指向我。

  嗯,是我让她去的。

  只能这麽说了。虽然佯装不知的话好像也未尝不可,不过这种情形┅┅。

  主人,您到底在想什麽

  有什麽关系,不过是去扫墓而已嘛而且我们又不是绑架她,真的有事出去一下子有什麽大不了呢

  沙贵的脸色相当不满。

  不管怎样,她不是按时回来了吗

  不过,如果这女人准备逃走怎麽办要怎麽对委托人说明呢您能对人说您是个连使者都管不住的差劲调教师吗

  那你的意思是叫我怎麽办呢

  在沙贵的胁迫下我不得不俯首称臣。只要与真梨乃有关的事,沙贵就会进入愤恨的状况。

  作为这里的主人,请您给予这女人应得的严厉处罚。

  那麽,就来吧

  真梨乃心惊胆颤,全身不停地发抖。虽然心想这根本没啥好处罚的,不过为了要平抚沙贵,没别的办法。

  请使用这个。

  沙贵交给我的,是一条几乎有二公尺长的鞭子。

  这可不是平常调教时使用的软鞭,而是真正拷问时使用的鞭子,不只会让皮肤红肿,而且有伤害身体的威力。嘿嘿,你就给我好好接受惩罚吧

  真梨乃眼中溢出了巨大的泪珠。

  原谅我┅┅

  真梨乃身上的衣服早已经破破烂烂的了。白色上衣被无情地撕得乱七八糟,露出白色的罩杯。红色裙子皱巴巴地,双脚敞开坐在地上,整件内裤都看得一清二楚。红色的帽子斜斜地挂在头上,似乎随时会落到地面。八成在沙贵来此之前,真梨乃就已遭受杜宾狗的袭击了。

  主人,请您开始吧

  不要叫,请您原谅我

  哭着恳求我的真梨乃,下半身已经全湿了,也许是因为过於害怕而失禁。沾湿内裤的黄色液体,已渐渐向地面渗入。

  喂,就算她再怎麽不对,用这种鞭子惩罚,不会超过调教的限度吗

  真梨乃害怕的样子,使我不得不犹豫是否要挥下手上的鞭子。

  难道您害怕了吗主人,这样是无法成为一个优秀的调教师的哦

  所谓真正的调教师,并非杀人凶手吧

  在死亡恐怖的另一面,是存在着真爱的。死与性之间,有着深切而密不可分的连带关系,所以有时让自己充满着伤害的感觉,在调教中是相当重要的。

  我无法理解┅┅

  沙贵被踌躇的我所激怒,过来夺走我手上的鞭子,大摇大摆地走向真梨乃身旁,然後剥除了真梨乃身上的衣服,让她背朝着我们,固定在树上。

  我来示范给您看┅┅沙贵阴险地笑着。

  原谅我,请您原谅我我不会再任意想要外出了。真梨乃脸上落下大颗的泪滴,用力摇着头大声哭喊。她悲痛的叫声,在夕阳西照的森林中不断地回响。

  你这种女人,用嘴巴好好说是不会听的。

  真梨乃的哭叫越大声,似乎就让沙贵心中苛虐的火焰燃烧得越旺盛,沙贵异常激昂兴奋的样子,已经超乎我的想像了。

  吃我这一鞭吧

  沙贵张开双脚,把长长的鞭子向自己身後甩,然後用力向前弯,向真梨乃挥下鞭子。

  咻--,劈啪----。

  呀啊啊啊啊啊┅

  狂叫的真梨乃,软弱地跪落在地上。长长的鞭子,击中了真梨乃的臀部,使她纯白的内裤破裂开来。那威力明显地与调教用鞭完全不同,鞭子击破了内裤,撕裂了真梨乃的皮肤。

  哎呀,才一鞭就倒了沙贵眼中闪烁着眩目的光芒。

  咳咳,我、我不会再犯第二次,请您、请您原谅我┅┅

  沙贵挥下的那一鞭,好像发挥了比我想像中还强的威力。连凶猛的杜宾狗,都畏惧地向後退。

  真梨乃受到这连神经都会麻痹的痛楚,呼吸的能力几乎都丧失了。

  那麽主人,请您开始。沙贵说着,把长长的皮鞭递给了我。

  知道了。我做就是了

  已经不可能逃避了。我闭着眼睛,来到真梨乃面前,慢慢地把皮鞭举过头,向真梨乃挥下。

  咻咻,啪啪

  噫呀呀呀

  鞭子打在真梨乃的背上。抽破皮肤的沈重感触,沿着鞭子传到了我的手上。

  再鞭打她请您继续给她惩罚。

  被沙贵催促着,我又挥动许多次手中的鞭子。

  噫呀┅┅呀叫呀┅┅

  身上的肉如被火烧一般的痛苦,使真梨乃快要连叫喊的力气也没有了,渐渐地只能从她口中听到绝望的呜咽。

  挥了许多下鞭子後,我慢慢睁开眼。但映入眼帘的景象,使我想要再度闭上眼睛。俯倒在树上的真梨乃,精疲力尽地全身抽搐着。

  已经不能再打了。再打下去会死┅┅

  我知道了。不过,还有别的方法。

  别的方法我哑口无言,这样子沙贵还不满足。

  真梨乃,现在帮你治疗你的伤痕。

  沙贵不知从那里拿出一个装着奶油的容器,大概是从一开始就准备好的吧

  不要

  什麽不要我现在要让杜宾狗来舐你的伤口。

  真梨乃大声哭叫起来,沙贵也毫不妥协。被西沈的夕阳泄成金黄色的体,占满了奶油及鲜血,湿漉漉地反射着光。真梨乃的哀嚎,在黄昏的森林中缥缈地回荡,然後消失在远方。

  不用担心。这些狗教得很听话,应该是不会咬伤你的。当然,如果你很老实的话。

  涂完奶油的沙贵,把真梨乃放开。然後下了口令,杜宾狗们开始袭击。

  被放开的真梨乃,连逃脱的力气都没有。她靠着树,然後身体一滑,倒落在地面上。

  呀啊啊啊┅不要,不要过来

  真梨乃怎麽叫喊都没用,凶恶的杜宾狗毫不留情,一边用力吐着鼻息,一边猛然向真梨乃扑了过去。

  啊啊啊啊

  几条黑色的狗,一起包围住真梨乃,用长爪压住真梨乃的身体,巧妙地动着赤红粗糙的舌头开始啧啧地舐着。

  真梨乃害怕极了,身体不断颤抖。但身边围满了狰狞的杜宾狗,她连动也不敢动。

  呵呵呵,如何被狗舐感觉也相当舒服吧再说它们也是你这家伙的同类哪

  原谅我请原谅我

  你再乱动的话,重要部位会被咬掉哦

  狰猛的野兽,不停动着长长的舌头。

  哈哈哈,这种处罚,其实算是被你白赚到了。

  被泥土、鲜血,及奶油所弄脏的白色躯体,加上杜宾狗的唾液,显得更加污秽。露在夕阳下的身体,泄成一片金黄色。

  呀叫,痛叫,好痛突然真梨乃发出了尖锐的哀嚎,应该是黑狗的牙齿咬住她的媚肉了吧

  唔呼呼┅偶而被咬也是不错的感受哪,只是说不定会得到狂犬病哦主人,差不多该回屋内了。沙贵把真梨乃仍在原地不管,很快地回到屋内。

  呀啊,拜托,不要把我丢在这里

  喂喂,你知道这样下去,她会有什麽结果吗

  我跑到真梨乃身边把狗群赶走,沙贵又不满地看着这边。

  既然这样,就请您稍候一下。沙贵似乎又想到了什麽,进入了房屋之中。

  你还好吗

  沙贵进去後,我把真梨乃抱在怀中。真梨乃乳白的肌肤,如烧伤般灼热。

  呜呜呜,哇啊啊啊┅┅真梨乃的手围着我的脖子,把脸埋在我的胸前抽泣。我无限爱怜地疼惜她,用手抚摸她的长发。

  不要紧了,已经结束了。

  但是,就在这一刹那,沙贵突然出现在眼前,旁边还带着全的小遥。

  真梨乃,到这里来。沙贵强拉着真梨乃的手,带到庭院的另一边去。当然小遥也一起跟着去。

  你们要到那儿去

  主人请静静地看着。毫不理会我的问题的沙贵,一直向前方走去。我没办法,只有跟在沙贵後面走。

  坐在那里。沙贵指着是庭院一角的红色翘翘板。

  为什麽要对我做这种事

  。被她这麽一说,我真的模模糊糊地看见一个小山丘。

  那山丘下有条河流。

  那里发生什麽事了吗

  真梨乃静静看着我。

  我的姊姊,是从那山丘上摔下而死的┅┅

  是今天去祭拜的姊姊吗

  真梨乃点了点头。阳台上吹拂着晚风,轻抚着我和真梨乃的脸颊。皎洁的月光照射在真梨乃的体上,她的全身遍布着无数可怜的伤痕。

  听说她一个人到那里去散步,结果发生了意外┅┅真梨乃的态度平淡,但语调沈重。

  ┅┅你想说她是被人杀害的吗

  真梨乃用着认真的眼神,再次对我点了头。

  这里的委托人,都是一些政治家或大企业家等非比寻常的人物。要使女孩子们在黑暗中消失,对他们而言是简单至极的事情┅┅

  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真梨乃沈默了一会儿。那清澄无比的眼眸,有如在试探着我一般。

  我姊姊死的时候,也是这里的一个使者┅┅

  她是在这里被杀的吗

  我没有证据┅┅只是,无论如何我要知道真相,我想知道这里是个什麽样的地方,所以才自愿来到这里┅┅

  真梨乃口中的话,十分的沈重。我将视线移开,投射在夜景之中。

  现在,我确信姊姊是在这儿被杀的┅┅

  在这儿

  是。因为这里并不是个普通的地方

  原来如此。不过,为什麽把这件事告诉我呢即使你告诉我,我也不能为你做些什麽啊我从衬衫口袋中取出香烟,点燃一根。

  我想让您知道。因为,您父亲和沙贵小姐,杀了我姊姊。

  是这样的吧而您,是要继承这儿,成为调教师的吧

  真梨乃语气显得有些激动。但是,她的眼睛却极为真诚。

  我不知该对真梨乃说些什麽才好。父亲及沙贵,都极为可能是杀人凶手,不但父亲是这种活在阴暗中的男人,连残忍的沙贵也让人感到存在着某些异样。

  沙贵知道你是她妹妹吗

  我想她大概知道┅┅

  我想也是┅┅也许正因为如此,沙贵待真梨乃才这麽不人道。

  我想对您复仇┅┅可是,我做不到。每次都是一边痛苦地被调教,一边等待着您温柔地安慰我。虽然您是害死姊姊的凶手的儿子┅┅

  我用脚踩熄了香烟,默默地抱着真梨乃。真梨乃清澈的眼眸中,浮现出了透明的眼泪。

  主人会讨厌我吗

  怎麽会呢而且我父亲杀了你姊姊,做为儿子的我已经无地自容了┅┅

  那麽,您想要我吗

  没想到真梨乃会对我吐出这句话。确实,我爱上了真梨乃,如果可能的话,我现在就想和她,可是┅请让我、请让我稍微考虑看看。只要再一点时间,我要好好思考一下我的回答┅┅

  真梨乃凝视我的眼睛并不像在敷衍,大概她心中对我有恨意,不过同时爱上我的心情也极为认真吧

  我一语不发地递给她地下室及刑具的备用钥匙。虽然觉得这也许是某种危险的赌注,不过我相信真梨乃。因为我现在不信任她的话,只会让她更痛苦。

  然後我再度背着真梨乃,送她回地下室。这期间,真梨乃什麽话都没说,只是紧紧抓着我不放。

  回到房间中的我,头脑中复杂地交错着各种思绪。父亲的罪,以及沙贵对真梨乃的虐待。虽然好像跟我没什麽关系,却不禁感到良心的呵责。在此同时,我想和真梨乃,当然,老爸的遗产我也想要。

  我躺在床上,无法整理出任何头绪。不管怎样,我已经把备用钥匙交给真梨乃了,万一真梨乃跑走了,真梨乃的身体、父亲的财产,全都会成为水中泡影。难道真梨乃今晚告诉我这些事,是事先计划好,为了要获得我的备用钥匙的策略吗

  我用力摇了摇头,真梨乃不可能是这样子的女人,而且,就算被她逃走了,至少我会由罪恶感中解脱出来。算了,我再怎麽思考也不能改变事实,命运的巨轮已经开始运转了。

  第六章

  一个月的时间,比想像中要来得快多了。到调教终结之前,还剩下四天。

  我一如往常地持续调教。我不知道真梨乃会告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