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浪爷的千军万马!杀出朗朗乾坤(1/2)

加入书签

  外面这些店铺的西域武士顿时惊呆了。

  他奶奶的,你这过分了啊。

  好歹也等到天黑之后,你再戴上面具出来假冒苦头欢。

  这大白天的你进入城主府戴着一个面具就冲出来了,有点太不尊重人。

  简直侮辱我的智商呀。

  我这一泡尿都还没有撒完呢。

  这些西域武士先是一呆,然后一怒,最后一喜。

  就凭你这二百多人?

  而且还都是女人?想要打赢我们?

  白日做梦。

  你以为带着一个苦头欢的面具,你就真有苦头欢这么厉害了?

  果然是赘婿小白脸啊,身边连正常的军队都没有,就这么一群粗大的壮妇,能顶个屁用。

  这群西域武士不管有没有尿完,都先收起家伙,绑好裤腰带,然后抄起弯刀。

  “杀!”

  几百个西域武士,反杀过来。

  这群西域武士,都是亡命之徒,哪一个身上没有背着命案?

  之所以来镇远城是因为这里的钱好赚。

  他们人数是沈浪的好几倍,而且面对的还是女人,当然没有半分畏惧。

  “杀!”

  女将武烈,率领二百多名粗壮女武士冲杀过去。

  瞬间!

  两支队伍飞快地靠近。

  “射弩!”

  武烈一声令下。

  顿时二百多名粗壮女武士举起手弩。

  “嗖嗖嗖嗖”

  利箭狂射。

  瞬间射死一片。

  西域武士大惊。

  这,这是什么弩?

  体形这么小,竟然如此强劲?

  如今金氏家族已经得到了金山岛,利用沈浪的炼钢技术,能够锻造出低碳钢,也能锻造出高碳钢。

  有了优质的钢材后,强力的小弩就能制造出来的。

  用上好的弦,上好的钢,制成的小弩,仅仅只有半尺宽,但是短距离威力巨大。

  而且每一支箭头都是高碳钢,硬度极强,不要说普通皮甲,短距离下就算是铁甲也能直接射穿了。

  射完了一波箭后。

  来不及拉弦,因为这种弩强度太高,需要用工具才能拉上。

  直接抄起第二只备用弩,又狂射一波。

  “噗噗噗噗”

  瞬间,又收割一波生命。

  然后,两支队伍才疯狂地冲杀在一起。

  西域武士大喜。

  射死射伤一百多人后,终于可以冲在一起厮杀了。

  我就不相信,你们这些女人是老子的对手?

  别说刀子,老子的鸟都能戳死你。

  若不是你们太丑,老子都已经开戳了。

  结果!

  真正打起来后。

  这些西域武士绝望了。

  没错,他们的武艺确实蛮厉害的,手中的弯刀都是玩弄出花来。

  但他们不是军队。

  只是zi you散漫的西域武士而已。

  而他们面对的是一支军队。

  而且还是一支浑身穿着钢甲的军队。

  为了穿钢甲,这些女壮士甚至都没有骑马。

  “杀!”

  “杀!”

  “杀!”

  这二百多名女壮士,在整理的命令下,手中的大长刀猛地斩下。

  动作整齐如一。

  顿时,一刀两断。

  鲜血飙射。

  没有多余的招式,就这么一手举着盾牌,一手举起大刀,整齐砍了下去。

  刀刃如林。

  仅仅片刻后。

  这群西域武士都有些绝望了。

  他们毕竟是在商号里面做保镖的,算不上精锐武士。

  单打独斗还停厉害,集体作战就一坨屎。

  他们动作很快,几乎每一刀都能挡住。

  但是挡住有个屁用。

  这群女壮士的力气太大了。

  一部分是斗奴出身,一部分是相扑出身,平均身高一米八,平均体重一百八以上。

  她们不但力气大,而且刀子也全部换了金氏家族提供的精锐钢刀,每一支三四十斤重。

  这一斩下来。

  西域武士薄薄的钢刀直接断裂,然后整个人劈成了两半。

  力量碾压,纪律碾压,装备碾压,体形碾压。

  这些西域武士本以为自己两三倍的人数,轻而易举就可以灭掉这群粗壮女人。

  甚至还可以爽一爽。

  但没有想到,完全是一边倒的tu shā。

  短短片刻功夫,就被斩杀了三分之一。

  紧接着,激烈马蹄声响起。

  沈浪麾下的几十名武士,全副武装,骑着战马抄到后路,将这几百名西域武士堵在中间。

  前后夹击!

  顿时,几百名西域武士更加损失惨重。

  紧接着,沈浪大喊道:“跪下投降,缴刀不杀!”

  武烈不由得一愕。

  然后,众多女壮士也大声吼道:“跪下投降,缴刀不杀。”

  “不能投降,不能投降!”

  商号里面的西域掌柜大声吼道。

  但命是自己的。

  第一个西域武士跪下,第二个,第三个

  然后,一波又一波的西域武士跪下来投降,将刀子放在边上。

  沈浪道:“所有俘虏,你们把腰带扯下来,放在地上!”

  西域武士一愕,这是要做什么?

  但现在都已经跪下来了,而且刀子都扔在边上,完全不可能反抗。

  于是,他们纷纷接下自己的腰带,扔在地上。

  沈浪一挥手道:“去,把他们全部捆起来。”

  几十名手脚麻利的女斗奴上前,用腰带将这些西域武士kun bǎng了起来。

  沈浪道:“所有俘虏,全部站起!”

  顿时,几百名被kun bǎng的西域武士站立起身。

  没有裤腰带的他们,裤子直接坠地,腰部之下全部光溜溜。

  沈浪道:“诸位姐姐,各自分配。”

  二百多名女壮士冲上去。

  一个负责两名西域武士。

  沈浪下令:“全部yān gē!”

  这话一出。

  这群西域武士顿时几乎吓尿了。

  不是说投降不杀吗?

  这要是被yān gē了,其可不是生不如死?

  他们疯狂地就想要逃跑。

  但是,手脚都被捆起,哪里跑得掉?

  “刷!”

  “刷!”

  “刷!”

  这群女壮士手起刀落。

  顿时!

  几百名西域武士全部被阉。

  这个画面简直让人无法直视。

  全场鬼哭狼嚎。

  沈浪淡淡道:“嚎什么嚎?你们在街上随意大小便还有理了?我这只是没收作案工具而已!”

  “啊啊啊”

  这群西域武士惨烈嚎哭,任何言语都无法形容他们此时的后悔。

  没想到这个小白脸城主这么狠毒啊,若是知道的话,怎么可能当着他的面大小便?

  沈浪收起脸上的笑容。

  “你们都是rén zhā,不管在哪个地方,哪一个国度,都是rén zhā。”

  “你们占着有一些武功就杀人放火,每一个人都好逸恶劳,穷凶极恶。”

  “你们为何来镇远城?就是因为这里的钱好赚,就是因为这里的人好欺负。”

  “苏难老贼早已经有了叛逆之心,处心积虑扶植你们西域人,造成族群割裂。”

  “正是因为他的歹毒用心,你们这群西域垃圾武士,才可以骑在我越国的百姓头上作威作福,还自诩为高等人?”

  然后,他脸色一寒,直接下令:“把这些西域rén zhā,全部扔到粪坑里面溺死!”

  这话一出,西域武士不由得魂飞魄散。

  不是已经yān gē了吗?

  怎么还要杀啊?

  不是说投降不杀的吗?

  沈浪冷笑道:“我乃大盗苦头欢,对你们这些rén zhā,也就不必讲什么江湖道义了,说过的话也统统可以当作放屁的。”

  然后,这群女壮士如同老鹰捉小鸡一般,一人提着两个西域武士,冲进周围的店铺。

  “你们家茅坑在哪里?”

  片刻之后!

  这群西域武士,最屈辱死去!

  半刻钟后!

  几十名商号的西域掌柜,全部跪在沈浪的面前。

  大部分脑满肠肥,少部分精瘦的也鼻高尖刻。

  能够在镇远城立足的西域商人,全部都是背靠苏氏,做的都是走私生意,吴楚两国的走私,西域和楚国之间的走私。

  而且不是丝绸,不是香料,因为这些都是合法贸易。

  走私的大头分别是铁,粮食,奴隶。

  天西行省面积算是广阔的了,但人口比起天北行省,天南行省却要稀少很多。

  除了自然环境相对恶劣之外,还有猖獗的奴隶贸易。

  东方人的奴隶在强国,在西域诸国都很受欢迎。

  当然,西域的美人奴隶在东方也比较受欢迎。只不过越国历代国君打击得非常厉害,所以越国城市中很少见到有西域nu nu。

  可以说,至少面前这些西域商人,没有一个是无辜的。

  沈浪来到刚才那个西域商人面前,蹲下来道:“请问贵国真的有赘婿和狗不能进入的传统吗?”

  那个西域商人摇了摇头。

  沈浪道:“请问贵国赘婿,真的要在脸上刻字,然后送去军中当奴隶被蹂躏致死吗?”

  西域商人又用力摇了摇头。

  沈浪道:“那你的意思是骗我咯。”

  那个西域商人不知道是该点头,还是该摇头。

  “我是我们国王钦定来镇远城的商人,你你不能动我!”这个西域商人颤抖道。

  沈浪道:“我是大盗苦头欢,管你们什么鬼国王?”

  麻痹,刚才你还口口声声赘婿的。

  沈浪道:“全部杀了!”

  一声令下。

  手起刀落。

  几十名西域商人,被杀得干干净净。

  就剩下那个说狗与赘婿不得入内的商人。

  他顿时浑身都在颤栗。

  眼前这个小白脸城主是疯子吗?

  这可是在镇远城,这可是在苏氏的地盘,距离镇远侯爵府只有区区几十里而已。

  他是疯了吗?

  沈浪望着他道:“至于你,我说过的要将你点天灯,你知道点天灯吗?”

  这个西域商人浑身颤抖,几乎屎尿齐出。

  他当然知道点天灯。

  沈浪大声道:“传令下去,让镇远城所有百姓,前来观刑!”

  片刻后!

  沈浪的骑兵开始在镇远城的大街小巷上驰骋而过,大声呼喊。

  “镇远城的老少爷们,越国的百姓们。”

  “骑在你们头上的西域商人,全部被杀了。”

  “祸害你们的西域武士,全部死光了。”

  “就剩下最后一个西域大商人,马上就要被点天灯了啊。”

  “城主府大门口,把西域商人点天灯,大家伙都去看啊!”

  一个时辰后!

  镇远城的城主府内,涌来了几千名百姓。

  镇远城很大,比玄武城大得多,城内足足有几万百姓。

  此时,只来了十分之一!

  西域商人是苏氏的走狗,积威太重了。

  就算沈浪把西域商人,西域武士都杀光了,他们还不敢露面。

  平时被欺压得如此厉害,现在欺压他们的人都死光了,还不敢出来。

  点天灯这样的好戏,普通人谁愿意错过?

  他们都不敢来看。

  因为害怕被苏氏事后清算。

  但就算有几千人来观看,沈浪也已经满足了。

  “点!”

  一声令下!

  西域商人被点天灯。

  化作了熊熊烈焰。

  “好!”

  第一个围观的民众大喊。

  第二个大喊。

  然后一群人跟着大喊。

  群情激愤。

  沈浪借机上前,大声吼道:“镇远城本是我越国的城市,凭什么这些西域人就可以骑在你们的头上作威作福?凭什么他们成为了高等人,而你们却被苦苦奴役?”

  “这群商人,每年从你们当中抓走多少奴隶?”

  “这群西域商人,每年gāo li dài让你们卖儿卖女,何等凄惨?”

  “他们的家中,有这金山银海!”

  “我是镇远城主沈浪,我下令从今天开始,所有西域商人家的银子都是你们的,都是越国百姓的。”

  “冲进西域商人家中,抢走所有的金银,抢走所有的财物,拿回属于你们的东西。”

  “若是不放心,害怕被认出来,你们的脸可以蒙上黑布,跟着我一起去,抢银子,抢金子!”

  然后,全场彻底轰动了。

  沈浪的二百多名女壮士带着几千名镇远城百姓,冲入一个又一个西域商铺之中,冲入他们的家中。

  这群苏氏家族的走狗商人,家中所有的金银,被劫掠一空。

  整个镇远城。

  在最短时间内,彻底沸腾。

  沈浪身后的队伍一开始只有几千人,后来超过上万人!

  镇远城的无数百姓,无数民众拿起黑布蒙面,跟在沈浪的身后,冲进西域商人的商号店铺之中,疯狂劫掠。

  什么是天道?

  损有余而补不足!

  这其实是不公平的。

  但沈浪只有区区几百人而已,想要在短时间内彻底搅乱整个白夜郡?

  怎么办?

  当然只有用最猛烈的招术!

  况且,这些西域商人全部是做非法贸易而发家。

  他们每一家都背靠苏氏,每一家都沾染了越国万民的血泪。

  跟在沈浪身后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最后,如同潮水一般,彻底淹没了整个镇远城。

  几乎势不可挡。

  刹那间,镇远城仿佛天变!

  天黑时分!

  苏难的侄儿苏林返回镇远城。

  顿时完全惊呆了!

  我我日!

  我这才离开多久啊,我就去了一趟镇远侯爵府,这才几个时辰的功夫。

  镇远城就变天了?

  几十个西域商人,几百个西域武士,竟然被杀得干干净净。

  所有的西域商号,全部被洗劫一空。

  损失了多少钱?

  天知道!

  沈浪这个祸害,这个天大的祸害。

  这才仅仅一天时间,就搅动这么大的风潮?

  苏林头皮一阵阵发麻。

  他有麻烦了,他有dà má烦了。

  “你们为何不阻止他?”苏林大吼道:“你们三个主簿,三个千户,手中有三千兵马,为何不阻止他?”

  “大人,您不在,没人做主!”

  是啊?

  苏林是镇远城的土皇帝,平时大权独揽惯了,他不在的时候谁敢调兵?

  不要命了吗?

  “彻底封闭镇远城门,不许任何人进出!”苏林大声喝道:“三千士兵,全副武装,随时准备战斗!”

  “是!”

  苏林知道,明天他必须杀掉沈浪,否则叔父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大人,沈浪身边只有区区二百多人而已,我们有三千多人,想要消灭他们轻而易举。”一名千户道:“他不是口口声声苦头欢替天行道吗?那我们三千大军就包围城主府,抓捕苦头欢。”

  一名主簿道:“关键是这些贱民,跟着沈浪到处劫掠,如今已经有上万人之多。虽然都是普通百姓,但也是民众,人多势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