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祝兰亭喷血!我欲巅峰!(2更)(1/2)

加入书签

  在整个大厅内,沈浪和木兰真是一对天造地设的璧人。

  尤其是沈浪身上又换了一套衣衫。

  最贵的锦缎,上面绣着不仅仅是金丝了,还有另外一种更加昂贵的材料。

  一种兽筋。

  这种兽筋非常坚韧,适合用来做弓弦。

  但是它还有一种特别出色的地方,那就是在光照环境下,它能够不断变幻颜色,显得特别华贵神秘。

  所以这种兽筋的价格,是同等重量黄金的十倍以上。

  沈浪这件新袍子上面,就用了几十米这样的兽筋,所以这身新锦袍别提有多么华丽了。

  这个骚包,来怒江猎场不到三天,他就换了四套衣服了。

  今天这一套是最贵的。

  不认识他的人见到他这身衣服还会吓一跳,这人谁啊?

  莫非是那位侯爵府的世子,哪位公爵府的公子?

  殊不知仅仅只是玄武伯爵府的赘婿,还是一个乡下平民的子弟。

  唉!

  没有办法啊。

  没有身份的人,才需要穿名牌啊。

  马阿里,李港诚从来不穿名牌,也不喜欢戴名表。

  很多人就说瞧瞧人家,那么牛的身份都带着卡西欧的电子表,什么劳力士,百达翡丽都是傻子才会去买。

  然而真相就是,低调是一种很昂贵的东西。

  普通人的低调,其实就是默默无闻啊。

  不过有一点破坏了沈浪绝世美男的风范,他脸上的那个牙齿印。

  不但没有消,而且还变得更显眼了,因为已经青紫了。

  但奇怪的是,在场众多měi nu还就盯着他脸上这个牙印看。

  哎呀,好羡慕金木兰啊,有这样俊美无匹的面孔可以咬。

  换成我,别说是咬脸了,就算要其他地方我也愿意啊。

  ……

  接下来,就是签订契约了。

  晋海伯唐仑尽管有千万般的不甘,但众目睽睽,而且在三位超级大佬的目光注视下,不得不签字,并且盖下大印。

  这一瞬间,他的身体都颤了。

  眼眶有一些发热。

  金山岛啊,他家族的命根子啊,已经经营几十年了啊。

  如今,却要落入敌人的手中了啊。

  真是让人不甘啊。

  所以哪怕是毛笔,唐仑的签字也几乎要划破契约羊皮纸一般。

  接着,玄武伯金卓签字盖印。

  一式三份。

  其中第三份,要送入国都给国君盖下大印,然后封存归档。

  太守张翀也来了。

  仅仅一夜之间,他仿佛瘦了不少。

  本来刀劈斧砍的面孔,更加尖削了。

  他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更加看不到一点点失败的沮丧。

  沈浪还是没有忍住,朝着张春华望去一眼。

  今天从早上到现在,这个狐狸精竟然都没有看沈浪一眼。

  唉!

  女人真是输不起啊。

  之前你家要赢的时候,天天来勾搭我,就差伸手来掏我裤裆了。

  现在我沈浪只不过小赢了一场,你竟然就对我毫不搭理了。

  关键今天的张春华也穿得很美。

  和她之前低调才女的打扮不同,一身大红裙子,加上妩媚的狐狸精面孔,真是要亮瞎人眼。

  沈浪看了她一眼,张春华没有任何反应。

  沈浪看第二眼,张春华面无表情,没有任何回应。

  沈浪看第三眼。

  哎呀!

  腰部位置,一阵疼痛。

  木兰的手指拧着他一点点腰肉,就要一百八十度旋转。

  沈浪瞬间痛得眼泪都要下来了。

  木兰绝美的面孔依旧带着笑容,如同孔雀开屏一般,拼命绽放自己的美丽,仿佛要将张春华碾压下去。

  沈浪搂上娘子的腰,凑过去在她嘴唇上吻了一口。

  众目睽睽啊。

  所有人有些惊呆了。

  所有男人妒忌得心中吐血,暗中破口大骂:小白脸,无耻的小白脸。

  所有女人心脏一抖:好勇敢的小郎君啊,如果他这样众目睽睽地亲我,我只怕要湿啊!

  木兰脸蛋一红,便松开了手。

  甜蜜的同时,也恨不得裂地钻入。

  夫君不要脸,她还是要的。

  宁启王叔也看见了,只能装作没看见。

  这么严肃的场合,三方正在签订这么神圣的契约。

  这完全关系到金氏家族命运啊。

  你竟然在这种时刻轻薄你的妻子,世风日下啊。

  你这种人是怎么活到入赘玄武伯爵府之前的啊,按说早就应该被打死了啊。

  …………

  契约签订完毕后。

  晋海伯朝着宁启王叔三人拱手行了一礼,直接扬长而去。

  放狠话这种事情是不存在的,有些事情能做不能说。

  张翀太守上前,朝着玄武伯拱了拱手。

  玄武伯回礼。

  说来奇怪,张翀和玄武伯这方明明是最大的敌人,你死我活的对手。

  一切围攻金氏家族,都是此人所为。

  但偏偏双方从未面对面针锋相对,始终是彬彬有礼。

  张翀再朝着三位大人物拜下,道:“翀,告辞!”

  宁启王叔竟然回了一礼道:“张怒江保重。”

  然后,张翀带着一对儿女走了。

  宁启王叔道:“玄武,我这就要回京了,将这里的事情禀报国君。但有一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我的女神老婆

  玄武伯道:“王叔请讲。”

  宁启道:“大势所趋,顺昌逆亡。你家虽然赢了一场,但恐也改变不了大局。现在弯腰还来得及,还能保住家人。真等到你死我活,撕破脸皮的那一日,只怕真是大祸降临了。”

  宁启王叔这真不是威胁,而是好言相劝。

  他是希望玄武伯金卓效仿祝兰亭,把家族封地交出去,兵权也交出去,仅仅留下万亩庄园,那样虽然失去了权势,却还能保住富贵。

  玄武伯金卓道:“家族基业是祖先传下来的,不能毁在我的手中,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宁启王叔便没有再说话。

  这位玄武伯啊,还是那个刚正古板,连讲话都不知道委婉,真的如同乌龟壳一样又臭又硬。

  “保重。”宁启王叔道。

  然后,这三位超级大佬也走了。

  从头到尾,威武公爵和索玄都没有和玄武伯打过任何招呼。

  索玄侯爵是立场不一样。

  而威武公卞逍则完全是因为傲慢,玄武伯金卓这等人物,还没有放在他眼中。

  ……………………

  时间回到几个时辰之前。

  跋涉二百里后,祝兰亭子爵和仇枭终于率领二百多名精锐武士,赶到了玄武城。

  不过,他们依旧没有赶去北边的堤坝。

  而是再一次聚集人马。

  仇枭着急了几十名海盗高手,祝兰亭召集了自己留在玄武城主府的部分卫队。

  两人集结五百名精锐,借着最后的夜色,朝着玄武伯爵府北边的堤坝狂奔而去。

  此时,天已经快要蒙蒙亮了。

  但依旧大雨倾盆,路上连半个人影都没有。

  祝兰亭子爵率领的五百多人,全部换上了海盗的服饰。

  没有那么多海盗服怎么办?随便准备一身皮甲,用黑布蒙面,眼睛鼻子部位挖三个孔便是了。

  接着最后的夜色,五百多人狂奔几十里。

  终于赶到了玄武伯爵府北边三十里处的堤坝。

  这是整个怒江蓄水湖最大最长的堤坝,横跨在两个山谷之间,足足有三十丈长,五丈多高。

  这段堤坝,金氏家族足足用了三年多的时间才建成,动用的人力超过几万次。

  如今已经有二百多年历史了,堤坝上甚至长满了树木,但依旧坚固无比,如同巨人之臂挡住纵横百里的水面。

  也正式因为这些堤坝的修建成功,使得怒江,阳武二郡的无数田地不愁没有水灌溉,每年都能丰收。

  而这段堤坝,名字就叫金序大坝。

  因为当年主持修建这个大坝的,就是二百多年前的那一代玄武伯金序。

  此时,大坝上还有两个哨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