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兽教师3(1/2)

加入书签

  第七章感泄

  美夏不见已经二天了

  众人依然找不到她的行踪。

  我不认为她真的会变成那样┅为了真美我要开始调查天使

  屋便立刻以触手助益,往高空中浮升、飞去

  卡嚓

  天窗被撞破了,淫兽消失在黑暗之中。

  雅之慌张的抱住真澄,并以身体包围她。

  叭呖叭呖叭呖叭呖

  玻璃的碎片从天而降,雅之为真澄挡住坠落物。

  你要不要紧

  老师你呢┅

  雅之背部好像有被玻璃割伤的痕迹。

  幸好我及时发现而赶来。

  美夏呢

  我没有找到她。

  老师,请你待在我身边好吗

  真澄小声的恳求着。

  啊我知道了。

  真澄回过神时,有几位消防人员往教室走来。

  你们怎麽会在这里

  消防人员以为他们在恶作剧,所以用不友善的口气询问。

  淫兽┅喔不我们被流氓攻击了

  雅之这样回答。

  真的吗

  是啊我无计可施,只好按那个警报器

  看似领队的消防人员,以半信半疑的眼神看着他们两个人的脸。

  此时,别的队员也赶紧进入音乐教室。

  有一个穿水手制服的女学生倒在生物教室里

  啊一定是美夏我就是因为担心她才跑来这里的

  真澄这麽一说,消防队员们露出更怀疑的表情。

  雅之的喃喃自语真澄也听到了。

  抬起头的真澄,知道雅之并不是在叫自己。

  雅之好像恨不得立刻赶到美夏身边一样。

  ***

  在奔跑的救护车中,真澄看着美夏的脸。

  除了学生制服有点脏乱以外,美夏仍没有什麽改变。

  雅之本来也想一起坐救护车到医院,但他似乎还有疑点没有澄清,只好把美夏托付给真澄照顾。

  雅之应该是忙着去说明事情的缘由了吧

  实习老师和这种事扯上关系,一定会影响他的前途吧

  有谁会相信被淫兽攻击的事呢

  啊┅啊┅

  美夏好像恢复意识,她的呼吸十分急促。

  美夏,你觉得怎麽样

  真澄┅

  嗯什麽

  美夏似乎要说什麽,真澄把脸凑过去。

  突然间,美夏以强大的力气抱住真澄。

  美夏

  美夏用亲吻来回答问题。

  为什麽你要这麽做┅

  真澄惊讶地询问。

  我以前┅就一直很想亲真澄你这个可爱的嘴唇。

  不要┅为什麽对我做这种事┅我、我才一直羡慕美夏你呢我一直想和美夏一样┅

  真澄把身体从美夏的怀里抽离,然後开始落泪。

  我、我已经回不去了┅

  美夏喃喃自语的说着,然後好像要长眠一样闭上眼睛。

  真澄还不了解美夏亲自己的意思,她只是用手去拭乾自己满溢的泪水。

  第八章告白

  美夏在哪里呢

  在警察局接受完笔录飞奔而至的雅之,十分担心真美的事情,他以沉默的表情听着真澄的说明。

  她现在最好接受观察。

  雅之眼中完全容不下真澄。

  她被感泄到天使病菌┅不送到研究所的话就没救了。

  雅之受不了这种打击似的走出了诊察室。

  陶斯喜欢的人似乎是美夏,而不是真美┅

  真澄一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了。

  我还是放弃吧我已经不再期待恋爱了┅

  一向这麽想的真澄,今天不知怎麽的觉得自己有点不同。

  身体越来越热┅

  本来应该变冷的心,今天似乎越变越热了┅

  这到底是怎麽回事┅

  真澄对自己身体的改变觉得惊讶,这时雅之走了进来。

  我终於明白了,美夏现在要被送往研究所。

  和刚才比较,雅之的表情似乎比较开朗一点了。

  老师

  嗯

  老师要和美夏一起去吗

  不,我在她身边的话什麽事也不能做┅真澄同学┅

  雅之盯着真澄的眼睛看。

  什麽事

  你可不可以到我房间来一下

  现在就去吗

  迟了就不好了,我们不快点想出对策是不行的。我们都亲眼看到那只怪物了

  我知道。反正我回到宿舍一个人也不敢睡觉。

  真澄没有犹疑就答应了。

  ***

  时间已是晚上十二点。

  怎麽啦快点进来啊

  是的┅打扰了。

  为什麽我会心跳的这麽快呢┅

  经过雅之的劝说,真澄在桌前的椅子坐了下来。

  事实上,我今天有和幸子老师碰过面。

  幸子老师

  是的,事实上幸子老师和一连串的骚动有着密切的关系。你看

  雅之手中握着幸子的蓝白石饰品。

  这麽说来,由幸子老师配戴着蓝白石可以联想到以前曾经发生过的事。

  这块石头是淫兽传说中的石头吗

  是的,这块传说中的石头┅它是幸子老师所拥有的。

  但是,为什麽老师她会拿到这块石头

  有学生在她生日时匿名送这块石头给她,然後附上这张字条。

  桌上并列着两张纸条。

  一张是幸子的生日礼物所附的纸条。

  另外一张是呼唤香织在晚上到学校去的纸条。

  两张都是用打字机所打的。

  你看看这两张有什麽不同。

  真澄照雅之的吩咐拿着两张纸看。

  用手写很快就可以分辨出其中的不同,然而如果用打字机就可以因机种的差异来分辨。

  我看┅这两张纸的字没什麽不同┅

  从字体来看,文字的间隔和字距都差不多。我认为,这两张是用同一个打字机,而且很可能是同一个人所做的事情。

  

  然而,这个人和淫兽有关联┅成为淫兽诱饵的女同学,多半是被这个人引诱到学校里的。

  为什麽会有人做这种事

  可能是因为嫉妒吧因为她不想幸子老师和其他女同学发生关系,所以才将女同学们送往淫兽的口中。

  这会是谁┅是谁做的有谁会做这种事

  从雅之那里所听到的人名,令真澄感到十分意外。

  难道┅

  真令人不敢相信,这个人竟然是自己所熟识的。

  而告诉雅之的竟然又是幸子老师。

  雅之为了不让真澄动摇又继续说服她。

  很不幸的,这位同学有另外一个蓝宝石。因此,我希望真澄你去说服她,在她犯下更多错误之前,把她的石头交给我。

  真澄又看了一眼雅之手上的石头饰品。

  再加一颗蓝白石,就可以打倒淫兽了吗

  是的。

  但是,如果由老师去做这件事实在太危险了老师所做的已经┅

  没关系

  突然的声音,令真澄错愕的抬起头。

  我做够了吗我为了美夏┅为了保护真美什麽都可以做。即使为真美而成为淫兽的诱饵我都愿意┅

  雅之痛苦的皱着眉。

  但是,这一切都没有用了,不是吗

  不是我一直都在注意着美夏。不论她在学校或是她在网球场,即使是她回宿舍┅我都看着她。有一次她从窗口探出头┅那时候我就知道真美住哪一间房我很高兴┅她就在那个房间里用电脑寄信给我,我真的很高兴。

  雅之的眼眶充满泪水。

  和真美交换邮件真的令我很高兴┅甚至比和别的女生约会更令我满足┅我想真美一定有和我相同的心情我很惊讶自己能够从邮件中照顾到自己喜欢的人。不管她是怎麽想┅我甚至认为爱怎麽想由她高兴但是我相信真美一定也爱着我。

  雅之坚定的闭上眼睛。

  虽然如此┅我却无法保护她使她不被淫兽欺侮

  请你别再责备自己。

  眼泪┅

  听到雅之说这些话,真澄感动的眼泪直流。

  雅之背对着她坐在椅子上,他的背在抖动着。

  真澄走到他身边,将两手放在雅之的肩膀上。

  老师┅

  从背後传来真澄的体温,令雅之不由得回头。

  当雅之转过头几乎要碰上真澄的胸部。

  真澄同学

  惊讶的雅之,将目光停留在真澄的脸上。

  真澄充满泪水的双瞳,也一直看着雅之。

  真澄的双唇抖动,她似乎有话要对雅之说。

  老师┅我喜欢你,我喜

  午夜的吻别吧

  1/1359/" title="越做越爱最新章节">越做越爱最新章节

  欢老师

  真澄一边这麽说,一边施力於雅之的肩膀上。

  不行

  老师,事实上我┅

  我爱的人是美夏妹妹┅抱歉

  如此强烈的语气,令真澄感到自己手腕的力气全消失了。

  ┅我、我想要老师抱我

  真澄的双颊再次沾满泪水。

  她很想让雅之知道┅自己就是真美。

  真澄希望雅之能接受┅自己。

  但是,雅之并没有回答,他以茫然的表情问真澄。

  你是不是和美夏妹妹一同坐在救护车里

  是呀┅

  唐突的问题令真澄疑惑。

  真澄实在无法明白问题的意义。

  在救护车里有发生┅什麽事吗

  你怎麽会问我这个

  难道,你也被天使这个病菌感泄了吗所以,你会突然想拥抱什麽的┅

  这不、不是这样的

  真澄强咬着双唇。

  真是悲哀呀

  不但无法传达自己的情感,还被对方误会,真澄的悲伤快要爆发了。

  为了你好,你还是去接受检查吧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不是不是不是不是┅

  这个声很快就变成悲鸣声。

  真澄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想告白,却被认为是因为威路斯的关系。

  这种心情不就是因为被天使感泄才引起的吗

  ┅

  雅之以严肃的表情看着真澄。

  太过分了┅

  喂,真澄同学

  真澄甩开雅之的阻止,她往门的方向跑去。

  等一下

  但是,随着门的关闭,声音也被关在门内了┅

  ***

  大门被锁住了,真澄请住在一楼的朋友打开窗户,她才可以进去宿舍。

  回到宿舍之後,她一时仍无法平抚激动的情绪。

  不能再让自己陷入这种情绪里了还有一件非得去做的事情,那就是--必须找到这次事件的源起人,把蓝白石拿到手,然後去救香织、明美,还有美夏

  所以真澄回到宿舍之後,连自己的房间都没进去,就先去找雅之指名她要找的人。

  京子你在吗

  是谁

  京子透过门说话。

  我有话跟你说,请让我进去吧

  不太方便耶,我正在看书。

  京子,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说,请你打开门。

  真澄边说边开玩笑似的敲门。

  我知道了┅但是不要在这里说,我等一下去你的房间。

  一定要来喔

  真澄不知何时变成哀求的口气。

  ***

  回到自己的房间後,真澄往窗边的椅子坐下。

  好累┅好累喔┅

  眼前的电脑萤幕反映出自己哭泣後的脸。突然间,真澄又想到雅之的事。

  果然,他一直都很讨厌我。我不能再隐藏自己的想法了--

  真澄这麽想便立刻打开电源,把手放在键盘上。

  但是脑中又想起雅之所说过的话。

  难道我真的被天使病菌所感泄了吗

  自己彷佛不再是昨天的自己,是谁在骚动自己的心和身体的呢

  真澄想到这里,心理变得很害怕,手指也颤抖了起来。

  但是--

  真澄把可怕的想法甩开,然後整理自己的仪容。

  但是,我喜欢老师┅陶斯的心情是不会变的,而且我有自信我要一直待在陶斯身边一直等着陶斯

  陶斯┅

  真澄心中充满激励自己的想法。

  如此坚定的信心,让真澄一股作气的敲击键盘。

  真美题目∶真的很抱歉┅

  很抱歉一直没回信给你。

  我想陶斯你一定很心痛吧

  ┅陶斯。你一定会认为这封信很令人不可思议吧

  为什麽身在威路斯研究所的真美,会寄信给你呢┅

  真美有件事对陶斯感到很抱歉。

  你曾经在信件上提到我一直看着真美┅事实上真美也一直看着陶斯。

  你猜到了吗

  我是相川真澄。

  写到这里时,真澄听到敲门的声音。

  来啦

  我是京子。

  真澄急忙传出邮件,然後请京子进房。

  你说有什麽重要的话

  京子以疑惑的表情看着真澄。

  是关於幸子老师的事。

  京子冷淡的眼神有所异动,这一瞬间的表情逃不过真澄的眼睛。

  你应该知道吧我已经知道你和蓝白石及淫兽的种种关系了

  你在说什麽

  别假装了我知道你是因为嫉妒才做出这种事情,我很了解你的心情。

  ┅

  这时候京子没有继续否定。

  但是,你却利用其他没有任何罪过的女同学来作淫兽的诱饵┅香织、明美还有美夏,她们都是你的同学耶你们都是好朋友啊

  京子厚眼镜底下的眼睛,一直瞅着真澄。

  ┅我才不稀罕你所说的朋友关系咧我高兴、快乐、悲伤,都在我的心里深处,没有人能管得着;而别人的事也与我无关而且我无法忍受那些人和幸子老师的亲密关系

  你实在┅我认为有好朋友是十分重要的。

  那又怎麽样呢我爱幸子老师的心比你们这些人单纯多了我不会要求身体的契合,只求在远处看着幸子老师,我就觉得很幸福┅你能懂吗就是这样

  京子以强调的口气说明,更用一种憎恨的眼神看着真澄。

  你们这些人都一样只为满足身体上的需要,这种行为跟动物没什麽两样

  所以,这样的人只配和像动物一样的野兽做

  啪擦

  真澄忍不住动手,她在京子脸上重重一拍--

  京子┅你完全错了

  ┅

  京子什麽也没回答。

  她们现在所受的痛苦比你的痛苦还要大上几十倍、几百倍

  ┅

  京子低下头,她似乎什麽也不想说。

  为了不使其他人再受感泄┅可以请你把蓝白石借给我吗

  它没有放在这里。

  京子终於回答了,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所觉悟。

  那它放在哪里

  我带你去┅你跟着我走。

  京子用手抚着被打的脸颊,以试探的态度看着真澄。

  ***

  这种时间你来这里做什麽

  高大的宿舍舍长,对突然闯入的入侵者大声喝止。

  舍长想挡着门不让他进来,但雅之的动作太快,舍长扑了个空。

  我去叫警察来

  你爱叫就去叫

  雅之已经不怕任何事情了┅

  早在之前引起消防人员一阵骚动的夜晚,雅之就已经失去教师资格了。

  那时候,因骚动而赶来处理的生物主任老师,就当面对雅之说∶你明天不用来了

  舍长一直挡住雅之的去路,雅之则推着她一直前进。

  雅之一边听舍长说要去请警察过来的事,一边寻找挂有真澄名牌的房间。在深夜里引起这种骚动,许多女学生都穿着睡衣从房门口探出脸来观望。

  让这些女生好奇的是∶雅之为何来到真澄的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