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公主膜拜浪爷!金木聪失身(2更为新盟主混口饭吃贺)(1/2)

加入书签

  {恭喜混口饭成为本书新盟主,感恩涕零,顺便求月票呀}

  国都,镇远侯爵府。

  金氏家族在国都只有一个别院,瞧瞧人家苏氏,在镇远城有一个侯爵府,国都还有一个。

  而且这个侯爵府是国君赐的,足足有上百亩大小。

  从中可见这个老狐狸在国君心中的分量。

  苏难的侯爵名声非常不好,甚至臭名昭著。

  很多人将他视为老牌贵族之耻,就只会毫无原则地跪舔国君。

  要不是你这厮投降,老牌贵族联盟怎么会如同一盘散沙?

  大家怎么会被国君折腾得那么惨?

  现在好了,站出来了一个玄武伯爵府。

  竟然活生生顶住了张翀的攻击,在新政的屠刀之下非但没有倒下,反而拿下了怒潮城,局势直接就稳了,甚至还趁势崛起,为我们老牌贵族争了一口气。

  而且听说玄武伯马上就要封侯了啊。

  那么大家是不是有主心骨了啊,老牌贵族们赶紧行动起来啊,组建贵族联盟抵抗国君啊。

  金氏家族就是我们的新领袖啊。

  这不是笑话,很多老牌贵族还真的打算暗中窜连,把金氏家族推向贵族新领袖的位置上去。

  苏难侯爵听到这话,顿时笑道:“推,赶紧推!越是出头,死得越快。”

  他坐在一面大镜子面前,一个绝色美人正在给他染头发。

  这面大镜子,他花了巨额金币购买来的。

  天道会的拍卖已经开始几个月了,每一个顶级权贵家里都有一面大镜子。

  谁家要是没有的话,简直就不配做顶级贵族了。

  苏难为何要染发?

  别人染发,都是把白头发染黑,而他恰恰相反,要把黑发染成白色。

  这样一来就显得苍老几分。

  久而久之大家就会觉得这苏难侯爵已经垂垂老朽,提防之心就弱了些许。

  其实,他今年才六十而已,对于他这种级别的武道高手来说,正当壮年。

  不过他武功太高,身体太好,头发也长得快,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把发根染白。

  正是因为如此,他也有了一个外号。

  苏白头。

  苏剑亭道:“今天晚上,国君召见沈浪,这个孽畜公然说要弄死我们苏氏。”

  苏氏是庞然大物,苏妃在宫中又受宠,所以沈浪说的话当然很快就传出来了。

  苏白头呵呵一笑,道:“他那是为了自保,本来太子和三王子都容不下他,但是沈浪这么一宣战,这两位殿下反而暂停下来,等着坐山观虎斗。”

  苏剑亭道:“毕竟,这两位殿下都想要得到我们的支持。”

  苏白头道:“我苏氏家族已经富贵到了极致,不屑投机了。二十几年前的那个经验教训要永远记住。”

  他说的当然是苏翦侯爵打算在最后关头支持大王子宁元武,结果因为卞逍的原因,当年太子宁元宪直接夺嫡成功,差点给苏氏家族带来大祸。

  “每每想到此事,我就心有馀悸,说来还真是要感谢金氏家族,若非他迟迟不应,我苏氏家族已经大祸临头了。”苏难侯爵道:“所以从今以后,我们苏氏家族不站队!我们只坚决支持国君陛下,谁在王座支持谁。”

  “是!”苏剑亭道。

  苏难侯爵一拍下面的凳子。

  “啪!”

  这凳子不由得颤动了一下。

  啥?

  为什么这凳子还会动呢?

  因为这是肉凳,是由一个美貌女子跪在地上组成的凳子。

  苏难就坐在她的腰上,翘起的满月就是扶手。

  没错,就是这么奢靡到近乎biàn tài的地步。

  所有人都知道苏难喜欢女/色,也纷纷拿此取笑他。

  御史台几乎每个月都有rén dàn劾他,说苏难生活奢靡无度,腐朽不堪。

  国君也经常叱责他。

  但是他丝毫不改,依旧维持自己奢靡好色的本性。

  所以又有很多人取笑,苏南侯爵你老得这么快,是不是女人搞多了。

  苏难侯爵就会说,人的生命是有限的,要懂得及时行乐。

  见到美丽的女人就想睡,男人通病而已,又有什么好奇的。

  然而,这位苏南侯爵不知道多懂得养生。

  坚持一五一十的原则,五天睡一次女人,绝不贪欢。

  为了扮老,他不但染白头发,还要佝偻走路,甚至皱纹都要做出来。

  人生如戏,都靠演技。

  这位苏难侯爵,就是一个演技派高手啊。

  苏剑亭道:“父亲,沈浪今日在国君面前提起了我率人突袭玄武伯爵府一事。”

  苏难道:“国君可有细问吗?”

  苏剑亭道:“没有,没有理会他。”

  苏难摇头道:“这不妙,国君不细问,反而会心中怀疑。你确定那封密信烧了?”

  苏剑亭道:“孩儿确定,亲zi shāo的,当日苏佩佩走投无路才拿出来的。”

  苏难道:“必须想办法,把国君的这个心结解掉。”

  接着,苏难下意识地拍打身下的美人凳。

  他是练武之人,武功极高,哪怕是弱不经意拍打,稍稍不控制力道,就会很疼。

  当他凳子的这个美人,痛得咬紧牙关,不敢出声,也不敢流泪。

  “拿着金币去找那几个御史,让他们上奏折dàn hé我。”苏难道。

  苏剑亭道:“dàn hé您什么罪名,还是奢靡无度吗?”

  苏难道:“不,这次罪名大一些。就说我目无王法,派遣高手突袭玄武伯爵府,杀死金氏家族几百名无辜奴仆。丧心病狂,意图谋刺亲妹苏佩佩。”

  苏剑亭大惊道:“为何啊?”

  苏难侯爵道:“这种事情,与其让别人引爆,不如自己引爆,这样才能掌握主动权,而且能够引导yu lun。如何才能让一件事情从真的变成假的,那就是放大,放大,夸张到荒谬的地步,反而没有人相信了。”

  苏剑亭道:“是!”

  苏难侯爵道:“金木聪那边,你有准备好了吗?”

  苏剑亭道:“早已准备,他刚刚进入国都就盯上了。”

  苏难侯爵道:“国君准备册封金卓为怒潮侯,稍稍破坏一下。”

  苏剑亭道:“是!但是宁政那边……”

  苏难侯爵道:“不要搭理这个结巴。”

  ………………

  金氏别院内!

  宁焱公主敞开着雪白的蛮腰。

  沈浪这句话说得对,她的腰确实够野。

  很细,但是充满了力量感。

  腰力肯定特别强,一扭起来,保证杀得男人丢盔卸甲,魂飞魄散。

  所以上了年纪的司机,第一眼看的就是腰。

  沈浪此时就盯着宁焱公主的腰一动不动。

  当然,不是耍流氓,而是用x光扫描后腰,查看这些肾结石的位置。

  现代人喜欢喝碳酸饮料,所以的结石的概率很高。

  “三公主,你喜欢吃肉?”

  宁焱道:“嗯,无肉不欢。”

  吃肉太多,结石的概率也会提升。

  不过也正是吃肉多,这宁焱的身上的肉才这么瓷实,充满了弹力。

  沈浪又道:“还喜欢喝浓茶。”

  宁焱道:“浓茶提神。”

  沈浪一愕,就你这脑子,还有什么需要提神的吗?

  沈浪道:“晚上提神做什么?”

  宁焱道:“看书。”

  沈浪一愕,他对宁焱公主的资料查得比较详尽。

  知道这位女汉子确实喜欢看书,而且喜欢看打打杀杀的书。

  最最喜欢的就是东离传,已经看了不下二十遍了。

  现在,这又迷上了斗破苍穹之风月无边了。

  沈浪一边说话,一边用笔在宁焱公主后腰上做标记,每一个位置,代表着一颗较大结石的位置。

  “沈浪,金x梅之风月无边是你写的?”宁焱道。

  “嗯。”沈浪。

  宁焱道:“写的什么玩意啊?太垃圾了。”

  这话一出,旁边的宁洁长公主垂下美眸。

  宁焱公主问道:“师傅,我介绍给你的斗破苍穹之风月无边你看过了吗?”

  宁洁长公主道:“不要叫我师傅。”

  “姑姑,那本书你看了吗?”宁焱公主道。

  “嗯!”

  宁焱道:“好看,这是我看过最好的书了,比东离传还要好看。”

  宁洁:“还好。”

  宁焱公主道:“还好?那就是一般,那就是不喜欢了?你们这些人就是没眼光,这么好的书不知道欣赏。”

  接着,宁焱公主道:“沈浪,这本斗破苍穹是金木聪写的?”

  沈浪道:“嗯。”

  宁焱道:“你去告诉他,赶紧写第二部,一个月内我再看不到第二部,我弄死他。第一部我都快会背了。”

  “我尽量。”沈浪不由得冷汗滴下,这几乎是他见过最暴力的催更了。

  “三公主,您为何自己不派人去催金木聪呢?”沈浪问道。

  宁焱道:“他长得太挫了,配不上这本书的作者,我见到他,害怕自己会忍不住弄死他。”

  我日!

  幸亏我长得帅,遇到这样暴力读者也不要紧。

  “师傅,宁寒姐姐还没有回来吗?”宁焱道。

  “不要叫我师傅。”

  “姑姑,宁寒姐姐还没有回来吗?”

  “嗯。”

  宁焱道:“她真是的,有必要躲得远远的吗?不就是未婚夫死了吗,有什么要紧的,而且这个未婚夫她连见都没见过,死的时候只怕还没生出来。做这种寡妇,也挺别致的。不像我,想做寡妇都做不了。”

  沈浪无语。

  这个母老虎公主不但胸大无脑,还嘴毒。

  宁洁长公主依旧不想理她。

  “啊……啊……”

  忽然,宁焱公主一声惨叫。

  来了,来了……

  剧痛的感觉又来了。

  瞬间,她整个人猛地绷直,全身青筋暴起。

  黄豆大的冷汗,瞬间爆出。

  眼睛直接充血。

  这……这该疼成什么样了?

  沈浪光看都忍不住抽抽啊。

  “啊……啊……啊……”

  宁焱公主瞬间浑身就湿透了。

  牙齿因为咬得太狠,直接冒出血沫子。

  她的拳头拼命捶打墙壁。

  但是这里不是她家。

  她家的墙壁是专门用软被包裹过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