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柔水之美洲嘉茜(1/2)

加入书签

  -----建锋坐在客厅裏的沙发上悠闲的看着电视,爱文全身的蹲在茶几旁削着苹果,从建锋坐着的角度看,依稀还能看到爱文身体最私密的地方;也是全身的君雅则跪在建锋的面前,一口一口的吞吐着建锋的,正在这时,他家的门被打开了。“主人,我回来了。”原来是他的新奴隶——心丽回来了。心丽一进门把包包放在桌子上就立即过去主人的身边亲吻着他的主人。直到建锋离开她的嘴唇时她仍然依依不舍的看着主人。然后她就听到主人的问话:“你今天打电话回来说有好东西要贡献给我,是什么东西啊?”

  “哦”心丽想了想,然而回来把包包拿来,“就是这瓶东西,”心丽从包裏拿出一瓶东西递给建锋,“这是一瓶‘强姦水’,只要10ml,无论是喝下去或者是注射到体内后,都能使一个清心寡欲的女人在五秒锺后变成一个完全没有大脑的荡妇,如果持续大剂量的用上三天,她就会变成一个没有性会活不下去的女人,但是又不影响她在其他方面的思考能力,只有在她的主人出现时,她就会变成没有大脑只有的女人。”

  “哦,不错嘛。”建锋接过瓶子说。“会有什么副作用吗?”

  “目前还不知道,因为这个是警方昨晚搜查到的违禁品,我是偷偷拿出来的,我有几个朋友在实验室工作,要不要拿给他们去化验一下,然后再製造出配方出来?”

  “不行,这样就会有很多人知道,到时候就麻烦了,先放着吧,放在柜子裏不要摔碎了。”

  “是的,主人。”心丽刚刚说完就听见有人在按铃,她转向主人,问到:“主人,今天有人来吗?”

  “没有,你去开门”建锋说完,就让爱文和君雅回房等着。

  心丽看着爱文和君雅都回房后才把门打开,“你找谁?”

  “你好,我是新搬来的隔壁的住户,我姓陈,是这样的,我家的那个洗手间灯泡坏了,现在又是颱风,商店都关门了,我丈夫现在又不在,所以想麻烦你们,看看有没有人能帮我把灯泡装上去?”

  “你有新灯泡吗?”

  “有,我丈夫之前预先就买了,就是怕有这种状况发生,但是他现在还没有回来,所以我只能麻烦你们了。”

  “这样啊,我得问问看。”

  “好,谢谢。”心丽听到就转身看着建锋,“建锋,你有空吗?”

  “有,走吧,我们去帮帮她吧。”建锋说完,穿了外套就準备出去了,然后他回头对心丽说:“你把刚刚那样东西戴在身上一起过来吧。”

  “好,等我一下。”心丽说完就把刚刚才放在桌子上的瓶子放在衣服裏的袋子裏就跟着出去了。

  “来来来,喝杯水。”陈女士把水放在茶几上。

  “你们家蛮漂亮的。”建锋喝了口水后看着房子裏的装修说。

  “真的吗?谢谢,这些都是我丈夫设计。”陈女士回答。

  “你丈夫是室内设计师?”建锋回头看着陈女士问。

  “不是,他是一个医生,只是对室内设计比较感兴趣。”

  “哦,那你是从事什么行业的?”

  “我是在大学教书,教化学。”

  “真好,你们都很厉害嘛。”

  “哪里,我只会天天呆在实验室裏做实验,其他的什么都不行,家裏都只能靠我先生和女儿。”

  “你很幸福。”

  “是的,谢谢。”

  “好了,我来帮你装灯泡吧。”

  “好的,真是谢谢你,请跟我来这边。”说完,陈女士领着建锋去装灯泡了,建锋临行前对心丽使了个眼色,他看到心丽点了点头后就跟着进去了。

  过了一会儿,心丽看着建锋和陈女士在房间裏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她便把“强姦水”拿了出来,倒进陈女士刚刚喝过的杯子裏,然后把“强姦水”盖好,放进口袋裏,拿着两杯水进去给他们俩“解解渴”了。

  “来,建锋,你喝口水吧。陈女士,我把你的也拿来了。”心丽把分别递给了建锋和陈女士当然事先已经知道哪杯是“有料”的,当心丽看着陈女士没有任何怀疑的喝完了这杯“有料”的水后,她就向陈女士发问:“现在还在刮颱风,你老公会不会回来啊?”

  “应该会吧。”

  “你还是打个电话给他吧,万一他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

  “也对,那你们慢慢弄,我去打个电话。”

  “好。”陈女士听到心丽的回答后就出去打电话了。

  “你给她喝了吗?”建锋看到陈女士出去后问到心丽。

  “已经喝了。”心丽回答到。

  “你让她打电话给她丈夫会不会露馅?”

  “不会,我现在只让她喝了5ml,等她打完电话后,再让她喝下5ml就可以了。”心丽说完后往陈女士已经喝空的杯子裏再倒入一点“强姦水”,然后再从建锋的杯子裏倒了一点水混合起来。

  “这样会影响效力吗?”建锋看着心丽的动作问。

  “不会,只是让她的发作期晚一点而已。”心丽拿着两个杯子说。

  “那就好。”

  “请问灯泡可以了吗?”建锋刚说完后陈女士就走了进来。

  “快好了,你刚刚说了那么多话,来,再喝口水吧。”心丽把刚刚又弄好的水递给陈女士。

  “谢谢,我发现我今天真的是特别渴耶。”陈女士在接过水杯后,再一次的一饮而尽。

  “你丈夫回来吗?”

  “他说回来,不过看来还有段时间。”陈女士说完后接过心丽手上的杯子,“我再给你们倒杯水吧。”

  “谢谢。”心丽看着陈女士离开,对建锋说,“看来她会在厨房呆很久。”

  “应该是。”建锋笑着说。

  走进厨房的陈女士在把两个杯子裏都倒满水后,突然觉得一阵闷热,使她不得不放下水杯,扇一下自己的衣服以清凉一下自己。

  热。

  好热。

  好热好热啊……

  难以言说的热浪朝她席捲而来。

  空调突然坏了吗?她怎么突然觉得全身烫得像颗火球?

  她可以感觉得到,心臟就像个咕嚕作响的大铁炉,把滚沸的血液打进血管,在四肢百骸裏呼啸而过。除了浑身热烫之外,还有强烈的眩晕袭击她的脑袋。

  她感觉到蜜液不住自花穴沁出,雪白肌肤也跟着沁出薄汗,一层緋红染上雪白,形成淫魅又诱人的情形。

  她不是未经人事的处女,她知道自己现在身体出现的是什么状况,但是怎么会这样,喝了两杯水后就变成这样呢?

  水?!

  难道是外面两个人在水裏放了东西吗?

  但是……她不要想了,她只知道她现在好热……她会死……

  “呜啊……”陈女士难受地摸着自己,她的双手滑过自己细緻的颈项、锁骨,来到饱满沈重的,小手一捏,不由自主地逸出一声嚶嚀。舒服的感觉掌控着她,两手隔着衣服用力玩弄着自己的胸脯,揉捏着雪白乳肉,碰触着早已坚硬的,挑逗着自己的敏感。两隻小手不停玩弄着两团饱满,看着粉色蓓蕾被她拉扯玩弄,雪白嫩肉从指缝间挤出,淫魅的模样一一挑逗着刚刚走进厨房的建锋的视觉。

  只见他的视线往下移,看到雪白的裤子因汗水而紧贴着她的肌肤,妖魅的花穴早已溢出香甜花液,浸湿了布料,让他看到若隐若现的魅惑春景。

  杏眸早已迷蒙,饱满的被她揉捏得泛出一片瑰红,绽放的蓓蕾高挺着,像成熟的果实,让人好想咬一口。

  “陈女士,你怎么了?”建锋见时机成熟后笑咪咪的问陈女士。

  “嗯,我好难受……”陈女士的手已经停止不了的抚摸着自己的身体。

  “怎么会这样啊?”建锋走进陈女士,有意无意的碰触着她外露的皮肤。

  “嗯…嗯…我不知道。”陈女士随着建锋的碰触,激动得快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那我去帮你打电话叫医生过来吧。”建锋说完,就準备离开厨房了。但是陈女士却突然伸出手拉住他,“别走…求你别走……”

  “不行,你好象很辛苦的样子,找个医生过来看看吧。”建锋还是準备离开这裏。

  “不…要…走……不…要…走”陈女士说完就拉下建锋的头,狂吻着他的脸。

  “你要我吗?”建锋站在原地动也不动地问。

  “要…我要…”陈女士急切的扯开建锋的衣服,一路向下吻去。

  “你这样会背叛你的丈夫哦。”建锋凉凉的说。

  “不管……他,给我……快给我……”陈女士已经忍不住双手抱着建锋的脖子,然后用双脚圈着建锋的腰身,眼神迷茫的看着建锋,不停地喊着,“给我…

  …给我……我快受不了了。”

  建锋仍然不回应她的热情,但是却托起她已经圈在他身上的双腿,然后走出厨房,来到她的房间,把她安放在床上,準备离去。

  “不要…走……不要走……”陈女士看着建锋的动作后拉住他的手喊着。

  “要我给你可以,先告诉我你丈夫现在所在的地方。”建锋趁机要求道。

  “他在…自己的…诊所裏……诊所的……地址…是xx路……号……”陈女士喘息着说。

  “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吗?”

  “是…给我……求求你…快给我……”陈女士焦急的说。

  “乖,我等一下就回来。”建锋回答完后把陈女士的手拉开,他必须把事情交待清楚,不然以后的事可就麻烦了。他转身离开房间,和心丽交待了一些后续的事情,然后才回房间準备他的运动了。

  而此时欲火已经完全烧尽了陈女士,只见她的腿窝早已被不住涌出的津液弄湿了,透明的汁液不住滴落,还弄湿了床被,沁出了香甜的味道。

  “好热……好热……”

  她难耐地甩着头,身体下意识地磨着床褥,跪姿让她的嫩穴抵着丝被,她用力地磨着,让床被摩挲敏感腿窝,好得到一丝快慰。

  可是不够啊……她要更多更多呀!

  “呜……”得不到满足,她痛苦地哭了。“求你……求求你”

  “为了避免你吵到别人,别怪我把你的嘴堵住哦!”建锋随着拿着一条手巾準备塞进陈女士的嘴裏。

  欲火焚身的陈女士根本听不到建锋的说话,她的嘴裏被塞进一条手巾。“唔唔……”她想说出的话都已经变成一个个的单字,但是她已经顾不了那么多,她现在只是要快乐。她要面前的男人操她,她就会快乐。

  建锋也毫不客气,只见他把陈女士的双腿架高,在没有任何前戏之下就用他怒挺巨大的贯穿了她。被药效驱使的陈女士早已感受不到疼痛,反而更刺激了敏感的身体,她用力地来回套弄,搅弄出更多花液,淫魅的嘖嘖水声不住响起。而建锋强劲的衝刺就像一个衝锋枪一样,重重撞击她的最深处。兇猛的入侵愈来愈快、愈来愈快,突然一道闪光划过她的脑际,她不由自主地紧闭双眼,尖叫出声,紧临而来的是颤动不休的痉挛。他仍然继续往深处抵,粗喘着抽送好几下,才颓然倒向她。但此时的陈女士身体内的药力岂是一次就能解决得了的,只见她还在颤动的身体又开始蠢蠢欲动,不停的扭动着身体,祈求得到再一次的欢愉,而刚刚才停战的在不一会儿便又再一次的膨胀起来,建锋慢慢地退出了陈女士的,然后再狠狠的贯入。被用力涨满的感觉让陈女士从被塞了手巾的嘴裏逸出一声无法分辩的叫嚷,一下子就又爬上了更高的快乐……

  建锋在风流快活的同时,他的奴隶——心丽却是冒着大雨和颱风赶到了陈女士丈夫的诊所裏。当她下车时,风力已经开始渐渐减小了,她抬头看了看门牌——甯国华诊所,没错,这就是陈女士丈夫所开的诊所,当她确定位址后就按铃等待这裏的主人来开门了。

  “你好,请问你是?”不一会儿,一个相貌堂堂的中年男子站在裏门问。

  “你好,请问你是甯国华先生吧。我是你的邻居,因为我刚好要过来这边,所以陈女士拜託我顺便把你的衣服拿过来。”心丽说完高举着手上袋说。

  “不会吧,我告诉她我今天会回去啊。”甯国华疑惑的说。

  “陈女士说颱风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停,怕你在这裏的衣服不够,所以才叫我送过来的,反正我也是顺道要过来这裏,所以就给你拿过来了。”心丽说。

  “哦,谢谢你,进来喝杯茶吧。”甯国华打开门对心丽说。

  “谢谢”说完,他们两个便走进去甯国华诊所裏了。

  “来,喝杯茶”甯国华拿着两杯茶进来,把其中的一杯递给了心丽,心丽接过后喝了一口,便对甯国华说:“你开这间诊所会不会很累啊?”

  “还好吧,习惯了就好。”

  “你好厉害耶,象我就应该不行了。”

  “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是员警”

  “那也很厉害啊,女孩子幹员警会不会太累啊。”

  “也还好吧,因为很少机会要让女员警出动,所以也没什么问题。”

  “那工作有压力吗?”

  “当然有,不过我可以用这条项链替我放鬆。”心丽说着,从脖子取下一条带有水晶坠子的项链,开始在甯国华的面前慢慢的摇晃起来,“看着这条项链就会放鬆…越来越放鬆……”

  甯国华看看了项链问道:“这是水晶吗?”

  “是的,这是水晶”心丽继续摇晃着项链,“它很漂亮,是不是?”

  甯国华把身体向前倾,以便能更清楚的看到项链,“是的,它很漂亮。”

  心丽看着项链说:“看着这颗水晶,它是这样的美丽,看着它来回的摇晃着是多么的令人放鬆。”

  “是的,让你放鬆。”甯国华叹着气,开始感到有点疲倦。

  “只要你集中并且放鬆,看着这颗水晶左右摇摆着,你也要跟着它,左、右、左、右。”她看到医生的眼神已经跟着水晶摇动了。

  “嗯”甯国华似乎已经把他所有的注意力放在水晶上。

  “将你的注意力集中在水晶和我的声音,你会开始发现妳看着水晶的中心,愈来愈疲倦,每次水晶摆荡一次,你的眼睛就更加的疲倦,你也会发现你的眼皮变的非常非常的重,它们就快要闭上了。”心丽摇晃着水晶,并用着没有起伏的声音说着。她看到这位医生的眼睛已经呈现了半闭的状态,甚至开始闭上了眼睛然后又努力的撑起它。

  “你也会发现你变的好困好困,你会发现你的身体也开始放鬆了起来,你会发现你失去了力量并且被催眠着,你希望让身体完全的放鬆,闭上眼睛,你将会感到完全的放鬆,你觉得很困、很无力、很放鬆……”

  甯国华的眼睛慢慢的闭了起来。

  “虽然你闭上了双眼,但是你仍然可以看到这个美丽的水晶,而且看着这个水晶,会让你感到愈来愈放鬆。”她站起来然后坐到甯国华身旁,将手放在甯国华的裤襠上,然后拉开了他的拉链,“你会听着我的声音并服从我,你瞭解吗?”

  “我会服从妳。”甯国华轻声的说着。

  “张开你的眼睛看着我。”

  当医生张开了眼睛并转过头看着她时,“你会为我做任何事情,是吗?”

  甯国华的双眼一眨也不眨的看着她,“是的,任何事情。”

  “服从我的感觉很好,”她掏出了医生的并让他勃起,“唯一的愿望就是让我快乐,除了取悦我之外,所有的事情对你而言都不重要,是吗?”

  “是的”甯国华的坚挺的勃起着。

  心丽站起来,踢掉高跟鞋后,褪下丝袜及底裤,然后坐在离他五步远的沙发上,翻掀起裙摆,两腿大张,脸上毫无羞赧之意。“过来,在我面前跪下。”

  “是”甯国华毫不犹豫的就走向她,并且在她身前曲跪单脚。

  心丽抬起没有赘肉的腿,脚踝先跨上他的肩膀,再用脚指头戳弄他脸庞。“取悦我。”她低吟,“而且只能用你的舌头……”

  她把脚趾头探入他的微开的嘴裏,“只要我得到快乐了,你的和你的心灵都会得到快乐,知道吗?”

  “知道”甯国华回答后,便开始从伸进他嘴裏的脚趾头亲吻了起来。

  心丽看着他空洞而幽黑的双瞳,然后再看着他无意识地舔吻她,她笑了,她要他的舌头和他的一样火热……

  当一切归于平静时,心丽抬头看了看窗外已经无雨的天空,她转过头看着没有任何情绪,呆立在原处的甯国华说:“把你的衣服整理好,跟我回家。”

  “是的”医生的回答后,把原来被心丽拉下的裤子和刚才在激情中被弄开的衬衣扣好后,便继续站在原地等待着下一个命令。

  当心丽也把衣服整理好,并且确认周围没有遗漏的东西后,便拉着这位医生的手,“走吧。”

  “是的”医生在回答中不带有一丝感情,并且目不斜视的跟着心丽走出他的诊所了……

  “把门打开。”当他们两个到达医生家时,心丽命令道。

  “是的”甯国华机械式的回答。

  在他们进门后,甯国华被带进他和陈女士在一直生活的房间裏,却无视他的妻子正在和一个他不知名的人在他们的床上翻云覆雨。

  “主人,我带甯国华回来了。”心丽饥渴的看着床上的建锋说道。

  “好,等等……哦,天哪!”衝刺愈来愈急促,他的头开始往后仰。有如一阵颶风扫过,在他一个突兀的后仰之后,他的躯体开始剧烈地抽搐痉挛,随着解放欢愉的呻吟声,建锋的强硬的悸动起来,热流迫不及待的射入陈女士的体内……

  建锋在休息了半个小时后,看着已经与他大战几回后却还在不停扭动着身躯的陈女士,他笑了笑,穿了条裤子準备出去做后续工作了。

  “主人”当心丽看到建锋出来后,急忙站起来喊着他。而她的身边则坐着仍然处在催眠状态的甯国华。

  “恩。”建锋坐下后看着甯国华,嘴裏却对着心丽说:“你是用我教给你的催眠术来催眠他的吗?”

  “是的,主人。”心丽点头后回答。

  “好,现在示範一下他对你的忠诚度。”建锋坐着命令心丽。

  “是的,主人。”心丽听了后,再度把水晶项链从脖子上取下,然后坐到甯国华的旁边,把水晶项链放在他的面前,开始慢慢的摇晃起来。“来,看着这颗水晶,然后深深的放鬆……放鬆”

  当甯国华再次看到这颗时,他的眼睛神似乎更加涣散了。“是……”

  “你是一隻狗,一隻到处发情的公狗,是吗?”

  “是……我是公狗……”

  “你现在要发情……”心丽说着,看到桌子上有一个空花瓶便伸手拿了过来,“看到这个东西了吗?它就是母狗的,你想要它吗?”

  “要……”甯国华像是看到了食物一样饥渴地看着这个花瓶。

  “来,舔舔它”心丽把这个空花瓶慢慢地放到她旁边的沙发上,只见看着甯国华象狗一样哈哈地喘着气,一步一步的爬向他的“猎物”,然后慢慢地,一口一口的舔着瓶子的表面。

  “甜吧,你更想的是插入它,是吗?”心丽在他耳边轻轻地说。

  “是……”甯国华伸着舌头,喘着气说。

  “很好,现在就深深地插入它吧……”心丽笑着说,“你会非常快乐的,是吗?”

  “是……”甯国华快速的脱掉裤子,然后迅速把他的插入到这个他以为是“”的花瓶中。

  看到这样的画面,建锋的心裏不禁暗暗的佩服自己:幸好他早一步把心丽调教成了自己的性奴,不然的话,他哪天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他决定加快速度完成今天的工作。他叫心丽让甯国华停止并且回到最初被催眠的状态。然后对心丽下了一些命令,让她执行。

  “你是甯国华医生吗?”心丽开始提出建锋让问的问题。

  “是……”

  “你的妻子是谁?”

  “陈……春……兰……”

  “你爱她吗?”

  “爱……”

  “她爱你吗?”

  当听到这个问题时,甯国华的眉头皱了皱,他似乎在抗拒着这个问题。心丽见状便对他说:“放鬆……深深的放鬆……只要放鬆,就没有什么可以困扰到你了……”

  慢慢的,甯国华的表情回复了平静,心丽决定採取另一种方式来提问。

  “她不爱你,是吗?”

  “不是……”听到这裏,建锋开始有点疑惑,刚才陈女士不是表现得很爱她自己的家庭和她丈夫吗?为什么到了这丈夫这裏,就变得不确定了呢。

  “你做过对不起你妻子的事吗?”

  “做……过……”

  “你怕她知道后就不爱你,是吗?”

  “是……”

  “你做了什么对不起她事?”

  “催眠她爱我。”建锋和心丽听了后都惊呆了,甯国华居然会催眠术!那他怎么会被心丽催眠呢?心丽更是怀疑现在的他真的是在催眠状态中吗?

  “你会催眠术吗?”心丽定了定神后,再度提问。

  “不……会……”

  “那你用什么方法催眠陈春兰爱你的?”心丽奇怪的问。

  甯国华犹豫了几秒后,开始慢慢地说起这十几年藏在他心裏的秘密。

  原来他从读书开始就认识了陈女士,而且一直都深爱着她。但是陈女士并不喜欢他,而是喜欢他的一个同学。就这样他们两个在在暗恋别人中度过了几年的时间,后来在一次机缘巧合下,甯国华遇见了一个催眠师并且把这件事告诉了他,催眠师告诉他可以帮他这个忙,但是代价是把他的妈妈交给这个催眠师。甯国华的父亲在早年就去世了,一直是他的母亲在支撑着这个家庭,这个催眠师在他母亲还没嫁给他父亲前就已经认识了他母亲,然后在一次表白失败后就不见了踪影。他告诉甯国华他不见的那段时间其实是去日本学习催眠术,他要学会一种可以控制人的大脑和心智的方法,学成后他当上了催眠师。这次回来就是要找他的母亲以续前缘的,当然甯国华这次暗恋事件给了催眠师一个机会。所以甯国华带陈春兰去见催眠师,要求催眠师帮他催眠陈春兰一生一世都爱着他,而不会再爱任何一个人,包括他们以后的孩子。

  “催眠师有给你一个催眠指令,以便你随时控制陈春兰吗?”心丽听完后立即问。

  “有……”甯国华点点头。

  “是什么”

  “春……天……兰……陈……”

  “春天兰陈?”心丽转过头看向建锋,无声的在询问着他该怎么办。“只有你说才有用吗?”建锋问。

  “……”心丽看见甯国华没有回答建锋的问题,便对甯国华说:“甯国华…

  …你现在将听到另一个声音……这个声音会令你非常的信任……听到这个声音也会让你非常的舒服……回答这个声音所问你的任何问题会让你更加的放鬆……更加的舒服……”

  “是……”

  建锋见状继续问道:“只有你说才有用吗?”

  “是……”

  “好,告诉我,你要快乐吗?”

  “要……”

  “你要你的妻子给你快乐吗?”

  “要……”

  “很好,现在你的妻子就在你的身边”建锋说完后让心丽把仍然是欲火焚身的陈女士背到客厅来,然后继续对甯国华说:“她很热,需要你帮她消暑,这样做能使你快乐吗?”

  “能……”甯国华直直的盯着正在不停扭动身躯的陈女士。

  “好,记住,你今晚回来后就和你的妻子做了一整夜,当你觉得她还有疑问时,你就催眠她,命令她只能记住这一切,其他什么东西她都不会想起来。

  知道吗?”

  “知……道……”

  “你平时的生活并没有改变,但每当有人对你说‘心有甯华’时,你就会回到现在这样的状态,听从这个人的指挥,知道吗?”

  “知……道……”

  “明天早上起来后打个电话给你的护士,告诉她你不舒服,明天不能到诊所看诊;然后再打个电话给陈春兰的学校,告诉他们陈春兰不舒服要请假一天,知道吗?”

  “知……道……”

  “当你打完电话后就过来敲门找建锋,知道吗?”

  “知……道……”

  “好,在我拍一下手后,你就开始从十倒数到一,每数一个数你会清醒,当数到一时,你就会完全清醒。知道吗?”

  “知……道……”

  “好”建锋说完后就拍了一下手。然后他在心丽耳边说了一些话后就站在沙发的后面,等待着与清醒的甯国华见面。

  “10…9………3…2…1…”甯国华在数完数后,呆呆的坐在沙发上,似乎还不知道他身在何处,他疑惑地看了看周围,然后他看到了全身的爱妻在扭动着身体,表情似乎很痛苦,而在她的旁边居然站着一男一女正微笑的看着他。

  “你们是谁?你们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