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餐霞的回复从牟宗3到马1浮再谈传统文化(1/2)

加入书签

  给你的回复被吞,我怕继续被屏蔽,好歹这回我是没忘了事先复制,就粘贴在“杂谈”卷了。还有,为了厘清因果关系,也为了与大家分享,顺道也将从前的留言与回复按照时间顺序粘贴出来,这样也不会令人感觉无头无脑。

  14225自我感觉,爱读书是件好事儿,读书是真正的休闲娱乐。最近在学习之余,重读冯友兰先生的中国哲学史,颇感惬意。我今年的购书计划单中,梁实秋文集与丑陋的中国人等书,因为手头紧,迟迟没敢下手。

  作者回复:读书不是“真正的休闲娱乐”,要看读的是什么书,即便是小说,也要看是属于哪类的。冯友兰先生和牟宗三先生都是中国近代哲学界真正的大家,当然,牟先生显然是更胜一筹了。关于哲学、中国哲学界及代表人物等方面,你可以看看“杂谈”卷对肆水韶华的回复——哲学、四书五经等。至于“梁”、“柏”则不必“购书”,“借阅”即可,他们的书看下就可以了,没有留在书架里面的价值。其实,图书馆最好!不仅仅是因为可以节省大量^的金钱,也不仅仅是因为图书馆最适合看那些有阅读价值却没有购买价值的书,图书馆那静悄悄的环境——耳中只听得书页翻过的声音,偶尔传来几声咳嗽,所有人都在全神贯注地阅读,做笔记等等真是的上佳氛围!在那种情景下,你会现能够较之平常深入了许多!那时候你会明显感觉到“阅读”和“浏览”的区别所在。最后再强调下:除非是真正永垂不朽的经典,否则,没必要花很多钱购买书籍。

  表人:刘之豫表日期:2013100601:13点击数:0回复数:1

  14248楼下的哥们要抢我的好数字,呜呜呜····我不甚了解牟宗三先生,只有先生的著作人文讲习录偶尔购进的,到现在还没读完。也许,我有收藏癖,喜欢手执书卷翻阅或者背诵的感觉,这也许是一种病·······

  作者回复:牟先生的著作大陆目前好像只出了一本,因为他是赞成康德这系的,所以从前属于被天朝封杀的状态,直到近年才解冻。

  牟先生出于熊先生门下,不过早已青出于蓝,造诣已在“熊”、“梁”之上,仅在“马”之下而已。因为熊先生是出于欧阳竟无门下,受欧阳大师的影响极深,所以分科判教较之西方则更为精密、透彻,虽然熊氏与欧阳最终因意见不合,师徒反目,但终是走“唯识法相”道路而阐扬儒家的。那么牟先生自也不例外,尤其注重心法胜于哲学的关键点,所以在世界哲学界能有崇高地位。

  在西方哲学界里面,走类似道路的只有荣格大师,至于荣格大师是弗洛伊德的得意门生,也是因意见不合最终师徒反目,他生来便具有神通,即是今天所谓的“特异功能”,他利用自己的神通为自己的心理学观点来作证,曾让弗洛伊德目瞪口呆,哑口无言,却因此恼羞成怒,而与荣格分道扬镳。荣格在西方的地位则与弗洛伊德并驾齐驱,影响至深,且不仅仅是影响心理学方面,哲学领域、艺术领域的很多大师、宗匠也都是荣格的拥趸。

  先说这么多,怕被屏蔽。另外,能,就不看电脑。用电脑阅读,很难深入。除非是没有书籍,只能在电脑上看,那是无奈之举。所谓“病”与“不病”,标准不同的,以我的眼光来看,凡是有书不去看却偏要在电脑上看的人,便是“有病”。

  表人:刘之豫表日期:2013100703:50点击数:0回复数:1

  5860大哥实在是博闻强识,每次都能说到正点上!神笔1支赞1下大哥的回复!凑个整数。和大哥讨论,很有收获。以前,总觉得自己涉猎广泛,学识还算凑合,跟大哥一比,真觉得自己是井底之蛙了,现在才知道自己不仅要涉猎广泛,还要深入!熊梁两位宗师还算熟悉,可能因为学科局限或年龄关系,马一浮这位大师,我还真不了解,打算去深入学习了解一下。

  作者回复:以后还是冲咖啡吧,谢谢神笔!呵呵!至于哲学嘛,若以儒释道“心法”而言,那么这个来自西方的玩意儿可以用句专业术语来讲,便是——“鬼窟里面做活计”。较之“世智辨聪”这种世俗的肤浅也不过稍强而已。若以纯正的“唯识法相”来看,差不多都是在“第六意识”和“独头意识”之中徘徊,偶尔能有极个别如荣格能接触到“末那识”层面的,纵然把古往今来东、西方的哲学家都算上,也是寥寥无几。这寥寥无几的人,已经达到哲学的极限了,相对于智慧本体实相而言,他们可以说已经达到“雾里看花”的程度了。

  至于马一浮先生,他是壮年时期开始儒佛双修,较之牟氏更为注重实证,路子当然与哲学不同,所以见地较之牟氏当然更为深入了。马先生虽然在哲学界大名鼎鼎,但克实而言,其人与哲学无关,只是被哲学界强拉进去推崇罢了。

  顺便再说下马先生,这位泰斗也是典型的“中西贯通”者,在成为传统文化大师之前的青年时期,他身在国外,精通西方全部的哲学思想,马先生是不喜欢看翻译的,人家为了看资本论,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就把德语学会,然后直接看德语原文版!看莎翁则是看英文版若论全面性,他仅次于李叔同而已。当初北京大学成立,校长蔡元培请他任教,结果被马先生以师位的重要性狠狠训斥了一顿“师,不能就徒”——若真有意求学,学生要上门求教,哪有什么老师跑到北大去上课的轻贱行为表面上虽然他不玩什么新文化、白话文运动,可像是徐志摩之流把他当作传统派泰斗挑衅的时候,却被他当场即兴创作的白话文诗词窘得羞愧欲死。

  嗯嗯,先说到这。你涉猎广泛是件好事,但不能只停留在此。比如我凡是关于古今中外方面的点评,大多数都是只此一家,别无分号的。须知“见地”是建立在“实证”的基础上的,到了这个程度,基本已经与“洽闻博见”、“博闻强记”此类无甚关联了。古德所谓“修道人无磨爪之工”——就连剪指甲都没工夫的所以历史上才会涌现出那么多先圣先贤。像我这么瞎晃荡、不求上进的人能给这种真正的大成就者去扫扫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