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沈浪救张翀!徐芊芊的男人(1/2)

加入书签

  神女雪隐一直都是温婉动人的。

  相处这段时间下来,沈浪几乎从来都没有看过她有过任何恼怒的时候,永远都如同白雪纯洁,春风温柔。

  甚至她要死的时候。

  甚至是面对雪山神庙僧人恶毒挑衅的时候,她都显得非常平静。

  而此时,她完全换了个人一般。

  见到这个姜冥之后,她猛地拔剑直接刺去。

  她的剑中,充满了绝对的杀气,必杀的意志。

  唰唰唰……

  之前杀苦海头陀的时候,雪隐的剑就如同天外飞仙。

  而此时完全就是狂风骤雨,滔天烈焰。

  漫天的仇恨和怒火,全部倾注于剑上,疯狂地朝着姜冥狂洒而去。

  那真是要将对方碎尸万段。

  这绝对是沈浪见过最高级别的战斗。

  两个人就仿佛移形换影一般。

  在整个地面飞速移动。

  快到根本看不清楚,

  沈浪唯有看到的就是两团人影,还有漫天的剑光。

  短短两分钟。

  雪隐就刺出了上千剑。

  而那个姜冥也躲了上千剑,他一直没有还手。

  他的身体始终距离雪隐的剑半尺左右。

  然而,神女雪隐一剑都没能刺中他。

  沈浪顿时完全惊呆了。

  他的世界观甚至有点被颠覆了。

  神女雪隐的武功有多高?沈浪是完全清楚的。

  她的排名可比钟楚客更加靠前,而且她一剑秒杀了苦海头陀。

  尽管中毒痊愈后,对她的武功造成了一点伤害,但依旧很逆天啊。

  但此时刺出了上千剑,都没能奈何眼前这个姜冥,对方连还手一下都没有。

  此人武功究竟是多高啊?

  看上去,他也很年轻的样子。

  神女雪隐收起剑,寒声道:“无冥,你不要在我面前提姜这个词,你不配!”

  无冥?

  沈浪终于知道来人是谁了。

  大乾王国被灭了之后四分五裂,一部分被炎帝国割走,一部分被晋国割走,剩下的部分拆成了四个国家,最大的这个仍旧是乾国,被称之为新乾国。

  而这个新乾国,依旧比越国还要大。从中可见,当年的大乾帝国是何等之强大,何等之广阔。

  如今新乾王国的国君名叫赢广。

  而眼前这个无冥,便是新乾王国的太子赢无冥。

  他为何自称姜冥?

  这就是沈浪所不知道的秘辛了。

  如今的新乾国大王赢广,曾经叫姜广。

  大乾先王姜冶出访大炎帝国返回的时候,在路上捡到了一个弃婴。

  这婴儿额头上仿佛长着一只角,模样怪异,所以才被丢弃。

  上天有好生之德,所以姜冶就将这个婴儿抱回家养大,取名姜广。

  这个孩子和姜离一起长大,情同手足。

  姜广文治武功都非常出色,深受先王姜冶器重,收为义子。

  当然了,那几十年完全是姜离的世界,任何人都被他衬托得黯然无光。

  姜广也不例外。

  这二人不是兄弟却胜似兄弟。

  姜离还是太子的时候,就光芒四射,战功赫赫。

  而等到他登基为王的时候,更是吊打四方,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周围诸国在他的铁蹄之下瑟瑟发抖。

  仅仅不到十年时间,姜离连灭梁国,齐国,中山国,卫国。

  大乾帝国的疆域扩张了好几倍。

  几乎整个东方世界都被他的光芒掩盖。

  而这位义弟姜广,便始终追随在他的身边,成为了他的绝对心腹,第一嫡系。

  姜离称帝主的时候,三个亲弟弟只封了公爵,唯独把姜广封王。

  姜广本是一个要冻死的弃婴,遇到姜氏之后,竟然一举封王。

  如此造化,如此恩德,百年不遇。

  二十年前,大乾王国和大炎帝国大决战。

  这一场决战,将决定整个东方世界的命运,将决定谁会成为半个世界的主人。

  姜离屡战屡胜,兵锋直逼炎京之下。

  然而一夜之间,帝主姜离夫妇暴毙。

  此事一直到现在都是绝世谜团。

  姜离绝对的天下第一高手,姜离之妻大乾天后是天下第三高手。

  世界上还有谁能够杀死这对逆天的夫妻?

  然而,事实就是事实。

  姜离夫妻死了之后。

  姜广就成为了大乾王国的最高统帅。

  他本应该继承姜离遗志,要么继续战斗下去,要么率军返回大乾王国,在姜氏王族寻找一个出色子弟继承王位,并且忠心辅佐,为恩主守住这份基业。

  然而……他直接选择了叛变,投靠大炎帝国。

  姜离夫妻暴毙,姜广叛变。

  大炎和大晋两支大军夹击,致使大乾王国的百万大军,近乎全军覆灭。

  大炎帝国皇帝笑到了最后,成为了天下至尊,东方共主,万王之帝。

  强盛无比的大乾王国分崩离析,被肢解为四个国家。

  叛徒姜广成为了新大乾王国的国君。

  这个本应该冻死的弃婴,登上了人生的巅峰,成为一国之主。

  大炎帝国皇帝赐姜广新姓氏,赢。

  从此姜广成为了赢广,而他的儿子姜冥,也变成了赢无冥。

  那为何这个赢无冥称姜离为父王?

  因为他不仅仅是姜离的嫡传弟子,而且还是姜离的义子。

  这也能够证明为何他年纪轻轻武功就如此之高了。

  雪隐是姜离的义妹,这辈子她最最痛恨之人,就是赢广「姜广」父子。

  若不是先王姜冶,你赢广早就冻死了。

  姜离陛下对你何等器重?不但将你倚为心腹,不是兄弟胜似兄弟。

  结果你却无耻的背叛了陛下。

  如今还堂而皇之地成为了新大乾王国的国君,成为大炎帝国皇帝的忠犬。

  “赢无冥,你们父子都是乱臣贼子,不要再提姜字,不要再提。”雪隐泪流满面。

  只有这个时候,强大的神女才显得脆弱。

  赢无冥叹息一声道:“姑姑,姜氏王族已经被杀光了,若我不姓姜,天下已经无人姓姜了。”

  这话可真是不假。

  姜离死后,大乾王国灭亡之后,大炎帝国皇帝将所有姜氏王族杀得干干净净。

  不管再远的偏系,全部杀光。

  没有人统计皇帝究竟杀了多少姜氏族人。

  至少超过两万。

  从此之后,不要说姜氏王族,就连姓姜的人都没有了。

  皇帝不但封禁了东离传,连姜这个字都fēng shā了。

  最惨的是姜离唯一的儿子,还在肚子里面就已经离开了世界。

  “叛贼无冥,你得到了陛下的真传,我……我杀不了你。”神女雪隐热泪盈眶,嘶声道:“滚,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不要脏了我的眼睛。”

  赢无冥恭敬行了一礼,然后离去,朝着越国国都而去。

  他当然不是为了专门来见雪隐的,而是来拜访越国国君,有重要事务。

  当时姜离称霸天下的时候,可谓是粉丝无数。

  如今越国的国君宁元宪年轻的时候,便就是姜离的粉丝。

  姜离说过,他的儿子以后要迎娶天下所有的公主。

  宁元宪当时刚好生了女儿宁寒。

  宁寒五岁多时,宁元宪带着她去访问大乾王国。

  当时他就笑着问道,姜陛下您当时说过的玩笑话,还算数吗?

  而当时姜离的妻子刚刚怀孕。

  姜离抱过宁寒,觉得这个女娃长得是真美,而且天赋惊人的高。

  于是他霸气地说,这个女娃,我儿子娶定了。

  于是,姜离孩子还在肚子里面,甚至男女都不知道,就直接和宁寒定下了亲事。

  所以母老虎宁焱口口声声说羡慕宁寒公主,还能做这样的寡妇,她想做寡妇都做不了。

  而宁寒也因为这段婚约,选择远走海外,避开是非。

  当然!

  宁元宪也因为这个口头的婚约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姜离暴毙之后。

  宁元宪的王后被废,不久之后便郁郁而终。

  祝氏这才成为了宁元宪的王后,她的儿子成为了太子。

  因为祝氏不仅仅是越国名门,还是大炎帝国名门。

  立祝氏为王后,就是宁元宪对大炎帝国的妥协。

  ………………

  赢无冥离去之后。

  神女雪隐朝着大傻道:“大壮记住这个人,以后打死他。”

  大傻不由得望向沈浪。

  沈浪用力道:“对,打死他。”

  大傻用力点头,这件事情他记住了。

  “浪儿,姑姑没有本事,杀不了这对父子。”雪隐悲声道:“所以只能躲在这大雪山之中逃避现实,并且去寻找那一丝虚无缥缈的希望。”

  这话让人又听不懂。

  “好了,姑姑走了,赢无冥这个人你暂时不要惹他。”

  沈浪点了点头。

  说实在的,他现在和赢无冥还是太遥远了。

  双方根本就没有利益纠葛。

  雪隐道:“你放心,琅郡那边的事情,我会为你办妥的。”

  沈浪不好意思道:“姑姑,你纯真善良,这件事情会不会突破你的底线?”

  雪隐摇头道:“不,姑姑一点都不纯真?我之所以拯救万民,根本不是因为我善良,而是因为我在赎罪,我在积德,然后去追求那一丝无比渺茫的希望,我真的是一个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狠毒女人。”

  沈浪不由得一愕。

  狠毒女人?

  姑姑你明明圣女一般纯洁温柔,怎么会是狠毒女人。

  雪隐望着沈浪道:“浪儿你很聪明,但是千万不要被太美好的事物所迷惑。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完美的东西,女人更是如此,越是完美的女人就越是假的。姑姑也不例外,二十年前我就是一个狠毒的女人,我一点点都不圣洁。”

  “我只是为了赎罪,为了积德,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然后,神女雪隐飘然远去。

  而沈浪彻底石了。

  这绝对不能怪沈浪。

  神女雪隐仿佛为了证明她自己的话,直接在沈浪袍子内抓了一把。

  沈浪不由得一阵阵头皮发麻。

  这太颠覆了啊!

  这还是我认识的雪隐呢?她刚才亵渎了我?

  女人真是太复杂了。

  沈浪此时感觉到,自己才发现了神女雪隐的冰山一角。

  ………………

  今天难得很宁静。

  沈浪和五王子宁政对弈。

  “沈浪,你说的那件事情是认真的吗?”宁政问道。

  之前沈浪和宁政说过,要让他出任白夜郡太守。

  沈浪道:“当然,殿下做白夜郡太守,我做镇远城主。我们两人取代张翀,成为新政旗手。到那个时候,天下肯定特别精彩。”

  何止精彩,简直整个下巴都会吓掉。

  你沈浪之前还在对抗新政,还是老牌贵族的代表,如今摇身一边成为新政旗手。

  太荒谬了啊。

  宁政道:“这事我还是觉得离奇,很难。”

  沈浪道:“国君如今最大的失利是什么?不是南殴国战局,那边起码我们还占据上风。他最大的失利就是新政受挫,如果殿下能够扛起新政大旗,他应该会非常高兴,甚至会很激动。”

  宁政摇头道:“我没有那个本事。”

  沈浪大言不谗道:“我有啊,您为我保驾护航就可以了。只要我们灭掉苏氏家族,这就是新政最大的辉煌。”

  沈浪的立场,就是没有立场。

  他只做对自己,对金氏家族有利的事情。

  宁政道:“想要让新政继续下去,并且对苏氏开刀,首先要让苏难下台。”

  沈浪道:“对,要让苏难下台!”

  宁政道:“这更难。”

  是啊,这超级难。

  越国朝堂三足鼎立,太子,三王子,中立派系。

  而苏难是中立派系的巨头,绝对根深蒂固,权势熏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