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74 前往战场《第一卷终》(1/2)

加入书签

  主宰笑着点了点头,当下一跃就跳上了藏鸾的背部,傲气的眼神仿佛与生俱来般,哪还是刚认识的主宰之时那股子傻不愣登的呆滞状,活脱脱的一个大变活人,这两个月的时间,主宰已经彻底的蜕变,由一个卑微的变成如今这似乎高贵无匹的主宰。本站新域名的字母,最大的免費中文網站,趕緊來吧。

  张楚的视线不离不弃的打量着主宰,主宰也是投以一抹微笑看着张楚,张楚道:“主宰,恭喜”

  “这一切,我都要感谢你。”淡淡的说着,主宰的眼神似乎古井无波没有任何的涟漪。

  “你,你真的是主宰??不会吧??”残血明显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张着嘴巴看着主宰难以置信,白子墨一脸无喜无悲静静的打量着主宰似乎是要看出个什么名堂。

  “好了,你们准备就绪了,启程。”包黑脸的声音如洪钟大铝响起,在这一下,张楚的视线投向殇月,在殇月的眼神中,张楚似乎看到殇月有什么话想对自己说,奈何如今形势逼人,没有了那机会。

  唳!

  藏鸾的一声长唳响彻而起,巨大的翅膀一拍飞沙走石,巨大的身躯在强壮有力的双爪一跃中,藏鸾载着张楚四人一飞冲天,直窜云宵。

  广场中众人视线不离不弃的瞪着渐渐消失的藏鸾身影,众人的眼色都是狂热的,一波接一波的声音响起,挠是如今张楚等下窜上了高空耳中还是可闻。

  这藏鸾的身躯虽然向上窜飞着,不过位于其背的四人却是感觉稳如平地,四人盘脚就坐,张楚三人的目光皆是看着主宰,希望打量出一个名堂来,主宰的脸色却是微笑自宜。

  “主宰,当时在望仙峰之时,找了你几个时辰均未找到你,看来兄弟你得了奇遇啊,恭喜恭喜。”张楚先话,对着主宰道贺了一声,残血与白子墨皆是笑脸抱拳道贺。

  “呵呵,也就是一点点好运气,全凭张楚你的指路,也许我欠你的已经偿还不清了。”主宰笑了笑叹出一口气,仰起头看着这接近了云端的高度,高处不胜寒,一股寒气涌来,不过对四人而根本无关紧要。

  “谈什么偿还,这全是你自己应得的,你所付出的努力又有谁知道呢。”张楚笑了笑也将视线四下看去。

  四人一鸾,为前程而去,凌驾天之底却是依靠这藏鸾的功劳,这种意境显现,不禁让残血慢慢的站起了身,看着张楚三人,残血清了清嗓子:“几位兄弟,俺有一最喜欢的歌曲想要表达下如今的心与三位兄弟如今的状态。”

  “歌曲?那是什么?”白子墨真是气的揍残血的心都有,相处这么久残血口中吐出的词都是听不懂。

  “歌曲就是这里所说的音律,不过没有伴奏的,俺就清唱,唱出内心的感触。”

  “伴奏???”白子墨当下是无语了。

  张楚三人的目光挠有兴致的看着残血,等待残血所谓的“歌曲”残血仰天看了看,长吸一口气,轻呃一声当下高亢的嗓音传出,婉转动听的旋律开始在这高空中传递扩散:

  送战友,踏征程。默默无语两眼泪,耳边响起驼铃声。路漫漫,雾茫茫。革命生涯常分手,一样分别两样。战友啊战友,亲爱的弟兄,当心夜半北风寒,一路多保重。送战友,踏征程。任重道远多艰辛,洒下一路驼铃声。山叠嶂,水纵横。顶风逆水雄心在,不负人民养育。战友啊战友,亲爱的弟兄,待到春风传佳讯,我们再相逢。

  残血高亢的嗓音在这云层中扩散,唱着唱着竟然两行眼泪在残血的双眼中不自觉的流出,张楚三人也听得入神,很有感触,似乎有一股大气在心中萦绕不散,听得入迷。

  一曲作罢,张楚三人的目光都是看着残血,没有笑容有得是凝重与敬佩,这残血口中的所说的“歌曲”在这里是新鲜的,从来没有听过,这里的“音律”都是七老八十的人儿拉着琴唱着腔,与残血所唱的这雄心壮志与兄弟之没得比。

  “残血,再来一”白子墨呆呆的说道。

  残血抹掉眼中的泪水,当下坐下:“子墨,一曲足矣,俺想表达的表达完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