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徒的堕天使(1/2)

加入书签

  淫徒的堕天使

  目录

  序章第一章女教皇第二章节制第三章月第四章倒吊男第五章恶魔第六章愚者第七章命运的轮终章

  序章

  堪称本校第一美少女的,是谁呢峰山正树在上学途中,总会思考着这件事,今天也不例外。

  同为三年级之中,好像没有足以让人惊艳的女孩。外人常说自己的学校是美少女学园,他却觉得自己的学年是例外。正树也很清楚,自己没受欢迎到可以对女孩子品头论足的地步,不过至少想像是自由的。

  那麽说来。二年级的话嗯是有些不错的正树心想:我来选的话,图书室的女孩是第一名。她虽不那麽引人注目,但气质出众。经常在图书室的二年级女生,皮肤白皙个性乖巧,像是个老实、纯情的孩子。正树并不爱看书,但为了偷看她,常会到图书室去。

  二年级就是她了,那麽一年级

  哥

  哇突然由後方被抱住,让正树着实吓了一跳。

  哎呀吓到你了啊

  寿命缩短三年了。正树边说着,停下脚步,回过头。

  因为沙贵今天想和哥哥一起上学嘛可是哥哥都不等我。

  说话的女孩有一双滴溜溜的眼睛,透露着埋怨似地向上望着正树:用跑的到这里,都快喘不过气了

  等奶的话会迟到的

  什麽话嘛人家每天都有游泳社的练习,都比哥要早出门。还是说你觉得跟妹妹一起走会不好意思

  啊脸红了哥好可爱

  笨蛋正树轻轻敲了一下沙贵的头。

  好痛啊哥你看,围墙上有只小猫沙贵叫道,兴高采烈地跑向小猫,猫咪过来,放心,不会欺负你啦过来啊跑掉了。好可惜沙贵嘟起嘴,又跑回正树身边,继续说道:哥,我跟你说喔,我们班有一个人好喜欢猫咪沙贵边配合着丰富的表情与动作,高兴地对正树说道。

  而正树,神情有些茫然地凝望着沙贵的脸蛋及丰富的肢体语言。好可爱好像一根分叉也没有、非常适合绑蝶结的秀丽长发小小的脸蛋上,有着长长的睫毛和骨碌碌转动的大眼睛鼻子和嘴巴也非常小巧玲珑,淡桃色的双唇则柔软而丰嫩。

  虽然她身材稍微矮小,看起来也较为纤弱,但因从小学开始就学游泳,身材比例反而相当匀称。不只是一年级,全校最可爱的女孩,绝对是沙贵。这一点,从好久以前就发觉了。

  但是,沙贵是正树的妹妹。对妹妹抱持着这种和恋爱没两样的感情,是不对的。也因为如此,正树每天都在思考有没有超越沙贵的美少女,并且尽量注意不和沙贵两个人独处。

  哥你到底有没有在听人家的话啦沙贵嗔道。她不知道正树的心情,天真地仰慕着哥哥。

  呃抱歉,因为我今天一大早就牙痛。正树不敢正面回答,只好找藉口。

  妈早就叫你去看牙医了啊还没去吗

  嗯,太麻烦了。

  天生的懒骨头。你这样下去永远也交不到女朋友的

  听到这句敏感的话,正树突然抓狂,抓着沙贵的头压在自己胸前,骂道:多管闲事

  呀哈哈对不起啦

  不原谅奶

  不要啦讨厌哈哈哈哈

  两人互相嬉闹捉弄,沙贵笑得连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兄妹可是,事实上正树不敢再想下去,快步追上笑着逃开的妹妹。

  啊

  呀对不起沙贵撞到了旁边的男学生,连忙道歉,正树也急急忙忙赶上前去。

  对不啊正树道歉时看见了对方的脸,一下子愣住。

  守君

  唷早安,峰山。和往常一样,神崎守总是以从容的态度向正树打招呼。

  头脑明晰,容姿秀丽怨恨啊,完全像个冷酷的大人。不像同年纪的人该有的、似乎令人难以接近的气质,使得班上同学称呼他时加上君的,绝不只有正树一人。

  好可爱啊,你的妹妹吗阿守说着,对沙贵微笑:我是神崎守,是奶哥哥的朋友。

  啊、是,我是峰山沙贵。沙贵像个怕生的小孩,神色不安地向阿守点头。

  朋友什麽时候开始的正树不自觉地凝视阿守。虽然是同班同学,但几乎没有和阿守单独聊过天。

  阿守望着沙贵,又笑了起来,彷佛在说怎麽了脸孔虽然是笑咪咪的,阿守的眼睛却完全没有笑意。他身上那股阴森森的压迫感紧逼而来,使得正树只能沉默。

  啊、哥,我、我先走了。沙贵似乎也感觉到阿守所带来的独特气氛,没命似地跑掉。

  正树,我不知道你有这样的妹妹。阿守语气极其平常地叫他正树。

  啊我们不太像正树答道。他怀着一种怪异的感觉,和阿守并肩而行。

  你们感情很好嘛就像男女朋友一样。

  女朋友别开玩笑了突然被掴到痛处,正树不禁高声喊道:她只是妹妹而已虽然没有血缘,但是那种小鬼

  没有血缘阿守停下脚步,睁大着眼睛望向正树。

  啊不是完了。正树心想,不小心说溜嘴了。

  你和她不是真正的兄妹阿守的双眼突然炯炯发亮,好像发现了什麽不得了的大事似地。

  正树不得已,只好接下去说道:沙贵是在很小的时候,因为某些原因被我们家领养的。我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

  她知道这件事了吗

  正树摇头,我不想告诉她。但是她总有一天会知道的。

  你伪装和她是兄妹关系,只不过在欺骗自己罢了。其实阿守根本没资格批评到这种程度,但他假装没察觉到正树的忿恕,蛮不在乎地问道:对了,你牙痛啊他问道,轻易地改变了话题。

  呃是啊

  其实我母亲是牙医。如果是我的朋友的话,她会特别温柔的。你今天就去我母亲的医院吧健保卡的话,随时拿来都无所谓。

  可是,那个

  就这样吧我母亲的技术很高明的。

  阿守轻拍正树的肩膀,纤细指尖的冰冷触感由衣服上传来。後来,正树才想起,自己和沙贵说到牙疼的事时,还没看到阿守出现。那麽说,阿守是躲起来暗中注意他们的罗

  不会吧阿守为什麽

  结果,正树接受了阿守的建议,在放学後来到神崎牙科。阿守的母亲静子,好像是这家大医院的院长。但是,阿守并不在。

  我会先打电话通知母亲,你到医院後,就到办公室打个招呼。我今天有点事,要为了我和你的未来做些准备。说完後,阿守浮露出另有深意的笑容。

  什麽我和你的未来,乱心的。正树心里这麽想,阿守独特的高度压迫感,仍不知为何使正树无法违抗。

  对不起我是峰山正树。正树敲了敲办公室的门。

  里面似乎有人,却没来应门。

  对不起,呃我是神崎守的同学正树,咦轻敲数下後,房门竟就开了。正树在门口犹豫了一会儿,便踏入一步。

  微暗的狭小办公室内似乎没有人,但

  啊嗯房间尽头的布帘後方,传来女人的声音:啊医生已经

  已经要泄了吗

  是

  真拿奶没办法,轻轻玩玩就,菜摘还真是啊不过,要是奶以为我会这麽简单就让奶这个好色的女孩泄了的话,可就大错特错了哦

  啊啊啊不要

  别骗我。你看,已经出来这麽多蜜汁了。喜欢被玩屁眼的话,就好好说清楚

  这这是什麽对话正树简直不敢相信。虽然惊讶,却无法掉头就走。他觉得自己的双眼好像被吸过去一样,不由自主地继续由缝隙中向内窥视。

  唔啊

  办公室另一端的诊疗室里,诊疗台上坐着一个穿白衣的护士。

  咬呀,直棒,菜摘的屁屁慢慢把玩具吞进去了呢好像很舒服的样子呐

  叫做菜摘的护士双手被反绑於後,捆缚在诊疗台上。被扯得凌乱的白衣缝隙中,洁白丰满的露了出来。她的护士裙被卷起,双脚却张得大开被固定在两旁,中央则被治疗用的手电筒灯光照射着。

  哎呀,怎麽办呢差不多是患者该来的时间了。要不要让菜摘泄了的场面给病人叁观呢

  说话者有着一头乌黑的长发和冶艳的红唇。她的面容秀丽而热情,眼中却散发着冰冷的慑人感觉。和阿守的眼睛一模一样。她一定是静子不会错。

  不要啊啊啊

  静子手上拿着遥控器,那好像可以操作插入菜摘屁眼中的电动。菜摘流着泪用力摇头,刺激似乎反而变得更强烈。

  啊啊啊要泄了、泄了

  被捆住的菜摘弓起身体,全身摇晃颤抖着,她的坚硬地向上胀挺,连从布帘後偷窥的正树,都晓得菜摘达到了。太厉害了。正树心想。他忘我地看着眼前这对s同性恋,一边磨擦着大腿来慰藉从刚才就高耸膨胀的股间,一边咽着口水。

  太下流了。插屁眼还,不觉得可耻吗

  呜对不起

  算了,看来奶也渐渐被我调教成被虐狂奴隶了呐下次会让奶在我的俱乐部里表演。想一想,自己可以在很多人面前,像刚才一样升天喔怎麽样高兴地发抖了吧我也是喔看到奶慢慢有被虐待的自觉,我也好激动静子在菜摘流着泪水的脸庞上轻轻一吻,然後转动诊疗台。

  正树的眼中,映入了菜摘左右大开的白皙大腿及湿透的私处。上面的阴毛朝两旁分开贴住,粉红色的肉壁因充血显得十分丰厚。仍然湿漉漉地充满透明蜜汁的部位,还在一抽一抽地大开着口。在下方,会让人直呼好粗呀的巨大还扭转着挖掘扩张菜摘的屁眼。

  啊哈菜摘不晓得自己的姿态尽收男人眼底,喘着湿濡火热的气息。

  正树终於再也忍不住,冲出办公室急忙跑向洗手间

  你好,我是阿守的妈妈静子。阿守受你照顾了。

  不,请多指教。

  过了一会儿,向正树打招呼的静子,看起来就和普通的女医师没两样。不,要此普通女医师来得更艳丽而性感,而且年轻得看不出已是一个高中生的母亲。但与刚才玩s戏的静子比较的话,简直平凡得像另一个人。

  请到这边的诊疗台。招呼正树的是菜摘。菜摘也是一样,宛如刚才什麽事也没发生过一般,以温柔而和善的笑脸引导着正树。

  要把椅子放倒了喔请把嘴张开。啊这里在痛吧我要磨掉一点。把药塞进去罗会痛的话,请你举起右手。

  细长的钻牙器抵在牙齿表面,发着呜咿的声音,开始磨转。一阵阵锥心之痛传来,正树却还是忍着,没有举手。他微张着眼睛,看到注视着正树口中的静子,发现她露出双峰的白色衣领竟开得出奇地低。

  这样一来,正树觉得自己好像是被玩弄在女王的掌心中一瞬间产生的危险幻想,正树立刻将之挥掉。在想什麽啊正树心中暗忖,我可绝对不是被虐狂。要归类的话至少也是虐待什麽嘛,不对啦我只是个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人而已。

  峰山君,很痛吗你的身体似乎绷得很紧。

  噗不

  那麽今天的治疗先到此为止。洞里已经塞进暂时性的药,一开始时可能会有点不习惯,有时会有药的苦味,请忍耐喔

  是

  即使治疗完毕,刚才见到的s是没能从正树的脑海中消去。这个人,为什麽要做那种事呢阿守知道自己的母亲是个女同性恋的虐待者吗正树心想,该不会是阿守早已知悉这件事,为了让正树叁观才特地把他叫来的呢

  怎麽了

  啊,没有,我下次再来。

  等一下,峰山,嗯,正树,可以的话,待一下子好吗

  呃正树迟疑着:不会吧我讨厌被虐待。

  什麽表情嘛请你留下来是为了这个。

  静子走向置於诊疗室角落的桌子,从抽屉中取出像扑克牌一般的卡片,道:这是塔罗牌,正树听过吧是自古以来吉普赛人用来占卜人类一切命运的道具。

  她摊开牌面,每一张并排的卡片上,都画着不可思议的暗示性图案。

  我的占卜很准,相当受到好评喔正树是不是也可以让我占卜呢

  静子说着,手一动开始洗牌,然後要正树切牌。纤细、白皙的手指把牌排列在桌面上,看起来果然像极了阿守的手。

  首先,是过去。力量的逆位置你在单恋吧而且,对象是不允许谈恋爱的人。

  那是指沙贵突然被人说中,正树的心脏不禁噗通噗通跳个不停。

  再来,是过去与现在的连系。魔术师吗这表示你的身边,出现了新的协力者。那个人会给你以前你从来不知道的价值观、以及新体验。

  难道,那个人指的是阿守阿守要给自己什麽东西吗

  现在哎呀,是女帝的逆位置说不定,会碰到年长女性的诱惑哦

  静子若无其事地说着,正树的背後却不停地冒出冷汗。说不定,刚才的偷窥早就被发现了

  再来是未来

  正树朝桌面瞄了一眼,还剩七张卡片。

  以後再一张张为你翻开吧藉由卡片的暗示,你必须决定你自己的未来。

  静子乌黑的眼眸凝视着正树。她嫩红的朱唇微张成新月的形状,唇边若有所示地刷过一抹微笑。那是张s王的面孔。正树的全身微微地发抖,终於,男根坚硬了起来

  第一章女教皇

  那件事真的发生过吗即使到了隔天,正树的脑袋仍被昨日所见的光景俘虏。被绑在诊疗台呻吟的护士小姐,那洁白的,湿濡的,硬撑开屁眼,弯曲扭动的电动棒

  呜又搭起帐棚了。昨晚才自慰到部份肿痛,难道还不够吗正树心中挣扎着:完了,现在是上课中耶他极力地冷静股间,集中精神瞪向黑板。

  hestalay这时候,助动词st表示不管怎样都要什麽什麽的意思正树的老师岩井亚子老师,今天的英语发音也和往常一样,如外国人般流利完美。

  当然,正树不爱用功,但亚子老师的课是例外。亚子老师长相俏丽、声音又甜,而且是超有名大学毕业的知性美人。

  接下来的部份在日常英语会话中不太常用,但是考试会考,所以你们还是要好好背起来。

  老师平淡的语气中虽然同样令人感觉强硬,但与现今常见的女老师不同,不与学生妥协的态度真是酷极了。不只男生,听说也有很多女学生喜欢亚子老师。但是,今天连亚子老师的课,都听不进去。正树望向坐在斜前方的阿守。他依然没变,面无表情地看着课本。

  对了,正树突然想起,昨天这家伙说什麽我和你的未来,是什麽意思呢

  峰山,接下去念。

  咦啊

  亚子老师瞪了正树一眼,没在听课是吗学期成绩扣五分

  完了。正树才皱起眉头,亚子老师马上又接着说道:不过,放学後留下来就可以不扣分。今天刚好我有事要找人帮忙,峰山,你愿意接受吗

  如果一开始就打算留人下来,就应该指名翘课的家伙嘛正树心想,没办法,只好点头答应。

  运气不太好呐正树。休息时间,阿守走到正树的座位旁边。

  还好啦

  对了

  阿守说着,目光环视四周,班上同学们正以好奇的眼神看着正树和阿守看似亲密的交谈。因为以往阿守虽获得周围同学的尊重,却总是一个人,与大家隔绝。好像属於另一个世界的阿守为何突然接近正树,连正树本身也不知道。

  我们到安静一点的地方去谈。

  咦

  现在离开座位的话,一定会被人说得更难听的。但是阿守并不理会正树的困窘,说声走吧便迳自走出教室。正树只好一面含糊地微笑做为掩饰,一面跟着走了出去。

  两人来到校舍的尽头,图书室前的走廊。

  守君,有什麽事非到这种地方来说不可呢

  叫我阿守就好,正树。阿守说得一副蛮不在乎的样子。

  对我来说,我只在乎你的感觉而已,其他的家伙怎麽想,都不关我的事。他说着,哼哼闷笑了两声,怎麽样呢昨天的sbr />

  你知道

  我母亲的事我当然知道。她不但是s有被窥视的兴趣。知道你要去看病後,就想做给你看。

  什麽正树惊讶地合不拢嘴。

  因为她还有我这个儿子,所以与其说她是同性恋,还不如说她是双性恋。不过她现在喜欢的是那个菜摘。

  守君不、阿守,你觉得这样好吗太不正常了吧

  你说不正常一瞬间阿守的脸突然变得如恶魔般狰狞。

  当然不正常。而且,你不觉得菜摘很可怜吗

  呼呼呵呵哈哈哈阿守听着我的话,终於像忍不住似地爆笑出来:哈哈哈哈那麽正树,你因为可怜菜摘,就一点也不兴奋了吗

  唔正树无法反驳阿守的话。就连刚才的上课时间,自己都因为想到昨天的场面而激动不已。

  不管你说什麽都行,但是是正直的。比起那些说谎的伪善者,我觉得诚实的恶人要来得可爱多了。什麽常识、道德,相信那些的人都是傻瓜。

  我不这麽认为。

  无所谓,你不用多久就会明白的。到那时候,我和你就会成为真正的莫逆之交。然後阿守说着,突然移开目光眺望远方,之後又一个人露出难辨其意的暧昧笑容。

  别开玩笑,难道要我去玩sbr />

  这时,图书室的门啪一声打开了。从中走出来的,是正树私底下仰慕已久的二年级图书室委员的少女。她该不会听见刚才的对话了吧少女一脸充满疑惑和羞耻的表情,呆立不动。正树难堪得连脸颊都热了起来,阿守却似乎一点也不在意,甚至还没教养地直盯着她的全身看。

  喂正树的制止,丝毫不被阿守理会。被盯住的少女就像撞见蟒蛇的小白兔,全身不停地打颤。

  喂够了吧正树骂道。母亲是虐待狂也不在乎,把道德和常识当成粪土的阿守,在端正冷酷的容貌下,似乎可以窥见那妖异而邪恶的本来面目。

  走了啦正树抓起阿守的手腕,离开了图书室

  放学後,正树一个人在教室中等着亚子老师。窗外已是一片暮色。现在是连社团的学生都已经回家的时间,但是老师仍旧还没来。难道她忘了吗正树心想,算了,回去好了。

  抱歉,我迟到了正树站起身时,亚子老师终於出现。

  是我自己把你留下来的,真不好意思。

  不会请问到底是什麽事呢

  呃事实上亚子老师说着,却欲言又止,啊,要喝果汁吗为了赔罪特别请你喝。

  明显的转移话题。真是奇怪,一点也不像以往严格的老师。正树凝神一看,发现老师虽然装得什麽事也没有,但双颊却发热红润,不但眼眶微微湿濡,连声音似乎也高昂而激动

  老师

  唔,那个峰山亚子老师皱着眉,紧紧咬着下唇。

  老师,你还好吧

  对不起

  老师

  老师的双眼积存着泪水,她一面摇头,突然一面当场蹲下。

  啊那个,我老师

  正树一下子手足无措。眼前有女性像这样对他哭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这和小时候把沙贵弄哭是完全不同的。

  对不起原谅我蹲在地上的老师突然上前抱住正树,用手解开他的皮带,松开正树的裤档,然後拉下拉炼

  不、不要啊老师,你做什麽

  拜托你峰山

  正树正想推开老师,老师的手却紧握住正树的男根,并将之从内裤中拉出。她随意地用手搓揉後,便一口气用嘴含到根部。

  唔啊

  一瞬间头晕似的快感袭来,麻痹之感从正树的青筋窜驰而上,连想把老师推开的力气,都游移得不知去向。老师嗯、嗯地由喉咙底端呜咽着,嘴唇不断上下移动。

  不

  正树已被快感淹没。女性对他,这当然是他的第一次。柔软富弹性的黏膜刺激着能令他舒服的部位,使得部位逐渐变得坚挺。虽然以前曾听人家形容过,但没想到会这麽舒服。

  嗯唔嗯

  亚子老师充满知性的瓜子脸,因含着正树的男根而有些歪斜。好想深深插进喉咙的底部,强奸老师的嘴巴,正树猛然顿住,吃惊於自己可怕的欲念。我到底,在想什麽

  老师停下来正树勉强地找回一丝理性,把亚子老师推开。

  啊

  之前太过陶醉的缘故,正树一下子没办法控制自己的力气,将老师推得俯倒在地上。她的窄裙被卷至膝盖上方,可以看见大腿之间似乎有什麽东西在发着光。但是,现在不是探索裙中奥秘的时候。正树调整着呼吸,总算使男根平静下来之後,注视着亚子老师。

  老师,这到底是怎麽回事你为什麽要做这种

  这时,说话声忽然自正树背後传来:果然是失败了呐,亚子

  听起来总令人觉得看不起人似的声音,绝对不会认错阿守

  唷正树,不错嘛拒绝了亚子的,不愧是我的好朋友。

  闭嘴你到底为什麽要指使老师做这种事

  亚子是我母亲开的s乐部的会员,也是个如假包换、天生的被虐狂。

  胡说八道老师是

  老师颓倒在地板上,轻声啜泣着,却没否定阿守的话。

  是真的。亚子,表演给正树看吧让他知道知性女教师岩井亚子,其实是这样的一个女人

  啊啊啊不要

  阿守走近亚子老师,扯住头发让她抬起脸,然後迅速地抱起她,将她转向正树的方向,再一口气把裙子全部掀起。

  啊亚子老师穿在窄裙中的,不是普通的布质内裤,而是一条像黑色细皮带的东西。但与其说是遮盖,不如说是捆绑似地,狠狠地勒紧了老师的下腹部。

  来吧张开大腿,让正树看个清楚。

  唔

  阿守抓住亚子老师的大腿向外拉开,老师的私处立即暴露在正树眼前。黑色的皮革,有如丁字裤般地嵌进老师私处的中心。阴毛左右分开紧紧贴住,肉缝部份赤红肿胀,看来皮革陷进得非常深。虽然这样一定相当痛苦,但老师的下体却湿成一片,使皮革反映着水光。正树会觉得老师的大腿两侧发光,也是因为肉穴中渗出的蜜液流至大腿的缘故。

  亚子在严肃形象的窄裙下,一直是这个样子捆着。每到下课时间,她就在厕所里自慰。对吧,亚子

  阿守粗鄙的言语,一点都不像一个学生该说出口的话。但亚子老师却丝毫没指责说话不客气的阿守,只是神情落寞地摇头。

  上衣也脱掉。

  被阿守一说,老师真的开始自己脱衣服,洋装的下方果真是黑色的内衣。虽说是内衣,腰部与的下半部却被牢密地束紧,包裹得密不透风的,不自然地由上方挤压出来。皮革刚好就位於刺激到的部位,便得老师的已经硬起,坚挺得非常诱人。

  好想吸吮。正树咽下口中溢出的唾液。虽不知道老师是否真的是s乐部的会员,但不论是那湿濡的下体或是高耸的,都在在显示老师确实已有快感。

  真龌龊,竟然要用贞操带和皮内衣才会舒服。这种女人非得好好教训一下不可。

  阿守说着,拿出不知何时准备好的、一个类似高尔夫球穿过皮绳的器具,以及一条宽边的黑色皮带。

  知道吗。这叫侄梏球,是被虐狂最喜欢的道具。阿守边说着,边撬开老师的嘴,硬将球的部份塞进去,然後把皮绳的部份绕到後脑部,打结固定住。

  啊唔球上因沾满了老师的唾液而潮湿。阿守以皮带绑住老师的双手手腕之後,将之抬高到头着,递给正树一个小型的遥控器。明天也有亚子的课,在上课中按下按扭玩玩吧亚子,听到了吗

  亚子老师默默地点点头,然後将已经皱成一团的洋装覆套住自己皮革紧身的内衣之上,摇摇晃晃地走出教室。

  阿守握住仍呆若木鸡的正树双肩,如下咒语般地在他耳边低语:正树,才刚刚开始而已。你已经打开了第一道门,接下来你只能继续不断地向前进。从明天开始,放学後都会很有趣。

  直到归途中与阿守分开,自己独自一人的时候,正树才总算清醒过来。但是,即使、心中满是罪恶感,却仍旧残存着兴奋的馀韵。

  畜生

  路上的行人都纷纷回头望向突然叫嚷出声的正树。正树完全不予理会,迅速向前奔跑。以往只存在於想像世界的,竟会突然以那种形式得到体验。那不是正树自愿的,而是遭到阿守的胁迫和强制,单就的非正常强奸。但是,正树的身体却仍产生反应,而且,尝试到的快感,已深深刻划进正树的体内了。

  如果能忘记的话,今天不,想从阿守向自己搭讪的昨天开始全部忘掉。明知这是不可能的事,正树只能胡乱地奔跑以求暂时忘却。

  你回来了呀咦回到家後,正树对母亲视而不见,快步跑上楼梯,把自己关进房间後,颓丧地躺进床里。

  嗯唔嗯啊啊啊悄悄地,亚子老师的呻吟声开始在脑海中回荡着,正树觉得股间自然地发烫,男根也为了寻求刺激而挺起。

  干什麽发现自己的正树,立刻起身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