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无毒不丈夫!徐家之死!鬼混(1更)(1/2)

加入书签

  过敏是一种可轻可重的东西。

  轻者仅仅只是长疹子,严重者可能就会丧命。

  在地球上过敏源有很多种,甚至可以说数不胜数。

  金属过敏,花粉过敏,芒果过敏,尘螨过敏。

  甚至还有橡胶过敏的,这样的人好辛苦。

  在美/国的医学日报中列举出四种最危险的过敏源,其中就有酒精,贝类,花生等。

  但总体而言,过敏也是分人种的和区域性的。

  比如一般而言沿海的人对海鲜过敏不严重。

  但是远离海边的内陆国家,也不吃海产品的人种对海鲜过敏的概率会加大。

  东方人容易对花粉,尘螨之类的过敏。

  西方人对花生过敏概率,远比东方人高。

  所以在美剧里面,经常会出现花生过敏的剧情,哪怕碰了一点点花生粉末或者是花生油,全身都会长疙瘩,一张脸肿成猪头。

  国内观众看了觉得太夸张,然而实际上确实如此。

  现实中甚至出现和男友接吻,间接花生过敏致死的案例,只是因为他男友吃过花生油食物。

  还有一种致命危险的过敏源,就是贝类的汁液。

  而这次来找徐芊芊采购的西域商人,全部都是白色人种,而且是内陆国家。

  对花生,贝类等过敏概率比起东方人要高出许多。

  而沈浪这两种染料配方,尤其是彩虹色染料配方,里面的物质多达几十种之多。

  里面被沈浪加入针对西域人种的过敏源,就达到九种。

  光贝类的汁液,就超过三种。

  中国古代一直到了明朝才出现花生,而在这个世界,大约三百多年前就出现了花生。

  于是,花生油脂也被加入到配方之中。

  如果徐芊芊时间足够的话,她可以让家里的工匠对这些配方进行细细甄别检验,比如去除掉某些物质,比如配方比例做出一定的改变。

  但是……她最缺乏的就是时间。

  自从大作坊被烧掉之后,交货日期就无比紧迫,完全是悬在她头顶的利剑。

  她花大价钱,雇佣了三倍的工人,日夜不休,终于在期限之内将所有的丝绸赶制了出来。

  她是担心沈浪会阴她,但是所有的关注点都在褪色上。

  所有的防备,也都在丝绸可能会褪色上。

  染料褪色,一直都是最致命的缺陷。

  所以,她让大匠取了百份样品进行暴力实验。

  所有的目的就是为了检验是否会褪色,结果完全不褪色。

  至于过敏?她还真的没有这个概念。

  古代社会的人,又有几个懂过敏啊?

  至于这些染色工匠为何没有过敏?

  呵呵……

  干染料这一行的,会过敏的工匠,早就被淘汰掉了。

  这些人都是最卑贱的底层,身上长个疹子算个屁啊。

  说一句很可悲的话,过敏也算是一种富贵病来着。

  我们国家在十几年前,除了致命的药物过敏之外,谁在乎普通过敏啊。

  对于这些底层工匠来说,别说过敏长疹子了,就算被火烧伤,就算被烫掉一层皮也不算什么。

  所以过敏这东西,在作坊里面是不会被发现的。

  就算偶有过敏例子,也没有人当一回事。

  但是,它们出现在贵人的身上,那就不得了了。

  心狠手辣的沈浪在配方中,加入了种针对西域白色人种的过敏源。

  总有一款适合你。

  在场几十个商人加上他们的几十个"qing ren",就算只有百分之五的中招率,也不得了了。

  这些养尊处优的商人,各个都细皮嫩肉,皮肤如同膏脂一般。

  这一过敏,那简直太痛苦了。

  疹子一片一片冒出来,那种痒意,根本无法阻止。

  短短片刻,直接挠出血来。

  最最致命的是一个鹰钩鼻的西域商人。

  他的全身都浮肿起来,通红一片,而且已经无法呼吸,连喉管也水肿了。

  因为刚才在房间里面,他的"qing ren"穿着彩虹色丝绸裙子实在太过于诱人了,半透明的状态,欲露还掩的,他一下子把持不住,就隔着裙子又吻又噬咬,用牙齿将彩虹丝绸咬碎在嘴里大嚼,然后又咬她的女人。

  这个人是非常狂热的,被她蹂躏的女人不知凡几,大多痛不欲生。

  也正是因为他最狂野,所以引发的后果也最致命。

  “呃……呃……”

  鹰钩鼻西域商人拼命捂住喉咙,无比的痛苦,眼珠子充血几乎爆出。

  这幅样子真的和中毒一模一样。

  “啊……啊……”

  在场几十名商人惊呼大叫。

  这群人享受荣华富贵,是最最惜命的了。

  哪怕大多数人根本没事,也吓得魂飞魄散。

  “这丝绸上有毒,有毒……”

  刚才大家都好好的,换上了徐芊芊送的新衣衫之后,才发生这样的事件。

  所以在场所有人断定,肯定是丝绸有毒。

  哪怕过敏者不足十人。

  但是后果……已经致命。

  终于!

  那个鹰钩鼻的西域商人窒息而死了。

  在场的大夫想尽一切办法救援,又是掐人中,又是灌参汤都没能救回来。

  “啊……啊……死人了。”

  “徐家的丝绸害死人了。”

  这些西域商人和"qing ren",顾不得众目睽睽之下,将自己身上的新衣衫全部扒光。

  和自己性命比起来,廉耻又算得了什么。

  “退钱,退钱。”

  “赔偿三倍押金。”

  “赔偿人命!”

  所有的商人,将徐芊芊包围在中间,状似疯狂。

  徐光允见到这一切,整个人再一次陷入了木化。

  上一次大火烧掉了大作坊,他就已经吐血了。

  之后,他强撑着身体抗了过来。

  因为借用的是林默的作坊,靠女儿徐芊芊一个人是不行的,他也要在场监督。

  这些日子,他也耗尽了心血,吃得少,睡得少。

  为的就是让徐家渡过这场致命的危机,保住金子招牌不倒。

  而现在,一切都完了!

  彻底全完了!

  他的脑海里面再一次浮现出沈浪的身影。

  一定又是他!

  尽管这一次徐光允依旧不知道沈浪是如何做到的。

  但百分之百肯定,这又是沈浪的毒计。

  “沈浪,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徐光允眼前一黑,彻底昏厥过去。

  而这一次,就算按人中也醒不过来了。

  ……

  徐芊芊望着眼前的这一幕,脑子里面一阵阵轰鸣。

  整个身体再一次失去了知觉,仿佛和这个世界彻底隔离了一般。

  仿佛眼前发生的一切,都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当一个人痛苦到极致,被打击到极致的时候,身体就会触发自我保护机制。

  整个人就仿佛包括在一层壳子里面,对外界的一切ci ji失去反应。

  这段日子,她付出了多少心血?

  她继续每天都住在林家的作坊里面了。

  为的就是让徐家渡过这次难关,为的就是徐绣的招牌不倒,为的就是让未婚夫和公公不对她失望。

  现在,一切都彻底毁了。

  一切都彻底覆灭了。

  徐家过往的辉煌,仿佛一场梦境。

  足足好一会儿后,徐芊芊感受到背后一股温暖。

  有人扶住了她的后背,非常有力的双手。

  她不由得回头过去,见到了张晋充满怜惜的双眸。

  “张郎!”

  徐芊芊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

  此时徐家已经大乱了。

  愤怒的他们,打算将成山的丝绸全部烧毁。

  围住徐光允和徐芊芊要钱,要赔偿。

  张晋望着眼前的一切,头皮一阵阵发麻。

  他最最不愿意见到的一幕发生了。

  眼看着未婚妻徐芊芊就要被这群西域商人淹没,他赶紧冲过去,将徐芊芊救了出来。

  “来人,调兵过来,镇压场面。”

  ……

  天涯海阁内。

  沈浪这个渣男乐不思蜀。

  他的手中此时拿着的,就是天外流星的秘籍。

  真像一块板砖啊,只不过是玉制的。

  沈浪看过那么多电影,看过那么多小说,还真是第一次见到板砖样的秘籍。

  这个秘籍非常珍贵,南海剑王因为他而崛起,从此之后这套剑法就被誉为天涯海阁的镇阁之宝。

  但是沈浪却发现,天涯海阁这些教授对它的态度非常淡然。

  就好像它和其他秘籍没有多大区别,就这么轻而易举放在了沈浪手中。

  女学士玉娘的名字其实叫张玉音。

  天涯海阁的一种学士中,她算是最年轻漂亮的了。

  所以,也是最受欢迎的。

  大家之所以称她为玉娘,因为她每次都自称老娘。

  此时,玉娘挨着沈浪坐下,桌面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点心,比玄武伯爵府还要精致。

  一开始沈浪还自己拿着吃,后来张玉音就用纤纤玉手喂他吃了。

  “弟弟,你猜猜姐姐多大了?”玉娘问道。

  沈浪望着她丰润美丽的脸蛋,侧着头想了一会儿道:“二十三点五岁。”

  精确到小数点后一位,这样胡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