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学成文武艺 第三章 入潭,出谷(1/2)

加入书签

  -----左手松开绳子捂住自己正准备尖叫的嘴巴,又怕那虫子游过来,右手将捞上来的东西在我身前乱挥起来,我平生最怕的就是这种白白胖胖的软体生物了。这时没了绳子拉扯,潭中巨大的浮力顿时让我向上升去,可没升多高,腿脚处缠着的东西又将我死死的拽住,被缠住的地方更是被勒的阵阵刺疼。

  这时一条路过的倒霉白鱼正好被我乱挥的剑砍到,顿时一股浓血在水中弥漫开来,那大虫子摇动了一下身体,一弹身,竟然离开玄冰潭壁,朝我眼前那片血雾游来。看着它扭曲着身体,张牙舞爪的向我游来,我彻底的开始歇斯底里了,闭起眼睛扭动着身体发疯似的乱砍起来,终于……也不知砍到了什么,我的身体一轻,直直就向上浮去,刚睁开的眼睛正看到那虫子和我堪堪擦身而过……

  手忙脚乱的抓住绳子爬出了寒潭,这时才敢回头看看那虫子是否追了出来,确认了那虫子没出现,这时才发现身上湿透的衣服被谷中冷风一吹弄得全身打起了寒战。感冒就坏了,要是转成肺炎……怕是我和小龙女就要共赴黄泉了。我慌忙抬脚往茅屋方向跑去,可惜没跑几步,脚上被什么东西拉了一下,眼看就要摔倒,这个身体却神奇的扭了一下,将前冲的势子改为了侧移,然后小转了半圈,竟然就这样稳稳地站住在了当地。

  这——是怎么回事?没等我开始想这个,紧接着皮肤一热,我身上开始冒起了阵阵的白气,不一会,那本来湿透的衣服已经恢复了干爽。

  太神奇了!这就是所谓的内力干衣法么?让我想想,让我想想……莫非是小龙女的意识还存在?她把身体的操纵权交给了我,然后有事时就会出来替我罩着?可想想小龙女的性格,如此洁癖的人,真要是还在这个身体里,那前几天搬草晒草,或者睡草床时,大概早把身体控制权抢回去了吧……

  既然这个想法被枪毙,那就只好归咎于万能的潜意识或者是身体的本能了,意外情况下的应激反应也有可能,怎么说这个身体对武功内力什么的也习惯了二十多年。暂时先撇开这个,我弯下腰在脚边摸索了几下,想看看是什么绊住了我,摘下金丝手套后,很容易就摸索着找到了,原来是一根细细的丝缠在我的脚上。

  慢慢的把这丝一圈圈的解开,又戴上手套捏在手里使劲拉了一下,非常结实,在潭里的那边也仿佛很牢固。我拾起刚才解丝时丢在旁边的黑剑,把丝放在剑刃上划了一下,竟然没断,这时我的心里浮出了一个名词——冰蚕丝!宝物啊宝物,可惜如此宝物竟然没办法弄下来为我所用,我一边叹息,一边又走回了寒潭旁,想看看这丝的另一端是连在了哪里。

  这一看不要紧,差点让我一松手将丝掉回潭里,原来那清澈的水中,正看到一只硕大的白虫正一边吃着这丝,一边又将没吃到的地方粘在潭壁的玄冰上。忍住看到它的一阵恶心,我使劲握住丝拽了起来,丝是纹风未动,反而那虫开始动了,它仿佛看到了什么可以吸引它的事物,竟然撇下没吃完的丝,向上游来。

  眼看它越来越近,我尖叫一声,拿住手中的黑剑对着潭水乱砍起来,也不知道怎么的,握住丝的手忽然觉得一轻,差点闪了我一下。我赶忙停下乱砍的剑,往手中看去,丝还在手中,再轻轻一拉,竟然将水中的那段也拉了出来。看向水中,那虫子也沉回了水中,游到潭壁上向下爬去。

  不敢再去看那虫,我将视线移回了手中的丝线,这丝虽细,但也可以看到断口形状,我细细观察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