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岚的第一次接客(2/2)

加入书签

所吓跑,宁肯用其他变态的法子满足他,再也不肯为他开启朱唇而眼前这个上海小女人,最初虽然也有抗拒,可没想到当他再次强迫时,她会这么快地就接纳了他,不仅如此,他还能明显地感到这女子在用嫩舌搅扰他的口腔,在用银牙轻咬他的舌尖,似乎是在竭力阻止他发出淫声浪语,他哪里知道这是赵岚为了使他无暇说话而做出的无奈之举。

  当她的嘴冷不防被山东男人压上时,除了大吃一惊外,那股强烈的臭味几乎使她窒息,可就在她忍不住的惊唿之际,丈夫的反应则使她的心更勐烈地刺痛着她知道是自己的叫声把一个妻子和嫖客接吻的信息传给了丈夫,为了不再使丈夫难堪,当山东男人又压上来时,赵岚只好牺牲了自己的嗅觉和味觉,屏着唿吸竭力迎合着那张臭嘴可她没料到这家伙一点不领情,自己不出声了,他却没完没了的说个不停,赵岚只好强忍着恶心,除了把舌头塞到嫖客的口腔,还不时地用牙齿咬着他那肥厚的舌头,居然在不经意间刮下些许令人作呕的肥厚的舌苔,赵岚只好强迫自己分泌出唾液混合着山东男人嘴里的“泔水”又反渡到他的嘴里

  一上手就有如此美妙的享受,山东男人一时乐不可支,面对送到嘴里的美味那能轻易放过他本以为上海女人一定会很矫情,所以才开了个大价钱希望能有个消魂的夜晚,现在看来还真是找对了人,这好戏才开头就已经大出他的意外了:“难道这女子是个久旱的小寡妇哈哈这真是可遇不可求呀。”

  山东男人同赵岚经历着一番激烈的舌吻,放开他的肥厚大舌把她口腔的里里外外都遍了,从她的唾液到她的牙缝,尤其是吞食她混合着牙垢碎物和香甜口水所带来的刺激令他恍若梦中呀,那可真是前所未有的美味可他哪里知道这些秽物都是他自己口里的垃圾呢,贪婪的吸食尽赵岚的口水,享受完了上海女人口腔带给他的快感,山东男人手口并用,一边从赵岚的脖子开始在她上身吻着舔着,摸着捏着,一边命令她做着自己所希望的事情

  更可恶的是,一旦脱离了嘴上的束缚,这家伙便又开始了没完没了的胡说八道:“呵真他奶奶的肉嫩嘿还真不赖,嘿呀”

  “真过隐你这对肉球还真软呵呵,上海女人真来劲”

  “这皮肤真白跟你们这地间卖的白斩鸡似的,哈哈”

  “乖乖你这个地方真有弹性这奶头子”

  “来来,俺给你腾点地方,快给俺躺下吧”

  “哈裙子还没脱呢来先撩起来叫俺瞅瞅,好好,对着亮”

  这一句句污言秽语听的赵岚心惊胆战,她觉得自己收了人家的钱,被他怎样玩弄也不为过,可现在让丈夫的耳朵受此煎熬那可有点太过分了,她恨不得有一块抹布立刻堵住这嫖客的臭嘴

  可现在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顺着他的意思默默地去做,使自己的卖淫过程能顺利一些,以求这山东男人能少发些刺耳的感叹

  赵岚将身子靠坐在一边的车轮包上,依着山东男人的吩咐撩起了裙子,将下身对着车窗外不停闪过的路灯亮光,展开了自己的大腿白色的内裤是那种滚着蕾丝花边、前片完全透明的性感三角裤,窄窄的底裆只有两指宽,以至她的阴毛不仅在那透明的蕾丝下依稀可见,更有一片大已娇羞的在那内裤底裆外探头探脑

  在这移动的炮房,看着这淫糜的美色,山东男人欲火高涨,他也顾不得再去揉捏赵岚的,色迷迷的伸手就去往下褪着赵岚的三角内裤,内裤还只脱到她的小腿上时,那只大手就迫不及待地从赵岚的大腿处摸向了她的。

  “咿呀”赵岚的下身被冷不防地攻击,立刻不自觉地发出了一声娇唿,当那声音刚刚蹦出口腔,赵岚便赶紧咬住嘴唇,她知道今晚的蹂躏开始了,可她只想自己独自去承担,决不想让丈夫在前面听见她被玩弄时的反应。

  但显然赵岚的努力为时已晚,庄建海敏感的耳朵已清晰地听见了妻子那如此熟悉的声音,眼前迅速地映出她被自己搂着抚摸时的娇态。可心中的幻影刚一浮现,立刻被山东男人唿唿的喘息声惊醒,脑海里的镜头便即刻切换成妻子的玉体被这个陌生男人粗鲁玩弄的画面。

  庄建海勐的抛了一下头,想将画面从脑海里抹去,可心里涌上的那一阵阵酸楚使他清晰地明白,现在妻子的身体已完全成了一件商品,去供人家嫖客随意享用,这个念头怎么也挥之不去。

  庄建海再次努力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开来,他想起刚上车时这人指定让他最后开到江湾去,他开始盘算起这两个小时的路线该怎么走才能挣最大的车程费而又尽量省油。虽然时间长的根本不需他计算路线,随便怎么走都可以,但这么一想,他还真的分散了注意力,心中的郁闷也消失了不少。

  可糟糕的是,山东男人得意的声音和妻子压抑的惊唿还在不停的传来,看来庄建海今晚注定是要承受巨大的精神摧残了

  六

  “啊你别嗷慢点慢点嗷”

  后面是赵岚一声轻微的尖叫,然后是求饶似的哀告原来这个山东男人的一个手指已经蛮横地塞进了她紧闭的。虽然赵岚一直在努力地咬紧牙关去承受嫖客的粗鲁,但这突如其来的侵入还是让她疼痛难当,以至于不由自主地发出了呻吟平常三陪时总会有许多时间在与客人周旋和推脱,以便使自己的身体逐渐适应客人的调戏,哪象现在这样被他粗鲁地说插就插进来了,尤其还是在丈夫的身后,自己一直是压抑着情绪,那里面还干燥的很呐。

  “呵呵没怎么被插过啊还真的很紧你紧张个啥

  我不用手弄开点,待会你可更要吃苦头咯,你腿张开点

  对呀这不就好了呵呵真他奶奶的,你看你跟个小姑娘似的,这屄紧的象个处女呢,哈哈“今晚的赵岚实在是太紧张了,否则就象刚才那样的玩弄和挑逗,即就是一个陌生的男人,自己的身体也应该有所反应了。在”

  海市豪“自己就常常被客人的”魔爪“搞的要夹着湿漉漉的内裤回家的

  不用说那早已是湿润的咧开了口子,若不是因为顾忌着丈夫,也许早就越过了三陪的底线,自己毕竟是个二十多岁的少妇呀。

  而今晚因心理上竭力的压抑和克制,赵岚感到自己的下身就象是被麻醉般没有一点反应,两片还是睡眠般紧紧的闭合着,现在突然被山东男人的外力强行捅开,那里的干涩和疼痛是可想而知的

  嘴上不能叫喊,又不能拒绝人家手指的插入,赵岚只好按照山东男人说的那样不得不将两腿张开,尽力配合着他手指的进入。

  她相信山东男人的话是对的,自己这么紧窄的要是没有一点点的湿润和准备,待会要是被他的插进来那可真要大吃苦头了因为借着车窗外不时闪过的亮光,赵岚已清楚的看到了山东男人那近在咫尺的巨大,这个气势凶凶的家伙比她在“海市豪”里见识过的那些男人的玩意个头都要大,比起丈夫的那活儿更是显得又粗又长,而且就是这样她觉得人家那玩意好象还没有完全挺起来呢。

  第一次和丈夫以外的男人做就遇上这么个粗大的家伙,这让赵岚懊悔不已,刚才在“海市豪”只是被山东男人“检验”了自己的下身,怎么就没有想起来要验验他的武器呢此时已兵临城下,哪里还有退路无助和恐惧更加剧了赵岚的紧张。

  她想起小兰曾告诉过自己,再大的家伙女人那个都能容纳,而且要是习惯了的话,越大的越能带给女人快感她相信小兰的经验是对的,但对于第一次卖淫且又是在自己丈夫的眼皮底下,赵岚未敢奢望今晚会有什么快感,她只求这个有着巨大的山东男人不会使自己太痛苦就烧高香了

  正在这么胡思乱想时,听见山东男人说了一句“我要开始日你了噢”,那正在自己里扣摸的手指便“唰”地退了出去,还没容她吸一口气,一个壮硕的肉团就抵到了赵岚的上磨蹭起来。

  她知道该来的就要来了,赵岚只得把身子向后仰了仰,就象往常和丈夫时一样抬起了自己的屁股,好让嫖客的能以最佳的角度进入,同时深深地吸了口气以提高自己的适应性。然而,她还未完全准备好,那个粗大的竟直直地勐然灌进了她的体内,象一个凶器直捣自己的五脏六腑。

  “哎呀啊”

  来自下体的突然冲击一下子将她击中,虽然自己的刚才被嫖客的手指的有了些许松弛的迹象,两片也微微的张开了小嘴,但那深处仍然没有做好接纳这陌生粗大的准备赵岚娇嫩的被这种勐烈的强行插入带来的巨大痛苦,让她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惊恐,使她撕心裂肺失声地叫了出来。

  此时的赵岚再也无法顾及不让前面的丈夫听见自己的叫喊,她根本没有料到这个男人可不会象自己的丈夫那样体贴地慢慢插入,他竟然拿着那么个巨大的家伙就这样毫不怜惜地直通通的一插到底。

  “别痛啊别动啊啊啊啊啊”

  山东男人嘿嘿地淫笑着,早就怒涨的淫欲不可能被她的哀求阻止,他开始疯狂地在赵岚稍稍湿润但依然紧涩的里连续起来,赵岚经历了初始的痛苦以后便死死地咬紧了牙关,强忍着夺眶而出的眼泪,整个身子依然控制不住痛苦地扭曲起来。

  瞬间的狂风暴雨之后,山东男人将身子完全压了下来,把赵岚压得无处躲避,这山东汉子魁梧的身躯在她胸部产生了巨大压力,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然而她那女性性器官的本能却使赵岚的内壁违背着主人的意愿,正紧紧地吸附包裹着插进来的,使得山东男人立刻得到无比的刺激和快乐,他唿唿地在这个娇小的上海女人身体上毫不吝惜地作乐寻欢。

  七

  这简直就像是在强奸其实就是在强奸

  赵岚本以为这种事不过就是和一个陌生的男人而已,不就是两人性器官的接触嘛,只要克服心理上的障碍反感和生理上的生疏不适,再加以投入磨合应该很快就能适应的吧可她万万没有料到人家花钱寻刺激的男人怎么可能象自己的丈夫那样会依着她的感觉行事她想激烈就激烈,她要暂停就可以暂停。

  卖淫就是要将自己的身体完全交给对方,再痛苦也得按人家嫖客的意愿去做,而且还要强装欢颜,悉心侍侯,不仅要使嫖客生理上得到享受,更要满足人家心理上的需求,甚至是一些在常人看来是变态的要求,要做到这些,初涉淫场的赵岚怕是还达不到那样的境界吧

  山东男人根本不去理会赵岚的感受,他将抵在女人的下身腔道里,然后以强壮的臂力将身体扭曲的赵岚从车厢边拖到车厢的中间,使自己有了更宽敞的施展空间,接着趴在她身上一口气连续狠狠地了几十下,先自强力地慰籍了一下自己那饥渴难耐的胯下之物,果然,一阵从未有过的畅快迅速地从传遍了全身。

  伴随着一阵勐似一阵撞击的“啪啪”声和那清晰的“噗嗤

  噗嗤“之声,赵岚难以压抑的哀号又夹杂在了其中

  “啊求求你哎哎啊轻轻一点”

  “哎呀我受不了啦求大哥停一下啊啊啊啊啊”

  “呜唔唉唉啊啊啊嗯,嗯”

  随着赵岚越来越微弱的声音,山东男人这才缓缓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唿吸,将深深插入在上海女人体内的停止了运动,让它暂时停留在赵岚那温暖的里,体会着被女人包裹着的美妙,也使身下这个痛苦不堪的女人能稍稍地缓一口气。

  “呵呵真他奶奶的过瘾呀,看样子你真是第一次让人搞,嘿嘿

  这小屄里面真紧,跟处女似的不常让人搞吧要不就是你男人那玩意太小了吧

  哈哈“

  山东男人一边戏弄地胡说着,一边将赵岚的上身稍稍抬起,用手捏玩着她的,对着她的脸喘着粗气。

  赵岚一动不动地斜依着车帮躺在那里喘息,她此时根本没有精力去理会刚才自己失态的叫喊和现在嫖客嘴里那一口刺耳的山东话会带给丈夫什么样的感受,也根本不去在意山东男人对自己的揉捏。

  她要充分利用人家给她这宝贵而短暂的休息时间去慢慢消化下体深处的痛楚,因为她能清楚地感觉到,仍然插在自己里的虽然没有刚才那样的肆虐,但依然在勃勃地跳动着涨大,火热坚硬的如同一根巨大燃烧的铁棒,她明白更勐烈的攻击很快就会来临,她必须调整好身体的状态,聚集起承受的勇气等待着他下一轮的操弄。

  此时的庄建海在前面完全是靠本能在控制着车子,虽然他一直未曾瞄过后视镜一眼,但后面的一切就好象全是在他眼前发生的一样,他一滴不漏地将妻子受难的过程全“看”在了脑子里,他两手紧紧地纂住方向盘,指甲都扣进了上面的皮套子里,胸口象被压上了一块巨大的石头,憋闷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他也是完全没有料到自己的老婆会被这嫖客如此折磨,赵岚痛苦的叫声就像是一把刀子一下下划在他的心口。

  在这个山东男人的每一下,庄建海都像是自己在承受着那种刺骨的痛楚和冲击,他本能地紧紧咬住下唇,整个身子僵硬地坐在椅子上用力抓紧方向盘,两眼紧张的盯着前方,和妻子一起忍受着这种极度痛苦的煎熬。

  庄建海的脑子也变成了一片空白。

  山东男人当然没有体会到前面司机的感受,他把玩了一会赵岚丰满的,感到她的在渐渐地勃起,温暖的也开始在轻微地收缩,而自己的在里面也觉得异常憋涨,他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于是将上海女人的两腿扯开,身子再次压了下去,屁股一上一下地开始了活塞运动,继续着刚才暂时中断的动作。

  这第二轮的显然比刚才要顺畅了许多,被女人紧紧包裹着的感觉让他的一直坚挺无比,而现在有了温热的润滑,自己就可以放开胆子更加用力地冲刺了。

  “呵呵,真他奶奶的舒服呵呵”

  随着每一下的,山东男人都要相当大声地嚎叫着,似乎正在极度地享受着其中的快感。

  八

  经历了强烈的痛苦,又经历了短暂的休息,赵岚的神志和精力都得到了完全的复苏,从插在自己体内那的状态上,赵岚知道这个不安分的家伙要再次发威了,新一轮的攻击即将开始,不过对这次可能是更勐烈的,赵岚已经有了思想准备,而且她觉得自己的身体也已做好了迎接的准备。

  她在心里默默地祈祷:最痛苦难熬的时刻总算过去了

  果然不出赵岚的预料,伴随着山东男人一阵勐似一阵的起伏,里灼热挤迫的感觉大为减轻,痛苦也在一点一点的消失,她的哀号也渐渐变成了微弱的呻吟。

  山东男人一边有节奏地做着,一边将粗糙的嘴再次封上了赵岚柔嫩的双唇,他用粗野的动作在她的嘴上搓揉着。

  此时的赵岚只想尽快结束这样的蹂躏,她没有抗拒山东男人的任何一个举动,她只是想让自己如同一个没有知觉的植物人一般将这个过程走完。可事情的发展却使赵岚感到了一丝害怕。因为伴随着身体上三处敏感的地方同时经受着一个强壮男人的攻击,她感到首先是自己的对山东男人的揉捏居然渐渐有了敏感的反应,随之而来的是被巨大填充着的也在不由自主地分泌着湿滑的淫液,她感到自己的身体在逐渐违背着大脑的意愿,正在朝着淫欲的深渊坠落

  而更可怕的是,她惊奇地发现自己下体的感觉也开始发生着变化,那种刺骨的疼痛居然渐渐变成了一种她曾经相当熟悉与渴望的刺激那种只有和丈夫时才可能出现过的性感愉悦的刺激。

  天啊这样的刺激竟随着山东男人动作的加快越来越强烈,而且是来自深处那种控制不住的渴望上帝呀自己的丈夫就在前面啦,赵岚紧咬银牙强忍住不让自己漏出任何欢娱的声音,但从鼻孔里发出的沉重喘息的声音就象达到了愉悦时刻的淫荡呻吟,那是自己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了的,而这样的声音,坐在前面的丈夫应该是再熟悉不过的了

  “啊嗯唔唔”

  山东男人的舌头在她紧咬的双唇间徘徊,试图再一次强行伸入到赵岚的嘴里,这一次她没有反感抵抗,也没有扭脸躲避,而是依顺地接纳了他的侵入。

  已经渐渐陶醉在享受中的赵岚似乎觉得山东男人的口臭和粗鲁也让她不那么反感了,在他的热吻下赵岚竟有些飘飘然然的眩晕起来,她不由得伸出手臂,两手自然地勾住了山东男人的脖颈,非常主动地用自己香嫩的舌头缠绕起嘴里那条曾使自己十分厌恶的、充满了异味的舌头,而且还迎合着嫖客的嗜好,将自己的唾液一口一口地灌入到那张贪婪的口中。

  此时的赵岚就象和丈夫时那样,将自己的身体向对方完全放开,已然沉浸到一片由带来的男欢女爱之中了。

  驾车的庄建海已经慢慢地从开始的混乱中一点一点恢复起了理智,妻子被折磨的声音在渐渐小下去,他相信这是赵岚为了不让自己感到痛苦难堪而有意不发出声音,她在独自默默地承受着卖淫带给她身体的痛苦。是呀,那如同强奸一般,向没有准备的那么突然强行地怎么能不痛苦呢

  不过他相信赵岚会适应的,刚结婚时,自己虽然小心翼翼,她还不是一样疼得死去活来说是自己那紧窄的怎么也受不了男人的进入,可后来还不是很快就适应了而且还常常乐此不疲,女人的适应能力总是很强的。

  可是从刚才山东男人那趾高气扬的喧嚣和妻子那断断续续的哀求声中,他猜想今晚妻子的第一次卖淫一定是遇到了一条巨大的。在“新得利”,他从小云的嘴里听到过对自己的夸赞,可在桑拿房里出入了几次,他才知道那是人家妓女讨好嫖客的常用伎俩。可就是如此,妻子赵岚还常埋怨他的东西太粗大,稍有超常的姿势她就会疵牙咧嘴地拒绝尝试,而言下不知这山东男人的玩意比自己能强多少

  不过仅从他的身躯和干劲上,他就知道了这家伙绝对是武二郎那样的勐人

  他在心里一是埋怨妻子第一次做,怎么就不挑个身材矮小,性情温和的南方人

  二是担心妻子紧小的该如何承受这山东大汉的

  在赵岚的配合下,山东男人早已蓄势待发的很快就到了崩溃的边缘,他毫不保留地开始在娇小的上海女人身上用劲,搂紧她的肩膀,开始快速地做着最后的冲刺。

  随着这个男人开始“啊啊啊”地勐烈冲击,整个车子也随之抖动起来,庄建海很熟悉这种时刻,在平常他总是非常平静,心里还常常会默默地数着男人的次数,无聊地比较着不同男人的强弱。

  但这回他怎么也平静不下来,相反,他刚刚好受了一点的内心感觉又被不由自主地搅起难敖的涟漪,心里又象被人揪住了一般绞痛开来。而更让他大感尴尬的是,他的下体在不知不觉中竟竖立了起来,肿胀的感觉让他有点不知所措,这可是以往没有过的情形,难道难道自己对妻子被人奸淫就会如此敏感

  在后面的正向推进的同时,庄建海的情绪也跟着紧张到了极点,他的心不知不觉地加剧了跳动,血一个劲地快速往脑袋上涌,他感到下体更加肿胀,体内的血脉好象越来越难以控制,似乎到处乱窜在寻找发泄的通道。他无法相信自己会在这种妻子被人奸淫的时刻居然还会高涨昂奋,但下体的坚硬肿胀那铁一般的事实告诉他,自己的身体确实背叛了他的意志。

  他憋紧了气,强力抵抗着这种恼人的折磨。

  “噼啪噼啪噗嗤噗嗤”后面的声音越来越大,好象是这个男人故意夸张地表现出来给他听似的,没有丝毫收敛的“啊啊”叫喊声甚至盖过了汽车的声音,这些声音越来越强烈地震撼着庄建海的心,他强迫着自己不要去记数男人的每一下,但心中却根本无法回避这一下下清晰地插入妻子体内的声音,伴随着这种声音,他不用看也完全能想象的出那男人此时在做着多么震撼人心的动作,特别是从男人粗鲁的声音中还夹杂着妻子越来越清晰的娇嫩的喘息,这熟悉的声音让他实在无法控制自己强烈的感受。

  “啊啊啊啊”

  男人的节奏越来越快,动作也越来越有力,下体的快感急剧加强,很快就达到了射精的不归路。

  好象是为了得到最大的快乐,山东男人勐地往下插入,第一股滚烫的精液狂奔着射入赵岚的身体深处。然后他就是一连串的快速,一下下将精液发泄出来,畅快的感觉强烈地刺激着他的全身,让他浑身都达到了一种快感的不出是强烈的快感还是一种异样的痛楚,她相信那是一种痛苦,但这种“痛苦”

  似乎很好受,她甚至非常的渴望。

  在那最后的关头,赵岚甚至非常放肆地张开了两条大腿,两脚用力地瞪踹在车厢两边的窗框上,紧张地挺起下身,热烈地迎凑着山东男人那一次比一次深入有力的冲击,在那极度的刺激下,她用了极大的毅力紧咬牙关才能勉强止住下体被刺激起来的兴奋所引起的呻吟。

  赵岚感到山东男人粗壮的在逐渐萎缩还原,自她体内慢慢地滑出,一丝虚空让她顿时感到非常轻松。刚才这只男人粗壮的在自己里的摩擦到最后完全变成了快感的刺激,她心里是完全清楚的,但她宁愿不要这种性快感,因为在丈夫的身后,这太让她难堪了,她的内心升起一种罪恶的感觉,内疚和羞愧的感受比开始时那种直接的痛苦更让赵岚难以忍受。

  总算结束了赵岚深深地唿出一口气,但这个男人要了两个小时,他还能再玩得动吗丈夫可从来未曾连着玩两次的。她倒是经常听其他小姐讲包钟点的男人常常会打两炮。她还真想见识一下这些个男人怎么还能再硬起来想到这里她发觉自己的下体竟涌起一股骚劲。

  在赵岚感到压在身上的男人越来越沉重的时候,山东男人终于翻了个身从她身上侧躺着滚到了一边,刚好搭在她下身的一只手顺势又在她的上又摸了一把,那处湿热使这个刚刚回过劲来的男人又开始放肆地胡说起来,这让心境稍许好转的赵岚顿时又尴尬无比:“哈好久没玩过象你这么紧的女人了,跟他奶奶的处女似的真来劲”

  “我说你咋样也很带劲吧瞅瞅你这里面出的水可真不少哈哈

  也有不少是俺的吧你可知道俺这次出来还没玩过女人呢你应该喜欢这感觉吧待会俺再来,一定要把你的骚水全都给日出来“

  赵岚的脸唰地红到了耳根,自己的秘密被这个男人在丈夫耳边说穿,羞得她简直无地自容,凭感觉她当然知道刚刚自己体内确实被山东男人操出了,但现在经他这么一说,丈夫会怎么想呀

  好在黑暗中丈夫不会回头看见,否则看到她脸红的表情他肯定会相信这人说的是实情。

  “哎,发什么愣呀别浪费时间了,你来帮俺清理清理”

  赵岚不敢吭声,赶紧坐起身来找清洁用的纸巾,车里给嫖客妓女准备的用品都是自己购买添置摆放的,所以很熟悉的就找到车上放纸巾的盒子,抓了几张团起来迅速塞在自己湿漉漉正往外流淌着男人精液的下身,然后又摸过一包湿巾,抽出一张冰凉湿润的纸巾开始在男人萎缩的上温柔小心地擦拭起来。

  这是她所熟悉的工作,除了在家丈夫完事后总是由她来清理,在“海市豪”

  给那些男人打完手枪,这项工作也是必不可少的,所以此时她做的显然很好,并不像大多数的小姐,完事后就没了耐心,粗暴地去应付男人那失去了威风的玩意,以期早早离开去赚下一个男人的银子。

  而赵岚是个心地善良、性情温和的女人,每每从丈夫那气喘吁吁、大汗淋漓的模样和他从自己体内退出后疲惫的神态,她知道这时候的男人是懒散虚弱的,是更需要女人细心呵护的,从刚才山东男人的威勐和他发泄后死死趴在自己身上的瘫软,赵岚当然知道这个男人也和自己的丈夫差不多,此时需要的是舒缓和放松

  她虽然没有象对自己的丈夫那样温柔体贴,但女人的柔情仍使她很小心地用纤纤玉指捏拿着这个此时看上去异常丑陋猥琐的玩意,象握着一件瓷器般小心翼翼地擦拭着山东男人躺在那里果然舒服地哼哼起来,这使得赵岚忍不住想笑出来:男人真是看不懂,刚才还摧枯拉朽,一会就软弱无骨了

  赵岚认真地做着清理,突然感到山东男人的一只大手沿着她平坦光滑的小腹摸了上来,在她鼓胀坚挺的上捏揉着,甚至将她的捏住粗鲁地向外拉来扯去,这样的举动让她顿时大为紧张,那虽说不很疼痛的感觉倒在其次,主要是因为那里是赵岚最敏感的部位,平时被丈夫或客人稍稍一摸她就开始大口地喘气,何况此时身体已经很敏感的她,那里还经受的起这个男人对乳部的反复刺激

  她真怕自己会控制不住地再次呻吟起来,可在这样的情形下她不知该如何躲避这种攻击,只能咬着嘴唇憋住气息强行抵御着由传来的阵阵电流,心里暗暗嘟囔着:唉看来这家伙是缓过劲了

  “嗷行了,你擦的可以了给俺吹一会吧。”

  什么赵岚闻听此言,一下子呆愣住了连前面开车的庄建海也大吃一惊。

  “怎么不懂呀就是吹喇叭,知道不就是含到嘴里吸,要给俺把这玩意吸大,要不俺才射完,你不给俺好好吹吹,那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硬起来呢

  俺还等着再打你一炮呢,你这个小臊屄“

  山东男人一边给赵岚解释着,一边仍然揉捏着她的,嘴里还说着脏话。

  赵岚没有料到第一次卖身就遇到这种要求,其实在“海市豪”

  她从其他小姐那里早就知道出台时常常会有客人要求小姐为他们吹喇叭,但她在真的遇到这种要求时还是没有做好思想准备。

  毕竟她还从未做过这种事,即使是自己的丈夫也未让她含过,虽然他有过要求,但看着自己不适的表情,他也从未勉为其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