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报复田横,无耻小白脸(1/2)

加入书签

  秀才颜雄这四个字一念出,许多人轰然大笑,连金木兰也忍不住莞尔,刹那间仿佛百花盛开一般美丽动人。

  但颜雄的老师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难看起来。

  而颜雄在念完之后就明白过来了,自己被耍了。但说出去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再也收不回来了,顿时气得浑身发抖,指着沈浪道:“你,你……”

  “对,你是傻/逼!”沈浪道:“颜雄兄,从小到大你都是那么诚实啊!”

  颜雄几乎要气炸了,还要上前理论,争一个输赢。

  此时,他的老师前玄武城主张伯言冷道:“退下,还嫌不够丢人吗?”

  秀才颜雄气呼呼地退下了,感受到所有人嘲笑的目光,他顿时恨不得钻到地里去。

  他这种读书人最爱惜的就是名声,我是傻/逼这个绰号起码要跟他一辈子了。

  甚至去考举的时候,也会受到影响。

  顿时,颜雄怒声道:“伯爵大人,这可是你的伯爵府,沈浪是你的女婿,难道你就让他这样有辱斯文,败坏金氏的名声吗?”

  玄武伯爵笑了笑,没有说话。

  他是不可能开口的,区区一个小秀才,如果不是因为他老师是玄武城前城主,连进入这个大体大厅的资格都没有,如果这样一个小人物问话他都要回答的话,岂不是要累死。

  再说颜雄一个小秀才公然站出来质疑伯爵府的婚事,没有被追究已经是他玄武伯爵宽宏大量了。

  沈浪笑道:“颜雄,那四个字可是你说的,我个半个脏字都没有说啊。”

  沈浪又道:“至于败坏玄武金氏的名声,请你放心。我金氏家族强大的很,区区这点小事还败坏不了名声。我金氏的名声在于民心,在于历代玄武伯爵对百姓的爱惜,对国君的忠诚,而不在于你们这些无耻读书人的口空白牙。”

  这话一出,玄武伯爵微微一愕,真是说到他的心里去了。

  之前沈浪说娶金木兰的时候,他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而现在觉得这沈浪为人还是不错的,而且很懂他的心。

  玄武伯爵之所以宽宏大量,是因为对玄武城子民发自内心的爱护。但他也绝对不是那种迂腐之人,身上的每一根羽毛都无比爱惜,他的女婿骂人又算得了什么,只要有礼有节打人都没问题。

  而徐芊芊听到沈浪的话后,不由得惊愕?

  这巧舌如簧之人会是沈浪?之前他何等木讷啊,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被赶出徐家之后,他竟然发生这么大变化?

  “无耻!”张晋却忍不住低声道。

  这才刚刚拜堂,你沈浪就口口声声我们金氏了,你还真会抱大腿啊,要点脸行不?

  不过,沈浪这话惹到一个大人物了。

  前玄武城主张伯言,他不但是颜雄的老师,而且还是一个典型的读书人。

  之前沈浪折辱颜雄,他只当是年轻人的游戏。

  如今沈浪口口声声无耻读书人,就是在打他的脸了。张伯言必须教训一下这小子,免得认得几个生僻字就不知道天高地厚。

  “沈学员,看来你精通于生僻文字?”张伯言道。

  沈浪道:“不敢说精通,只是略懂。”

  “我这里有一个字,我的这些学生不成器,都认不出来,不知沈学员可愿意为他们解惑啊?”张伯言道。

  这话一出,所有人顿时精神百倍,学生被打脸,老师亲自上场了。

  这张伯言是谁啊,前玄武城主啊,博览群书,尤其喜欢去考察古迹。退休之后便在城内开了一个学堂,许多秀才都拜他为师,学问何等之渊博?

  玄武伯爵是整个玄武城的主人,为何这个前城主还要和伯爵府对着干?

  这就要牵涉到新政了,从十几年前开始,国君就开始从这些老牌贵族手中收回封地和权力。

  之前玄武城主之位,一直是伯爵府中派人担任的,一般都是玄武伯爵的弟弟。

  大约在十一年前,玄武伯爵府让出了城主之位,改由国君派人担任。

  从那之后,每一任城主都有一个使命,那就是和玄武伯爵划清界限,暗中斗争。

  沈浪笑道:“既然张大人要考我,那我就试试看。”

  这次玄武伯爵和金木兰都没有要阻止的意思,沈浪刚才已经把颜面讨回来了,此时就算输给了张伯言也没什么。

  张伯言何等人

章节目录