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一胎三宝四兄妹(1/2)

加入书签

  连续打了三次,都是无人接听,难道这么早就睡了?不应该啊,虽然他每次都会特别叮嘱她早睡早起,可早睡的概念也是尽量在十一点之前睡,现在这个点就睡是不是太早了点?

  想了想,林柏炎还是决定打个电话给冰雅问问情况上校的小夫人。她倒是干脆,就回了一句话:欢欢已经回家了,你打顾伯父的电话看看。

  好险,还好叶思彤事先跟冰雅商量过把怀孕的事暂时保密。不然,这通电话一打,可就全露馅了。

  自打宝贝女儿怀孕之后,顾首长比任何时候都关心女婿的动向,也知道小林最近几天会上岸。原本,他还想提醒欢欢最近几天尽量晚点睡,可看到小丫头过了九点就打哈欠的可怜样,始终还是不忍心。

  罢了,来日方长,也无需急在一时。

  根据他得到的‘情报’,这次上岸之后小林在南海的海上任务已经全部结束,接下来都是些后续的总结工作,顺利的话,一个月之内应该能完成。只要不出意外,距离小夫妻俩团聚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从岳父大人口中得知老婆是真的已经睡了,林柏炎也不敢再有质疑。只是,始终还是觉得这事有点不对劲,“爸,欢欢她……是不是不舒服?”病了才会想早睡,这个可能性也是有的,而且几率很大。

  “没有的事,现在她和冰雅换班看店,明天轮到她上早班,七点就得起来,所以才睡得早。”顾首长果然宝刀未老,很快就想出了合理的解释。

  可毕竟是随口胡诌出来的,怎么滴还是会有破绽,“既然要上早班,为什么还要回家过夜?”如果是在北苑的租房里住,来回不是更方便么?

  虽然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顾首长还是很快做出了回应,“几天没回来,想吃她妈妈做的菜,我正好去北苑办事,就顺路接她一起回来了上校的小夫人。”

  咳咳,这次应该能忽悠过去了吧,吃货惦记美食是天经地义的事,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借口了。

  “这样啊,那麻烦您跟她说一声,我明天可能要开一整天的会,要到晚上九点之后才有空给她电话。”好久没听到她的声音,林同学确实想惨了。无奈,上岸之后的工作也不轻松,想跟老婆通电话,还得先约好时间。

  “为什么一定要到九点以后?八点不行么?”在某首长看来,女儿能准时睡觉比什么都重要。所以,小林必须得将就着才行。

  这个要求又让林同学犯起了糊涂,“她明天有事?”

  “好像说要去给什么晚餐会现场制作点心,你尽量早点。”可真是难为顾首长了,为了帮女儿守住秘密,短短几分钟居然说了这么多善意的谎言。

  林同学对岳父大人的话深信不疑,也不再多问,“知道了,我尽量在八点半之前给她电话。”

  第二天一大早,某首长就把昨晚跟女婿通话的内容一五一十地转告给患上‘嗜睡症’的宝贝女儿,“我已经帮你开了头,你就是后悔不想继续保守秘密也不行了。”说白了,就是一句话,反正已经错了,就要一直错到底!

  某首长一脸严肃,他家闺女却对他的善意提醒丝毫不在乎,“他是不是已经执行完海上任务了?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呀?”

  叶思彤之所以对老公的归期这么在意是有原因的,现在宝宝才刚过三个月,肚子还不怎么显,如果能在四月之前回来的话,举行婚礼应该能勉强穿上婚纱。要是拖到五月份才能回,恐怕要等宝宝出生之后再筹备婚礼,急呀。

  “海上任务应该已经完了,接下来的工作重点都放在总结上。当然,也不排除会临时增加测试训练的可能。”

  “爸爸最讨厌了,就不会说点好听的话哄人家开心么。”呜呜,这直来直去的脾气,只有老妈能受得了。

  “我只是想让你有个思想准备,你也不要太往心里去,就我了解的情况来看,增加测试的可能性不大,不出意外的话,三月中旬他就能回来。”顾首长打小就最疼幺女儿,现在她怀了孩子,女婿又不能在身边陪着,他对女儿的疼爱越发没上限。只要她高兴,偶尔透露一点‘军中机密’又何妨。

  “真的?只要再等一个月就行了?”看把他家闺女兴奋的,得知自己怀孕的时候也没这么激动。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某首长的回答还算很谨慎。

  可惜,他家闺女压根没注意前半句话,就把‘应该是’三个字记在了心里,这会儿已经捧着还没什么形状的肚子跟宝宝说话去了,“宝宝,爸爸就快要回来了哦,开不开心啊。”

  唉,难得她这么高兴,就随她去吧。

  晚上吃过晚饭之后,念夫心切的某人就开始盯着手机发呆。很想主动打给他,又怕他的工作还没完成,只能耐着性子继续苦等。

  林同学时刻记得岳父大人的提醒,八点还没到,电话就打来了。

  一通‘我想你,我也好想你的’肉麻完之后,叶思彤同学也没有忘记帮老爸把昨晚说的善意谎言圆了,“对不起哦,今天轮到我上早班,怕赶不及,昨晚很早就睡了,让你多等了二十几个小时。”

  “傻瓜,这有什么好说对不起的。你工作这么辛苦,合理安排休息时间是应该的。刚上岸工作比较多,下周应该能轻松点,到时候可以天天给你打电话。”听她亲口说早起上早班,林柏炎心里是既心疼又愧疚。她这么辛苦,他却连每天给她关心和问候都做不到,为人丈夫,他真的很不称职。

  “嗯,我等着。”早上听了爸爸的一番预测,现在叶思彤心里满满都是希望,等待也变得不那么难熬。

  一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在等孩子他爸回来的这一个月里,叶思彤又收获了一个巨大的惊喜。

  很早以前就听妈妈说过,她们家有怀双胞胎的遗传,没想到这个基因她也有份。

  宝宝的到来原本就是一次美丽的意外,没想到这个意外居然还是双倍的。在得知这个消息时,叶思彤真的很想马上给宝宝们的爸爸打电话,可最后还是忍住了。

  根据老爸得到的最新消息,他应该会在庆功会和表彰会之后回来,庆功会的日期他上次已经在电话里说了,就在这周六。也就是说,再过不到一周,他就能回家!

  好吧,就再忍耐一周。等他回来,首先要做的就是再去做一次产检,知道胎儿的性别,差不多就可以开始给孩子们取名字了。

  好几个月都‘熬’过来了,到了最后的这一周,却觉得时间过得特别慢,掰着手指头数啊数,居然还剩三天。

  哎,所谓的度日如年,就是这种感觉吧。

  盼星星、盼月亮,总算盼来了孩子他爸回来的这一天。因为有岳父大人和姐夫帮忙举荐,加上此次南海之行立下了大功,回来之后的工作也已经落实。以后,小夫妻俩再也不用经历两地分居的痛苦。

  几个月前分开的时候没有光明正大地送别,这一次他回来,自然是要亲自去接的。

  只是,林同学恐怕永远不会想到在机场到达大厅等着他的小娇妻会是一副完全陌生的模样。

  虽说每次通电话的时候都有特别叮嘱她要注意饮食,不能为了保持身材而控制体重上校的小夫人。可是,这才四个多月不见,她居然整个胖了一圈,这些日子岳母大人到底做了什么好吃喂养她,效果这么明显?

  叶思彤当然知道他为什么会露出一脸错愕惊诧的表情,但现在还不是揭晓谜底的时候。所以,还得再装一会儿,“干嘛从头到脚地打量我,才几个月不见就不认识了么?”

  “脸圆了,腰好像也粗了点。不错,继续保持。”并非林柏炎迟钝,主要还是没往怀孕的方向想,所以只是单纯地以为她长胖了。

  叶思彤本来是想回家之后再揭晓谜底的,可见了他这副傻愣愣的表情之后,实在忍不住了,“傻瓜,你还真以为我脸圆腰粗是因为吃得多发胖了呀?”

  林同学表示很苦恼,“不然是因为什么?”总不至于是生病打了激素才会长胖的吧,如果真是这样,她应该不会笑得这么开心。

  “因为……你要做爸爸了。”说完之后,叶思彤突然神经过敏地闭上了眼睛。这么重要的事居然一直瞒到现在,不排除他会被气到的可能。所以,还是装装弱势比较明智。

  “你说什么?”林柏炎暂时还没空生气,这个意外来得实在太过突然,他需要认真确认、好好消化一番才行。

  “我说……我会长胖是因为怀孕了。”呜呜,非要这么说才够直接、够明确么?

  怀孕?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只有去年11月底的那七天,而且每次都有做防护措施,怎么会怀上?

  没有生气,也没有表现出特别的激动和兴奋,叶思彤显然不会满意这样的反应,“你这是什么表情啊?我们就要做爸爸妈妈了,你不高兴么?”

  “不是不高兴,只是……”太突然,有点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知道了,你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是不是?”叶思彤同学终于有所顿悟,想着他应该是被吓坏了,“爸爸妈妈就在外面,你要是不信可以去问他们。如果你连他们说的话也不相信,等一下我们直接去医……”

  医院二字还没说完,某人明显发圆的身子已经被一双有力的臂膀紧紧地搂在了怀里。

  不过,所谓的紧搂只持续了不到两秒钟,林柏炎很快就反应过来,条件反射地把她松开,“刚才那样……宝宝会不会难受?”

  叶思彤笑着摇了摇头,当下就湿了眼眶,“怎么会呢,宝宝也想爸爸,他们知道你回来了,也和我一样高兴。”

  “他们?”林同学还真是心细,这么个小细节也被他抓住了。

  一说起这个,叶思彤又忍不住想得瑟,“有两个哦,我厉害吧。”呵呵,你确定是你厉害,不是你家老公厉害么?一箭双雕,应该是他的功劳最大吧!还好嫂子不在,不然又得由嫉妒生‘恨’,回去向哥哥撒气表示不满。

  短短几分钟内接受两次极具震撼力的刺激,林柏炎的脑子明显有点不够用了,半晌没缓过神来。

  “喂,你不会又被吓到了吧?”真是苦恼,他也太不经吓了吧。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状况,就不该把秘密保守到现在才揭晓的。

  “你怎么不早点跟我说?”片刻的恍神之后,林柏炎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只是,听他说话的语气,没有半点兴奋和生气,有的只是无尽的愧疚。算算时间,她应该已经怀孕四个多月了。嫁给他,已经让她受了很多委屈。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突然怀孕,而且还一次怀俩,他也不能时刻陪伴在侧,除了愧疚,剩下的恐怕都是自责。

  而这样的他恰恰是叶思彤最不想看到的,“就是知道你会担心、会不安,所以才故意瞒着你,没想到你回来之后还是会胡思乱想。”

  “那是因为,身为人夫,我为你做的实在太……”

  叶思彤已经猜到他想说什么,急忙出言打断,“不少,一点也不少!你已经把所有的爱都给了我,还给了我两个孩子。即便这几个月你不能时刻陪在我身边,我还是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林柏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轻轻地搂着她,静默片刻才低低地开口道,“那是因为你太容易满足。”

  “才不是呢,是因为在我心里你是最好的,所以才会觉得最幸福。”这小夫妻俩,在人来人往的到达大厅这么腻呼,也不怕惹人围观。

  不过,林柏炎身上还穿着军装呢,军人长期在外,终于能和爱人见面,所以才会如此情不自禁。有这个特殊的身份做‘掩护’,经过的路人们也只会祝福和表示羡慕,断然不会议论取笑。

  温存归温存,此地还是不宜久留。大厅外,还有两位长辈在等着呢,“爸妈还在外面,我们先回去吧。”

  “嗯。”真好,因为娶了她,这里也有了他的家,还有两位视他如己出的父母。再过几个月,他们的孩子就将降临于世。他这一生,真的别无他求了。

  归家心切的林同学特地搭乘了最早的航班回g市,回到家休整一番、吃过午饭之后,心急的双胞胎他妈就急着带孩子们的爸爸一起去医院确认一件很重要的事。

  虽然家里有超声波照片,但毕竟是静止状态,总感觉冲击力不是那么强。要是能亲眼看到宝宝们的动态影像,感觉一定更加真实。相信,孩子他爸的激动应该能得到淋漓尽致的展现。

  如果能在今天确定宝宝们的性别当然是最好的,知道男女,婴儿房也可以开始布置了,家里充满童趣,也会显得更温馨。

  已经不是第一次产检,但这一次叶思彤的心情最为激动、紧张上校的小夫人。嫂子怀的是单胎,虽然预产期晚10天,但已经能辨认出性别。让她家哥哥失望了,嫂子怀的是小公主。

  果然应证了那句老话,出来混,迟早要还。闺女养大了总要嫁,他家岳父曾经受过的‘折磨’在未来的某一天他也会亲生经历。

  和孩子他妈的紧张激动不同,林柏炎一直表现得很淡然。一次怀俩已经是天大的恩赐,孩子们的性别根本不重要。当然,要说一点私心也没有是骗人的。如果可以选择,他倒希望有个女儿,两个都是女儿最好。小姐妹长得一模一样、一样的衣服、梳着同样的发型,一左一右站在身边甜甜地叫爸爸,光是想想都好幸福。

  只是,虽说生男生女是由爸爸决定,到底是男孩还是女孩,也不是他说了就算的。孩子们的性别在豆苗发芽的那一刻就已经确定,一切只能看老天爷的安排。

  排在前面的孕妇很快就做完了例行检查,林柏炎终于等到了第一次和孩子们近距离接触的机会。

  当产科大夫指着屏幕上移动的黑影告诉他个头稍大的宝宝是男孩时,他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有那么一秒钟几乎是停止状态。他这一生也算经历非凡,见识了各种神奇。但,眼前这两团不安分的小黑影却是他见识过的最不可思议,也是最伟大的奇迹。

  可能是因为之前已经做过好几次产检的关系,孩子们的妈妈对此的反应明显要平静许多,现在她关心的另一个宝宝是男孩还是女孩。私心来讲,她还是希望能有个儿子的。就像妈妈当年一样,有儿有女,凑个‘好’字才圆满嘛。

  不过,在另一个宝宝翻了个身之后,她的美好愿望很快就宣告破灭——

  “另一个也是男孩,看样子应该是单卵双生。”

  好吧,单卵双生的意思就是两兄弟长得一模一样。两兄弟长得太像,连大人都分不清什么的,应该会很有趣,只能以此‘聊表安慰’了。

  做完产检之后,叶思彤还是没有从孩子他爸脸上看到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