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了不起仇妖儿!攻打望崖岛(3更)(1/2)

加入书签

  晋海伯爵府封地的海边。

  唐仑也一身戎装。

  唐氏家族的三千私军排列得整整齐齐,站在沙滩上。

  他们穿着明晃晃的铠甲,手握精锐战刀。

  唐氏家族别的或许缺,但是绝对不缺铁,完全可以将家族私军武装到牙齿。

  “换旗!”

  一声令下。

  几十面旗帜亮了出来。

  上面写着“仇”字。

  这当然是掩耳盗铃,但却也非常重要。

  国内的封地贵族们,就算矛盾再大,也不能公然开战,否则整个越国就烽烟四起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哪怕之前唐氏和金氏家族仇深似海,也只能通过比武三战来决定胜负。

  想要厮杀,想要流血对吗?

  可以啊!

  各自派一百人,在空地上对冲,杀一个痛快。甚至也不需要讲究阵法,就直接开干。

  但是除了比武三战之外,你们不得再有表面上的武装冲突,否则就是当国君不存在。

  所以,这次仇氏家族去攻打望崖岛,也依旧要挂着海盗的旗帜。

  那有些人要问了。

  既然如此,为何不直接假扮成为海盗去攻打玄武伯爵府的城堡呢?

  这又是国君的底线了。

  玄武伯爵府也是越国的领土啊,海洋可以属于你海盗王,但是陆地你不能染指。

  所以仇天危在海面上纵横了几十年,却没有登陆越国陆地。

  这次要攻打望崖岛,还需要付出百分之二十五的金矿给太子,让他从中zhou xuán,避免国君直接派遣大军来夺回望崖岛。而且就算夺了望崖岛之后,还需要将金木聪扶植为新的玄武伯,把他当成傀儡。

  这样面子上才过得去。

  政治遮羞布很无耻,但如果没有了这块遮羞布,也意味着政治秩序的彻底崩坏,那就是亡国征兆了。

  唐仑站在高台上,望着家族的三千私军道:“我不想说这一战是为了荣誉,也不想说这一战是为了生存,更不想说是为了仇恨。”

  雪花静静地飘洒。

  “望崖岛上有金矿,不,是上古金脉。”

  “那里储存了多少金币?五万斤,十万斤?不计其数。”

  “望崖岛上有多少守军?仅仅四千不到,而且超过大半是新兵。而我们有多少军队,联军三万。”

  “这一战,轻而易举!”

  “这一战,活该你们发财。”

  “到了望崖岛,将金氏家族守军斩尽杀绝之后,不管抢到多少金子,都是你们自己的。”

  “而且大战获胜之后,每个人分二十金币。”

  “不仅如此,你们每杀一个人每得到一个人头,奖励十五金币。只要是望崖岛上的人,只要是金氏家族的人,不管是武士还是民夫,只要杀一个人,都可以兑换金币。”

  这话一出,唐氏私军热血沸腾。

  一个家族的军队属性和主人是非常吻合的。

  如果主君讲究的是利益,那这支军队也讲究利益。如果主君在乎的是荣誉,那这支军队也在乎荣誉。

  三千私军听到主君的承诺,顿时心中狂喜。

  这确实是发财之旅啊。

  三万联军攻打金氏家族的四千守军,想要不赢都难啊。

  唯一的难度就是如何从两三万海盗手中抢到最多的人头了。

  不过幸好主君也说过了,不管是军队还是民夫的人头,都可以兑换十五金币。

  这就是鼓励滥杀无辜了?

  这三千唐氏家族武士顿时磨刀霍霍,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望崖岛去大开杀戒。

  “将金氏家族斩尽杀绝。”

  “不留望崖岛一人一草一木!”

  “出发!”

  随着晋海伯唐仑一声令下,三千唐氏家族的私军登上战船,挂上海盗的旗帜,朝着东边的大海行驶而去。

  三千军队由长子唐纵率领。

  他们不去怒潮城,会在海面上和仇氏家族的海盗大军会师!

  ………………

  怒潮城码头!

  这里才是大场面!

  一二百艘各式各样的海盗战船铺开在海面上,完全称得上是无边无际了。

  将近三万海盗,全部在各自战船的甲板上。

  每一艘船上都挂着仇字旗帜。

  不过这里面真正属于仇天危嫡系的海盗仅仅只有一万五左右,剩下一万多海盗都各自有主。

  雷洲群岛有几十个岛屿,大大小小十几个股海盗。

  每一个首领都占据一个岛屿,仇天危作为海盗王,占领整个雷洲岛,差不多四千平方公里,而且还掌握着怒潮城。

  所以,他是海盗王。

  众多海盗首领都奉他为主。

  所有海盗都是桀骜不驯的,他们的忠诚也如同沙滩的城堡一样。

  但是近十年来,所有不听话的海盗头子全部死绝了,被仇妖儿杀光了。

  海盗王仇枭走上码头的高台。

  看着海面上无边无际的战船,心中依旧涌起了一阵豪迈。

  大场面啊。

  前所未有的大场面啊。

  他仇天危不是没有经历大战,但最大的一次就在二十年前,对战金宇伯爵那一战。

  但那个时候,他麾下只有五千多海盗,而金宇伯爵足足有一万多联军。结果他大获全胜,这才有了今日的霸业。

  如今!他的霸业就要再上一层楼了。

  望崖岛金脉啊。一旦夺取到手,他仇氏家族可以爆出两倍,三倍的军队。

  到那个时候,他仇氏就要成为真正的百年,千年豪族。

  心中豪迈的同时,也不无伤感。

  因为他的继承人死了,他出色的儿子仇枭死了。

  这虽然让人悲痛,但……不要紧。

  经过那个炼金道士近十年的治疗,他的疾病仿佛已经调养好了,因为他的女人中已经有人怀孕了。

  我仇天危还很年轻,我还能生出很多儿子。

  此时,他的目光不由得望向了那个傲人的身影,他的义女仇妖儿。

  可惜啊!

  这个女人太桀骜不逊了,天下任何男人都无法征服。

  否则自己和她生出的后代,肯定尤其出色。

  收拾心情,仇天危大吼道:“抬上来。”

  顿时,上百只箱子被抬了上来。

  “打开”

  几百只箱子被打开了。

  里面,金灿灿都是金币!

  “这里是三十五万金币!”

  “是弟兄们的开拔费!”

  “全部分了,现在就分!”

  这话一出,整个海面彻底沸腾了,士气冲天。

  所有的海盗最喜欢这一幕了。

  这也是所有海盗的规矩,别管你多大来头,多大的牌面,想要兄弟们出战,就先发钱。

  开拔费!

  但是,海盗们没有想到竟然会这么多。

  扣掉首领拿的,每个人竟然能分到十个金币。

  别瞧不起这十个金币,换算chéng rén民币足足一两万了。

  在这个世界上,不管是家族的私军,还是各国的军队,一个士兵一年的俸禄也不会超过六个金币。

  海盗能够劫掠,所以收入要高得多,但是平均每个海盗一年下来收入也不会超过二十金币。

  这群亡命之徒是根本存不下钱的,却又无比贪财。

  所以百分之九十九海盗的口袋都是空的,十个金币完全是一笔巨款了。

  “大王万岁!”

  “大王豪迈!”

  无数海盗欢呼振奋。

  接下来,每一只金币箱子,都直接被送到各艘海盗战船上。

  “望崖岛上,还有十万斤黄金,我儿仇枭亲眼所见!”

  顿时,所有海盗呼吸都急促了。

  十万斤黄金?那就是一百多万金币了?平均每个人能分四五十金币?

  那……那真是发大财了啊。

  哪怕只能分一部分,也发财了啊。

  仇天危和唐仑也真是会吹牛逼啊,仇枭明明说的是五万斤黄金,结果到他们嘴里就变成了十万斤。

  “金氏家族是我们的手下败将,他们不配拥有这么多黄金。”

  “去把所有的黄金抢回来。”

  “去杀光金氏家族的每一个男人。”

  “去强爆金氏家族的每一个女人。”

  “这个海面上的每一个岛屿,都是我们的猎场。这篇海域上每一个女人的房间,都是我们的窑子。”

  “杀光,烧光,奸光,抢光!”

  全场气势如虹!

  “嗷……嗷……嗷……”

  几万海盗热血沸腾,疯狂用弯刀拍打自己的胸膛,朝tiān nu吼。

  有些疯狂的海盗,直接用舌头舔过刀刃,顿时满嘴鲜血。

  有些海盗自己扒光自己全身,对着空气耸动。

  “杀光,烧光,奸光,抢光!”

  近三万海盗,齐声高呼!

  “开拔!”

  “去杀,去抢,去奸掉任何你们看到的女人。”

  “开拔!”

  随着海盗王的一声令下。

  一百多艘战船,浩浩荡荡,朝着望崖岛的方向扑去。

  仇妖儿反感地望着这一幕。

  这群海盗就是rén zhā。

  可惜,她一个人杀不光,这个世界上的rén zhā太多了。

  义父仇天危的救命之恩要报答,养育之恩也要报答。

  否则,仇妖儿已经远走高飞了,带着她的两千名嫡系远走高飞。

  登船之前,仇天危道:“妖儿,怒潮城就交给你了。三千武士可够了吗?”

  “多了。”仇妖儿道。

  仇天危道:“我相信你,天下无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